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5 16:31:00 编辑 删除

浏览 1018 次 | 评论 1 条

 

 

791541分腾讯微博“张一帆”报道:“躺在医院病床上已月余身心倍受摧残和折磨的冯建梅脸上终于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邓吉元已绕道南京返回镇坪和当地善后工作组开始接洽。邓吉彩透露说她们一家依然相信党和政府有处理此事件的能力和诚心,平静和安康是我们幸福的需要!”

看到这个消息我并不吃惊,因为张凯已经告诉过我,邓吉元决定离开北京并没有跟他商量,而只是临走时才发了一条短信通知他。至于我,是邓吉元离开北京一天一夜之后,张凯已经联系不到邓吉元了,才告诉我的。“张一帆”这条微博发出的几乎同时,张凯来电话说,邓吉元已经回镇坪去了。

但是“张一帆”的另一句话让我十分反感:“我们应该感谢冯建梅才对,没有她所受到的伤害和抗争,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的残忍和无情就不会如此赤裸裸展现在世人眼前。中国社会发展史应该记住冯建梅!”尽管冯建梅所受的伤害和抗争确实推动了社会进步,但作为邓家的亲属和发言人(我一直误以为“张一帆”是邓吉彩老公,因为邓吉彩一直不加评论地转载“张一帆”的微博,不少网友都这样猜测)如此自吹自擂,要求关心、帮助自己家人的陌生人对被关心、帮助的自家人心怀感激,显然与人之常情相悖!我立即反唇相讥:“关心和帮助冯建梅的人应该感谢冯建梅,冯建梅又应该感谢镇坪计生委的‘困难补助’,因此全世界人民都应该感谢镇坪计生委?”

7101849分腾讯微博“张一帆”再次报道:“今天下午邓吉元夫妇和镇坪信访局程局长及曾家镇新任镇长就冯建梅事件进行最后商谈,协议书双方已签字,此事圆满结束。邓吉元夫妇获困难补助70600元,政府答应邓家以后需大病救助时予以救助,新镇长许诺召开全镇干部群众大会,就打横幅一事全面批评教育!”

好一个“圆满结束”!镇坪堕胎案的这个结局大概就是计生领域的乌坎模式吧:先剿后抚,剿抚并用。一个即将出世的孩子被残害,政府忍痛稍稍责罚了几个自己人,同时却用更大的篇幅指责受害妇女,给她添点堵。没有人会承担刑事责任,因为根本就没有立案,至今受害人都不知道大部分帮凶的姓名。强制的问题被刻意忽略,暴行被定性为违反计生委对超过六个月胎儿引产的禁止,意味着小一点的胎儿仍可以继续强行堕掉。带人抓捕冯建梅的曾家镇党委副书记、计生办主任农春来仅仅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大概是为了保护计生干部堕掉小月份无证胎儿的积极性吧。当事人得到了他们愿意噤声的那笔钱,但那不叫赔偿,叫困难补助,凶手的雇主摇身一变成了恩人。

我当时这么说并没有指责冯建梅、邓吉元的意思。他们已经冒了很大的奉献,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尽管本来可以做更大的贡献,但这是不可苛求的。我只是描述一下我感受到的无奈。针对个别网友的质疑,我还特别给他们辟谣:“募捐的维权费用14059.30元一直在我这里,邓吉元并未使用,等找到愿意搜集物证筹建计生博物馆的适当人选我会全部移交出去。”同时我还猜测,使邓吉元动心的不是“困难补助70600元”,而是“政府答应邓家以后需大病救助时予以救助”,也就是他妈妈的癌症治疗费用。我非常担心当地政府再次食言。

有意思的是到了11日上午852分邓吉彩贴出的一条微博:“非常感谢上海某公司让我嫂子的事件走进公众视野!非常感谢记者徐凯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非常感谢张凯律师和杨支柱老师对此事的关注与帮助!非常感谢阿三顶着压力为嫂子的事呐喊!非常感谢善良真诚而又勇敢的张一帆全程参与此事。非常感谢广大网友和媒体的参与和关爱。谢谢你们。好人一生平安。”

我大吃一惊。邓吉彩感谢信的第一句竟然是‘非常感谢上海某公司让我嫂子的事件走进公众视野’,最后一个被点名感谢的是“全程参与此事”的“善良真诚而又勇敢”的张一帆。我们615日凌晨至19日上午在镇坪期间邓家从来没向我们介绍过有这么一位亲人,邓吉彩也不大可能在面向公众的感谢信里如此盛赞自己的老公。这个一直充当邓家发言人的‘张一帆’莫非是某公司的代表?整个事件难道是利用策划公司和水军索赔?有网友还说邓吉彩这封感谢信经“张一帆”之手修改过,这进一步加重了我的疑心。

邓吉彩11日下午555分又发了一条微博:“在此我有这个义务向所有关心过我们的人解释下上海某公司的事。嫂子强制引产事件最起初是我写进日志里,朋友帮忙转发,那时我没有微薄,一天一个好心人打来电话,我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他出于气愤和对我们家的同情答应帮我托朋友把我们的贴鼎起来。事情就这样传开了。”这条微博丝毫不能消除我对“上海某公司”和“张一帆”的猜疑,最多也就能说明“上海某公司”主动上门帮忙、没有赚邓家的钱、是否使用水军邓家不知情。当然“上海某公司”与“张一帆”之间的关系纯属猜测,也许两者之间没有关系,但“上海某公司”策划于前,“张一帆”在邓家和政府之间斡旋于后,那是几乎可以肯定的。

我一直不理解,邓吉元、冯建梅同意我为邓吉元和律师募捐费用,1个小时候却坚决要求停止,尽管我不同意他们还是不顾我辞去委托的威胁果断宣布停止,晚上邓吉元又请张凯带他来我家道歉。现在我总算理解了:是策划公司要求立即停止。因为商业策划的索赔如果用了网民的捐款,网民肯定不依不饶。另一种可能,就是邓家有人怀疑我贪污捐款,并且得到其他家人的赞同。虽然邓家从来没人公开或私下向我表达过这种怀疑,但回想整个事件进程中邓吉元的隐瞒、支吾和邓家最后为金钱牺牲原则的做法看,他们怀疑我贪污是完全可能的。

其他一些曾一度令我费解的事情,似乎也都豁然开朗了。这个其微博被邓吉彩、冯建梅大量转发的明显代表邓家利益的“张一帆”,一方面谴责政府的压迫行为,一方面不失时机地表扬甚至预测政府的怀柔举措,最后“依然相信党和政府”、“圆满结束”这种样邓吉元和冯建梅、邓吉彩不大说得出口的话都由他说了。我们在镇坪的时候邓吉元既迟迟不委托我们又似乎舍不得我们离开。即使逃到北京委托我们后,镇坪官方三人团跟我们见面的时候,张凯要求对方说出解决方案或者听取我们的方案,对方坚持要跟邓吉元单独谈,我说你们问问邓吉元愿不愿意跟你们单独谈判,邓吉元竟支支吾吾。还有自始至终邓吉元都不愿意给我们一个索赔金额的数字,总是把正义挂在嘴边。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好理解了:邓家维权本是两条线路的,暗线是追求经济利益的,已经有策划公司和“张一帆”在帮他们;明线是记者和律师为他们伸张正义,但属于佯攻,是为暗线服务的,他从来没有指望律师为冯建梅索赔。

邓吉元隐瞒了许多东西,但是除了补助7万元这个高度可疑的数字(别因为镇坪是贫困县而误以为邓吉元很穷,他在内蒙古的矿山上点炮月薪高达七、八千元),他还真没说谎。所以我说邓吉元是高人!邓吉元寓强于弱,敢做敢当、排除万难的决心和柔弱的外表、语气、言论融为一体。这个小学毕业生的智商和冒险精神似乎都高出我一大截,使我不得不佩服。

镇坪当局不大可能再报复邓吉元一家,邓家对此似乎也有清醒的认识。镇坪县几乎用了全县官员的力量来对付邓吉元一家,邓吉元却摆脱围追堵截成功地逃到了北京,当地官员应该折服了。至于不用“赔偿”而用“困难补偿”字眼并掩盖金额,以及不追究刑事责任,那是整个计生集团和维稳集团利益的需要,非当地官员可以自行决定投降的。邓吉元、冯建梅已经为揭露计生暴行做了贡献,见好就收也是人之常情。从维护个人经济利益的角度,邓吉元一家是非常成功的。

丧失一个即将出世的孩子,加上孕妇本人所受的伤害,就算赔偿几十万也不算多。受害事实没捏造,有人帮策划引关注和在律师之外另请他人斡旋、谈判无可非议。只是这一切都瞒着律师并且妥协丧失原则的时候,就表明了对律师的不信任,也置律师于险境——就像热心人站出来抓小偷,小偷还钱包,受害人却说是借他的钱包看看,似乎热心人在诬陷小偷。

虽然有被愚弄得感觉,但是我认为不必太在意自己的期望和感受。换个角度看,邓家这次不仅首次冲开了强制堕胎的报禁,而且也为计生受害者展示了一条维权高招。冯建梅事件引起舆论风暴的原因,我总结为如下几个方面:1、邓吉元大姐拍了一张有震撼力的照片;2、“上海某公司让冯建梅的遭遇进入公众视野”(邓吉彩语);3、被反计划生育的思潮改变了观念的国内媒体人良心发现;4、被重庆王局长和山东盲哥搞蒙了的宣传部门一时疏忽;5、曾家镇及外村计生干部在县委或县政府强硬派支持下搞了个愚蠢的“打倒卖国贼”游行;6、邓吉元成功大逃亡;7、张凯和杨支柱介入,8、外国媒体介入;9、外国民众和政要介入。这其中有许多值得计生维权者借鉴的地方。

在冯建梅被堕胎事件曝光以前,也曾经有许多大月份引产在微博上曝光,譬如山东马继红被引产母子双亡,譬如我张贴的魏民先生所拍的1992年河南某县计生站胎儿尸体堆。为什么那些更惨的事不能引起舆论的强烈关注?这是否说明中国的舆论太习惯于跟风?既然这样,又何必指责邓家求助于商业策划呢?

如果商业策划“圆满结束”我们就不再关注强制堕胎,这不证明了邓家求助于商业策划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吗?要说被愚弄的感觉,我可能比谁都厉害。但是我也不得不反躬自问:我自称全身心关心计生暴行,为什么我没有先于策划公司发现受害者?即使发现了,对结果持悲观态度的我能否使出全部能量去关心这一个案?由我来传播,能引起这么强大的舆论关注吗?说实话,回答几乎都是否定的。

就在冯建梅被强制引产的同一个月,68日山东省梁山县寿张集镇戚楼村怀孕8个多月的殷秀山被非法拘禁后注射引产毒针,613日贵阳市乌当区羊昌镇一个离预产期4-5天的孕妇被强制带走引产(此人家属曾打电话给张凯,张凯发了一条微博,后又害怕要求张凯删除),619日湖北省监利县上车镇郑家门村怀孕8个月的胡霞被带到医院注射引产毒针(此案丈夫比较懦弱,在胁迫下流泪签字同意手术),620日贵州省荔波县瑶山乡白裤村瑶族农民何某已经被结扎的妻子意外怀孕4个多月后被带往医院注射引产毒针……今年早些时候,46日,福建省仙游县大济镇东井村吴良杰怀孕8个月差8天的妻子潘春烟被预收了5.5万元“社会抚养费”后又被注射引产毒针,还不肯退钱,以此要挟在家照顾妻子的吴良杰结扎,在吴良杰签下630日以前结扎的保证书后才退还预收的5.5万元“社会抚养费”。629日,受邓吉元出逃鼓舞,吴良杰关掉手机出逃,绕道江西、深圳,于75日来到北京。

冯建梅案被和谐只是使赔偿变成了“困难补助”,热心的网友仍不妨给镇坪检察院写信,举报有关责任人的滥用职权罪;同时给镇坪公安局写信,举报有关责任人的非法拘禁罪、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如果一个月不答理,就写信给安康检察院和公安局。再不理,再给陕西省检察院和省公安厅举报。再不理,就写给最高检、公安部。

除了冯建梅案,还有许许多多的强制堕胎案、强制结扎案、强制上环案等待着我们关注。

 

2012712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