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傅政華日前甩出狠話,稱「對利用互聯網從事販賣違禁物品,製造和傳播政治謠言,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及現行體制的,情節輕微的將予以公開警告,情節嚴重的要依法嚴厲打擊」。

這已經不是在敲山震虎,而是在恫嚇、震懾和威脅輿論,傅局長想必是在主子那裏得了嚴令,並自己立下了軍令狀,於是連必要的修飾和委婉都顧不得,直接就赤膊上陣,掄起手中的國家機器,要對網絡發言動刀閹割。

北京官方之所以如此忌憚,就是它正在竭力遮掩豪雨導致的死亡數字。二十二日晚,北京公布雨災遇難人數為三十七人,但此後未見更新。於是,前晚的發布會出現了怪異一幕,發言人潘安君剛唸到「全市因災傷亡」時旋即改口。現場有女記者大喊:「我看見你(指潘安君)手上拿的材料了,上面寫着死亡人數是六十一人,其中因公殉職五人。」但現場的幾位發言人卻對此一語不發。

據稱,從二十二日到前日,北京官方一直在努力統計災情數字,倒塌房屋有數,毀掉農田有數,牲畜死亡有數,唯獨因災死傷人數,數日來無任何變化。箇中的矛盾邏輯,想必北京官方也無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釋,於是乾脆提也不提,完全迴避。

「微博達人」任志強為此提供了解釋,說是從河北漂來很多屍體,官方需要釐清情況,才能夠公布死傷數字。令人疑惑的是,擁有九百多萬粉絲的任志強,卻在昨日一早被禁言封口。而在近日,《南方周末》報道北京災情的八個版,以及《南方都市報》深度周刊同類性質的四個版,都在付印前被撤下。

看來,如傅政華局長一樣痛下殺手的政客,遠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股貌似強大的官僚勢力,在為自己骯髒的下半身垂死捍衞已經破爛不堪的遮羞布。至於「三十七」為何會成為救命稻草一樣的數字,去翻查一下中國事故災難統計就會明白,超過三十七人死亡就會被嚴厲問責,甚至引咎辭職,於是,「三十七」就成了一條鐵律,一個上限,就成了官員沆瀣一氣、結盟自保的結組繩。

知名學者吳稼祥為此評論:「曾經有過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時候,以為不可能再壞;不承想,還有壞話說盡、壞事做絕的時候。」這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悲哀!

尤可夫 傳媒人

太陽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