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届德中法治国家对话将于7月16日至17日在德国慕尼黑举行。本次对话主题是”数码时代的公民权利和国家立法”。德中双方将各派30名专家就”网上 违法及法律贯彻”、”公民网上参与立法”等展开讨论。对网络时代的中国公民权利,曾批评德中法治国家对话是德国人浪费钱的中国著名独立法学家张思之是怎么 看的呢? 
Der 81-jährige Zhang Sizhi gilt unter chinesischen Juristen als das 法学家张思之

德国之声:中国有约5亿网民,其中一半都有自己的微博或者博客,就您的感受,中国网民在中国的网络上到底有多大自由呢?
:就我知道的情况,微博的效果好一些,因为它速度快,动作快,控制起来稍微困难一些。至于别的,现在要想屏蔽,要想封杀,还是非常简单的。
德国之声:中国政府主要是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呢?
张思之:通过网站屏蔽,控制网站就行了。
德国之声:中国大多数的门户网站为了吸引用户,必定要给用户一定的自由,它们又是怎么来平衡这种关系的呢?
张思之:他们既要给用户一定的自由,又要尊重当权者所行使的权力。
德国之声:什么是最为敏感,最容易被封杀的言论?
张思之:突发性的群体事件是最容易被封杀的。
德国之声:每次管制的所谓理由就是防止谣言的传播呀…
张思之:是啊,危害社会的稳定呀。

Internet Zensur in China, Eine Meldung von Tudou.com, ein Internet Video Dienst in China. 中国政府主要通过控制网站来控制网上言论

德国之声:有些行政单位自己还出台一些所谓的规则,比如很多大学网自己还有一次屏蔽的功能。您认为这方面法律应该做些什么?
张思之: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缺少网络立法,但问题是网络立法一定要注意一点:不要把它搞成网络管制法,应该搞成网络保护法。首先应该保护网络的自由权,然后 在一定程度上规范网络可能发生的副作用。当然不能说网络一点问题没有,但那毕竟是次要的。负面的东西不可能变成主体去规范。有些权力机关因为发生某些具体 事件,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整个网络都有问题,所以要管制、要控制。出发点应该是我讲的要保护,不应是管制、限制、屏蔽。我所担心的是,一旦有立法后,把 它变成一个网络管制法,那反而更糟糕。
德国之声:这次(德中法治国家对话)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公民网上参与法律制定,您能对此谈一谈吗?
张思之:不能说一点意义没有,但我觉得意义不大。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听其言,观其行,光听他怎么讲,绝对不可以,得看他怎么做。网络也是这种情况。归根结 底,他们的出发点,他们的目标都不是为了运用网络为大家谋福利,或者说从他们的角度讲如何提高执政能力。讲得不好听点,在很多问题上是作秀而已。
德国之声:对于德中法治对话,您现在有没有改变您的想法,觉得这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
张思之:我没有改变我的想法。但对话既然是双方都愿意的,中国有句俗话,叫周瑜打黄盖,他们两家去做去吧,至于效果如何,大家心里明白。对话对了这么久, 有什么效果嘛。每次对完话之后,你不要看我们在对话的过程中是那么亲切,那么儒雅,归根结底,效果如何呢?你不要说一般的老百姓,就是法界的人都很少听说 有这个对话。
德国之声:那么您知道中国方面派出30位专家是如何组成的?
张思之:我是一无所知,官方经过审查认为是比较合适的吧。我说一句题外话,法学家,或者说中国的知识分子,具有独立人格这一条,非常非常重要。中国的知识界,该怎么说呢,都需要吃钙片,没办法。

采访记者:乐然
责编:苗子

德国之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