刘亚伟 | 从几句民谣回看一个时代

1958年,三面红旗到处飘扬,各地争放高产卫星,大家都期盼着“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好日子,不知哪里的一位秀才,写下一首很著名的诗,流传很广:“一棵谷穗有多长,搭在黄河当桥梁,三排卡车并排走,火车过去不晃荡。”

 

1959年,公社大食堂面临关门时,山东济宁一带有个民谣:“日他爹,操他娘,一心无二吃食堂,顿顿一碗胡萝卜水,没出屋门就饿得慌。”


我在围脖发了这条民谣之后,博友
@西岭侠2012跟了一帖:“孩儿孩儿快快长,长大当个司务长。”我问他这是哪里的民谣,他回复说:“河南中部,许昌地区长葛市。我70岁的老母亲说起那个年代的事,就要提起这个顺口溜。正确的读法是:孩孩孩,快快长,长大当个司务长。”


当时从食堂打回来的粥(曲阜一带叫糊涂)稀汤寡水,能照见人脸,人们给这种粥起了个很形象的名——“四眼子糊涂”。



三年大饥荒过去,经济调整期,农民有了自留地,许多城里工人被迫还乡,这时也有句民谣:“七级工,八级工,不如社员一沟葱。”


另一句民谣也说的是当时的情景:“进城掖着个辣疙瘩(一种菜,根生块茎),洗澡看戏带理发。”


 

1969年,我到曲阜乡下老家下乡插队,听到一起下地干活的老乡们常常念叨一句民谣:“人民公社是天堂,鸡腚眼子是银行。”这民谣曲阜一带当时几乎人人皆知。


我当时负责往墙上写标语,记得有这样两条标语:“口吐鲜血肉瘦净,只要呼吸就革命。”“革命无止境,生产没有顶,革命加拼命,一步一层天。”而大家更关心的是评工分:“分,分,社员的命根。”(刘亚伟)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7月1日, 12: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