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伟江 | 谁的胜利?政治还是法律。我看一坨屎案判决。

2012年07月01日 20:40:04

谁的胜利?政治,法律

                                                          我看一坨屎案

 

 

涪陵人方洪,因为发了一条讽刺薄王一坨屎的微博,被劳教一年,等其出狱,政治气候发生剧烈变化。 

 

方洪联系上浦志强律师后,浦志强和我联系,决定帮助其起诉。起初,我们对能否立案,没有把握,浦志强和方洪一起去立案,之后法院受理,这样,对一坨屎案的结果,我们比较乐观,毕竟劳教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都缺乏。所以,在开庭前,记者问我,对此案的目标,我说,一,推动劳教制度废除(方洪自己有这个意愿),二,打赢这个案子,撤销这个劳教决定。问我对案件结果的展望,我说,应该能胜诉。在之前写就的代理词中,我一样表达了对胜诉的信心。

 

判决结果是,确认劳教决定违法,当然,也无法确认劳教试行办法违宪,对后者,我们当然不指望,但是一案一案推动,总有一天会废了这个恶法。

 

开庭结束后,有法警竖大拇指对我说,大律师。其实,这个案子胜诉和律师个体的关系不大。谁来都一样。但是,肯定得有人来,没有律师和社会舆论帮助,方洪自己,恐怕走不到这么远。

 

当我在庭后发微博说,这是法律的胜利。不少人都提出批评,认为这是政治的胜利?

 

我想在中国说话的语境下,我们的法律,法治是在一个建设中的过程,甚至可以说,这三十多年,法治理念在法律人,中产阶级心中生根发芽。但是,现实中,才刚刚起步,法治不是从天而降的,是靠一个个案子,一个个人努力出来的。甚至会有倒退,如在重庆,这种冤孽,就是人类社会的不确定因素。即便在法治废墟上,也需要一砖一瓦地重建。以完全的法治标准来衡量大陆,你将夜夜失眠,泪湿青衫。

 

人类是政治动物,这是亚里士多德的话,恐怕也是真理。就算在荒岛漂泊的鲁滨逊也要和其仆人星期五处理好关系。政治和法律之间的关系,恐怕不是我能说清楚的。就连法律,法理学家哈特在其《法律的概念》中,最后的结论是,无法给法律下一个准确的概念。法律和政治,本身就血肉相连。我国,是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就是说,中国有统治阶级,至于现在统治阶级是谁,我有点搞不清。就这个表述,法律是政治的儿子。但是,如果是民主社会,统治阶级就是全民,法律就会变成全民意志的体现,而且会制约政治,让政治在法律规定的游戏规则下玩,这就是法治国家下的语境。但是,法治国家一开始的法律和政治,就拿英国来说,伟大的柯克勋爵时,也是英国国王下的法院,到了光荣革命,议会至上之后,才有法治。英美等法治国家是富N代,而我们是第一代,要致富,啃不了爹。

 

你看我们的最高法院奉行的三个至上。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中间的人民利益,按照党的说法,被党代表了,其实,宪法法律,是排在党后面的。犹如圣父圣子。

 

因此,在我国,政治是父亲,法律只是儿子。无论在经济上,人事上都无法独立于父亲。如果按照这个基础来谈,没有一个案子会是法律的胜利,因为总归是在父亲的领导下。我们法律人,可以天天作怨妇。但是,我们能不能换一个眼光来看问题。

 

这么多年来,中国的法学院培养了大量的毕业生,最高级的,已经做到了副总理,最高检检察长、最高法院的副院长等,各级法院、检察院有大量的法治理想的人,重庆李庄案二季,涪陵一坨屎案,固然有政治人物的首肯,但是,不能抹杀大量体制内健康力量的坚守支持,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在重庆这么一个地方,保守力量的顽固绝对不能小觑。即便是一坨屎案,我相信,平反绝对不是一点阻力都没有,应该说,是父与子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们要抹杀体制内法律人的努力,真有点绝情。贺卫方老师在给其母校西政的题词为:守护法治嫩芽。一样,对依法作出的判决,应该予以嘉许。虽然,我们不知道,重庆的平反能走多远,但,至少是一个开始。

 

我理解很多朋友的心思,对父亲操控儿子深恶痛绝。但是,要知道,法治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我们大陆,无法脱离我们的起点,就是,日益缺乏自信的威权父亲和一个日渐成长的法律儿子。我们的政治,不是在法律规定的游戏规则下玩的,而是看不见的“宪法”在运行,按照丁学良的说法,中央是股份公司,现在没有绝对控股的大股东。但在地方,书记就是控股大股东,司法机关既在地方大股东的控制下,又中央股份公司的众多股东的影响下,或左右逢源,或里外不是人。在体制外的人,固然可以作各种批评,但是,明事理的人,也当理解体制内健康力量的苦衷。中国的事情,最难的就是温和派,他们会被左右夹攻。但是,任何案子,如果没有体制内健康力量的支持,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前行的。如果弃绝温和,指望一步登天,迎来的,又将是一个朱元璋。

 

我们的期许,无非是,法律这个日渐成长的儿子,能够有一天独立成人,甚至变为家中的顶梁柱,从而体现全民意志,进而为父亲制定游戏规则。我们是该鼓励肯定儿子的点滴努力呢?还是无视他的努力?如果我们整天注视着威权的父亲,只会让他觉得自己不可或缺。

 

当儿子日渐成年,逐渐衰老的父亲总有一天要接受这个事实,不管是欣然接受还是被迫接受。有人说:法律作为父亲的替身,它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中,满足了人们对权力确定性的渴求。法治国家,领导人虽然重要,但,没有那么重要。

 

当他成年,我们将不再用期待明君。但在他未成年之前,当他作对事情时,请对他多些宽容,多些鼓励!耐心等待他的成长。要指责他为虎作伥,也要鼓励他一案向善。

 

诸君,我们虽然被体制的高墙隔离在外,却不能忘却,我们一样都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7月1日, 12:1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