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 | 应倡导政治包容与和解的思维

应倡导政治包容与和解思维


 

一、文革思维又上了人民日报


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今天(
2012-3-30)发表记者采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文章,原题是《带头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凤凰网转将文章标题改得更为直观《领导干部应该与敌对思潮进行斗争》。


纵观这篇文章,讲的多是官话套话,让领导干部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哪些是马克思经典著作,李慎明没有开出书目,哪些是马克思主义原则,也一字不提,在凤凰网数百条跟贴中,大量的疑似“网评员”跟贴,高呼左派口号,一方面质疑人民日报文章里,为什么没有提及毛泽东思想,另一方面将马克思主义与毛泽东思想并列,认为应该加强倡导,要坚持马克思主义路线不动摇。我们不得不佩服这些跟贴者的政治智慧,他们极其敏锐在闻到了双重气息,一是因为人民日报在倡导,所以马克思主义没有过时,他们为此欣喜,执政党没有从根本上抛弃左翼力量;另一方面李慎明居然没有提到一句“”,而这与网络上传闻的,中央内部有决定,宣传文书中不再提毛泽东思想相吻合。如果传言属实,这对极左阵营的人们来说是继重庆事件之后,又一棒击。


李慎明在这篇专访里发言充满火药味,他说:苏东剧变带来的社会主义在全球范围的低潮,西方敌对势力加紧对我们进行
西化分化,加上对外开放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的各种腐朽思想的沉渣泛起,使我国思想政治领域也出现了各种噪音。对这些事

关政治方向和根本原则的重大问题,对各种敌对思潮的侵害,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进行斗争。


苏东巨变是苏东人民的政治觉醒,是抛弃极左马克思主义与苏联斯大林恐怖主义之后的民主化进程,以中国社会科学院为阵地的极左势力不顾苏东人民的感受,扭曲苏东巨变的现实,严重误导了中共高层的世界视角与民主发展观,五年前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陈恩富副院长发表讲演,我当面问他,如果你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通过研究,发现马克思主义不适合中国,你们怎么办?他的回答是:上面让我们研究,结果不可能不符合上面的要求。这种唯上而不唯科学、不追求真理的态度,完全是一种实用的奴才哲学,这样的研究机构怎么可能对执政党与人民负责呢?


将剥削思想与各种腐朽思想当成西方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沉渣泛起,也是李慎明们的一大发明,我们知道,孔子时代就有礼崩乐坏,腐朽没落的思潮从那时从来就没有禁绝过,这是人性与社会制度使然,社会对公权力没有制约、公权力不能透明公开地行使权力,必然产生各种腐败,它与“西方”没有必然的关联。孔子时代还没有“西方”这样的政治或地理概念,更没有资本主义思潮,当时社会怎么那样败坏与腐朽呢?李慎明的逻辑与雷锋的逻辑一样,雷锋认为干革命不学习毛泽东思想不行,而李慎明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观点,就是反腐败反资本主义腐朽生活方式,不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品不行。这样的革命斗争逻辑还堂皇在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这个时代离文革思维,远吗?

 

二、斗争哲学祸害无穷

 


原教旨的斗争革命思想,以斗争的方式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理念,是文革之祸源,它没有造成国家分裂,但它分裂了人民,在文革中甚至分裂了无数家庭,也使这个国家精神分裂,传统社会的道德理念与人性伦理常识,都被斗争方式所毁坏,现在如果继续“高举斗争的旗帜”,而不用对话、妥协、和解、包容的精神来对待社会不同的政治理念,中国还会陷入文革之乱。


李慎明的另一大发明就是上纲上线,将自由民主宪政人权公平正义等等普世价值,当成“西方”的普世价值,只要任何概念被蒙上“西方”这样一个黑头套,哈士奇就立刻变成了狼,任何人都可以在理论上被顺理成章地诛杀。


因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极左思潮的领导与求是杂志社反对普世价值,普世价值一直成为中国学术界的敏感词,甚至召开研讨普世价值的会议也不得在大学里进行。翻开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共主办的报纸,或通过笑蜀先生主编的《历史的先声》,无论是宪政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都曾被大力倡导,军队国家化、普选直选相关的文章更是累篇累牍的发表。共产党之所以当时得到百姓的拥护,人民用脚给共产党投票,就是因为“共产党它一心为人民,它实现了民主好处多”,无论民主方式在自己领地落实得怎么样,共产党的普世价值倡导,振奋了知识人,凝聚了民心,使农民看到了拥有土地的希望,使精英看到了共和的制度,使工人看到了成为主人的梦想。


现在的极左力量故意遗忘了中共的普世价值追求与政治诺言,将中共曾经追求的普世价值,污名化为西方价值,然后将其敌对化,变成政治噪音,于是便有了李慎明在人民日报上放出的狠话:“对这些事


关政治方向和根本原则的重大问题,对各种敌对思潮的侵害,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进行斗争。”


这些敌对意识的形成,完全是文革思维的结果,将不同的声音,当成噪音,当成对立的声音,而对立的声音,则当成敌对的声音,既然是敌对的声音,就要与之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文革之时,这种思维直接导致对人身的攻击甚至消灭。所以,温家宝认为文革仍然可能复活,因为文革是一种极端思维的结果,它背后的非理性的逻辑,以及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解,都是走上文革不归路的潜在因素。


如果要说中共这三十年的成功经验的话,就是摒弃斗争思维,向包容思维转化的结果,万里包容了包产到户,这在当时农村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一次试验,而邓小平包容了深圳特区,以及市场经济,使中国经济得以快速发展,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与胡锦涛和谐理论,都有着包容与和解的精神蕴含其中。由于极左力量的坚守,普世价值没有获得进一步包容,宪政民主社会主义没有得到承认,在新三十年产生的重大事件上,没有包容心怀,所以没有平反或和解,这些都形成政治改革的包袱,使中国难以在政治文明道路上前行。


胡锦涛曾在第五届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开发部长会议上提出要
实现包容性增长,在2011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又指出要注重提高经济发展的包容性。如果没有包容性政治,包容性经济无从谈起,而包容性政治,则需要宽容政治异见,任何组织与个人,不能因为掌握到话语权,掌握了公权,就将自己真理化,拿着马克思主义的大棒,指向哪里,哪里就出现了所谓的敌对势力,就打向哪里。

 

 

三、马克思经典原著里有普世价值

 


共产党的知识精英应该摒弃斗争思维,现在中共体制内的许多教条主义者,固守着战争时期的斗争思维,像这位李慎明先生,仍然在引用在抗日战争初期,毛主席就说过的话,
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然后引伸到和平时代:从一定意义上讲,革命前辈当年打江山,冒的是枪弹;我们现在建国家,冒的是糖弹


战争年代面对枪弹,需要的不是马克思主义,和平时代反腐败的糖弹,需要的则是权力分立的体制,需要民主直选出的官员,需要的是自由的新闻监督。


马克思主义除了斗争性或革命性,还有没有一些理念当代共产党人应该学习或思考?


著名新闻学教授展江在分析马克思自由新闻观时说提及,马克思在第一篇政论文章《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里,为新闻出版自由作了有力的声辩:
新闻出版就是人类自由的实现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在马克思眼中,受检查的报刊=不自由的报刊,书报检查制度是政府垄断的批评,书报检查制度不是法律,而是警察手段,并且还是拙劣的警察手段


自由就是流动的空气,公开就是阳光,而自由的新闻与公开的信息,现在的中国仍然是极为稀缺的公共资源,它被权贵垄断着,被无形的手控制着,我们没有看到一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马克思原著出发,来纠正现实中限制新闻自由的弊端。


而民主宪政思想,亦可以从马克思经典作品中找到启示,中国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在著作中,也谈到了马克思宪政社会主义思想原型,从《马恩全集》看,在低度民主的政治环境中,马恩关于未来高度民主的设想要点是:(
1)建立没有任何专政的新国家。(2

在这种新国家实行普选制。(
3)建立基于普选制的议会,即人民代表大会。(4)使基于普选制的议会成为最高权力机关。(5)实行基于普选制的分权制衡。(6)实行社会主义法治。(7)实现和保障所有社会成员的人权和公民权。(8)国家公职人员工资水平中产阶级化。(9)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教育官员,社会高于国家。[9]马克思曾将这种制度叫做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国家制度。它也可以被称为社会主义国家制度


现在,马克思主义者们需要静下心来研究与学习马克思关于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理论了,李慎明们也知道中国社会现在问题严重,无论是贫富差距还是腐败严重,都使已有的经济改革面临新的陷井。极左开出的药方仍然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与所谓的西方资本主义思潮或政治异见战斗,而民主自由宪政社会主义者们,却在人类政治文明的文库、包括马克思的经典著作里,寻找可资中国人借鉴的理论资源。


路在脚下,但中国面临选择。

2012-3-30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