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星期日發起反洗腦大遊行,相信大有機會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多家長與子女同時參與、最多中小學生和小朋友參與的示威。令人失望的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還在死撐國民教育課程的落實延期會令很多人失望,教育局長吳克儉還在死撐「三年開展期」就是寬鬆時間表,部份親北京人士還在死撐國民教育不必提「六四」、李旺陽。

是的,香港多數市民並不反對推行國民教育,並不反對增加對中國歷史、現實的認識,但梁振英政府想藉此硬銷《中國模式─國情教育專題手冊》一類洗腦教材、硬銷洗腦教育,以完成北京交予的「四大政治任務」之一,顯然是打錯了算盤。以中共的好惡作為標準去評價中國歷史事件、人物及國際政治,以迴避六四、李旺陽等敏感事件去掩飾中共建政後的惡行,以歌頌中國擁有一個「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去呼應中共「偉大、光榮、正確」的自吹自擂,這還不是洗腦嗎?

要了解中國國情,與其看《中國模式》這類謊言集,不如看看北京7.21雨災這類現實版教材,看看7.21雨災所展示的真實的中國模式。7月21日的一場暴雨,癱瘓了北京的交通,更造成慘重的傷亡。儘管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常務副市長李士祥都宣稱要適時公佈因災死亡和失蹤人員消息,但直至死者頭七將屆,當局才公佈死亡人數上升至77人,與民間流傳的死亡逾300人相去甚遠。

北京市當局對受災人口、經濟損失等數字已有詳盡統計及公佈,為甚麼對公眾最為關心的死者名單反而秘而不宣?如此刻意隱瞞因天災人禍釀成的慘重傷亡,正是典型的中國國情、政情,所彰顯的一是當局對生命的輕視、對死者的不尊重,二是官員慣於欺上瞞下,以化解輿論的壓力,三是社會制衡機制闕失,立法、司法機構都只服從黨的領導。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前日舉行會議,批准市長、副市長等高官的晉升,不只未追究雨災責任,也未回應民眾呼籲降半旗致哀的要求,甚至未為遇難者默哀。

尤有甚者,不只北京市封殺本市傳媒和網站追蹤、突出報道7.21雨災人員死亡消息,連廣東省也加入封殺行列,悍然抽起《南方都市報》和《南方周末》追訪北京7.21雨災死難者家屬的版面,禁止把那些令人震驚的死者慘況、遺屬的控訴呈現給讀者。這無疑是為一個「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提供了絕妙註釋,為一個和諧社會、盛世中國提供了絕妙註釋:允許你看見的,只有光明的一面。

一些親北京人士堅持香港的國民教育毋須加入中國的黑暗面內容,辯稱是因為香港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其實是秉持了中共正面教育、正面報道的洗腦傳統,製造選擇性的失憶。但是,正如一些教育工作者所指出的,引導學生討論、正視國家過去和現在的黑暗面,是國民教育必須的一課,是幫助學生思考如何提升人格、提升國格的過程。港府如果還不能取締《中國模式─國情教育專題手冊》這類洗腦教材,如果還不能把六四、李旺陽、北京雨災這類敏感或現實的事件納入課程,還有甚麼理由不擱置國民教育計劃?還有甚麼理由勸阻爸爸媽媽站出來喝停洗腦計劃?

李平

蘋果日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