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署名吕秉权的评论称:“中国的法医界,存在着‘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致命伤,李旺阳的死因真相,可能永无见天之日。” “李旺阳案专家组组长、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丛斌赤裸裸地说过:‘给中国法医提出一个政治要求,要忠于党,要热爱人民,要为人民服务。’由此可见,这名法医权威的思维设定,是以政治任务为先、以党的利益为最重要考虑,重要得连自己民主党派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的身分亦忘却,直接成为中共代言人。”“最精锐的队伍,在已毁尸灭迹的基础上,炮制出最完美的报告。跟以往的川震豆腐渣工程调查报告、温州动车追撞事故一样,专家们无一次让党失望。人民从希望走向失望,再变成绝望,只需几份专家报告。”

香港《东方日报》署名刘梦熊的评论称:“要让人们信服李旺阳死于‘自杀’,恐怕要靠中央介入彻查,因为湖南省的《调查报告》并未解释清楚如下疑点:第一,如果李旺阳的确死于‘自杀’,为甚么湖南当局迄今仍扣留李旺阳所有亲友?古语‘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李的亲友被‘失踪’,调查如何可‘兼听’?第二,据说李旺阳接受港传媒采访被播出后,曾有约十个当地公安去李病房对其监控,这是外界怀疑李遭‘他杀’原因。《调查报告》为何不交代此事?到底有没有公安去过病房与李接触?第三,六月初李旺阳在电视访问中所表现出‘斗志昂扬’姿态,怎么过两日就‘自寻短见’?《调查报告》为何无‘自杀动机’分析?”

香港《星岛日报》署名纪晓华的评论称:“外界之所以质疑李旺阳的死因报告,也是因为当中的黑箱运作。李旺阳死亡消息传出之后,外界质疑‘被自杀’,家属喊冤。但三天后,尸体匆匆火化,家属不见踪影,记者采访受阻,难免引起‘毁尸灭迹’的想象。由于香港群情汹涌,湖南省公安厅成立刑侦专家组调查,发表了《李旺阳死因报告》,洋洋洒洒八千多字,非常详尽,结论是李旺阳是用自己病房的床单自缢死亡。尽管官方出动了权威专家丛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万立华(中国法医学会损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为报告背书,尽管也有退休的香港法医官表示认同,但由于整个过程不透明、不及时,境外舆论似乎仍然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报告未能说服民众的主因,不单是解释是否科学,而是整个调查过程及其事后的安排欠缺公信力。首先,当初湖南省公安厅明言是因为‘注意到境外传媒和人士的关注’,故委派专家调查,但调查完全没邀请境外专家参与,只由内地专家负责;加上决定调查时尸体其实已经火化,这个所谓调查的公信力,先天已经成疑。” “当局的调查本来是化解问题的契机。若调查过程真能开诚布公,彻查真相,并容许李旺阳家人畅所欲言,向外界清楚交代来龙去脉,问题应不难解决,且能为解决同类事件树立典范。可惜当局又回到老路,黑箱作业,打压异见,一切由官方说了算。如今危机只是被压住,而非被化解,事件看似告一段落,但这种表面平静只是为未来的爆发埋下祸根。当局的操作,纵使可把人民的行动压下,但人民的思想是压不住的。事件的是非黑白,人民自有判断,当局的做法只会令李旺阳成为另一个人民抗争的图腾,令事件成为另一个埋在人民心底里的未愈合的伤疤,一日未能澄清疑问,伤口一日都会在淌血,人民的怨愤最终也会有爆发的一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