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东 | 养老何以成为问题

2012年07月02日 10:36:50

  养老何以成为问题
 
   “爸爸,如果你们老了,我还没长大,怎么办?”
   6年之前,我家3岁的小丫头向我们发出了惊天之问。
   错愕之下,我安慰小姑娘:“你放心,在你没长大成人之前,爸爸妈妈是不会老的。”
   显然这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工作劳累,内心纠结,环境污染,对于晚育的我们来说,事实上在孩子长大成人之前也恐很难阻挡衰老的到来。
   我们该怎么考虑自己的未来?孩子是指望不上了。我的家人选择了基本养老保险和商业保险,我在放弃公务员身份之后,仗着年轻身体好,对养老和医疗保险一直未有重视,直到去年才去补办相关手续。但我们对此仍然缺乏信心。
   “积谷防饥,趁还能干,努力工作,多积赚些钱养老。”但是,经济学家钟伟的说法深深地打击了我:一个城市白领,要挣上一千万,退休后还未必够养老!
   养老,成了每个普通人心中的痛,成了中国社会向前走的一道高坎。
   老有所养,一直是中国传统社会的理想目标。《礼记》描摹的理想社会是:“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而孟子则希望看到“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
   中国传统社会的老有所养,主要依靠血缘和宗族关系来完成,现代社会则依赖于责任和契约精神。
   在中国从传统社会走向现代社会的过程中,政治和经济制度的质变,依靠血缘和宗族构建的社会关系和安全网络,很大程度上被现代政治和意识形态取代。凡国家经济和政治制度影响所及,国家通过退休制度保障养老,个体对于养老的思考和关切让位于国家制度。在共同的伟大愿景下,个人资源主动或被迫转移到国家集体手中,传统的养老之道开始瓦解。但在广大农村,资源被剪刀差统筹掠夺到城市之后,依然还得依靠传统的血缘关系养老,养儿防老。
   政治经济制度再次丕变,共同的伟大愿景幻灭了,旧式的国家保障的退休养老制度受到巨大挑战,而长久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使传统的血缘关系养老也陷入了困境,新的现代理念的社保体系刚刚起步,认知和管理水平等加剧了新式社保体系的混乱和问题的严重性。
   在现代社会责任和契约精神缺失的地方,人们只有回到传统的血缘关系养老上。
   相比那些入狱养老、被遗弃的老人等故事,某种意义上,我的祖父母很幸运,他们是由我的父母养老送终的;我的父母可能更幸运,虽然他们所入的新农保,养老只是杯水车薪,但他们却还有两个儿子。
   养老是一个社会的良心。但不得不说,在中国现代社会经济发展高速发展这么多年之后,如果在养老问题上,依然需要依靠千百年来的传统方法,那是这个社会之耻。
   问题是历史累积下来的,但我们依然缺乏直面历史深刻反省的勇气,缺乏正视那些因政策失误为虚幻的共同愿景付出巨大牺牲的人的勇气,甚至,一些人更是从既得利益出发,继续利用政策杠杆掠夺侵占其他社会阶层的利益,从而激化社会阶层之间的对立情绪。
   借鉴发达国家解决养老问题之道,养老问题需要政府、社会组织和个体共同的努力。这一点已经起步晚了,更需要群策群力。在中国,出于历史的责任,政府更应作出努力。中国从来不缺解决问题的智慧,但中国缺的是公平正义之心和责任感。唯有以公平正义之心和社会责任感,政策才可能弥合社会养老体系不公平的鸿沟。以现代政府的执政理念和社会认知,以及充盈的国库来说,都理应做得更好。做得不好,乃是失职。
   养老问题是社会发展的稳定器。解决了养老的后顾之忧,中国社会才有可能击败普遍流行的追逐即期利益的机会主义价值观,激发个体的创造力,使中国真正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健康和谐社会。
 
 
   (原载中国周刊2012年7月号 个人养老——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卷首语)

上一篇: 父母的苦心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7月2日, 1: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