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因爆粗口辱骂记者引起舆论哗然的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于当天下午三时许发微博称“孔和尚出门看热闹,喜看首都成泽国”。

在新华网“北京频道”一篇题为“这一夜,我们目睹美与丑”的文章中,孔庆东的言论被斥为“无耻地幸灾乐祸”。

同样在下午三点左右,《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外地发微博,称“盼了多少年的北京大暴雨,正好下在我等飞机返回北京的当口。哈哈,走背字的我还是很兴奋,下吧,使劲儿下吧,最好下得北京大街上能抓鱼。我有耐心在远处的机场多待会儿。”

这一微博被网友截图保存并广泛转发,引起大量批评。事后,胡锡进删除该微博,但未作直接说明,只是婉转地称”北京太缺水了,盼着来一场大暴雨,我想这是绝大多数北京人的真实心态。几个小时前,我在远处就是这样盼这场雨的。但大自然比我想的要无情得多,在送来水的同时,也带来了灾难,真的灾难。这是场让人百感交集的雨,但其中的痛苦最值得同情。”

此前因“约架事件”被公众瞩目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网名“”),也在当日下午六点发微博称,“青春是一场大雨。即使会感冒,也希望能重淋一次”。同时还配发了一张水深至脚踝的暴雨照片。

同样,当遭遇网民声讨后,吴丹红辩解称自己所住区域当天六点刚开始下雨,“还没有任何的暴雨危害迹象”。他反过来不仅维护孔庆东,指责新华社做“道德卫士”,还指责批评者是在制造“文字狱”。

当日晚间十点半,暴雨已造成严重交通混乱和首批伤亡,但以“反特异功能”和力挺薄熙来、王立军著称的司马南此时发微博称,“想起小时在乡下,下雨常常不躲照样干活。今天自己真是娇贵了。于是,脱了衣服,只着短裤,脖挎钥匙,一路呼喊,钻入雨中,专挑没过脚脖儿的地方奔跑,整整享受30分钟。好不快活啊。拧开水龙头冷水竟不惧,及出热水,美不能自持。原来雨不可怕。”

当引发大量批评后,他次日辩解称“发此微博时,我的确不晓得大雨成灾,更不知道人死非命的消息”。

四人不约而同地为暴雨感慨或叫好,尽管事后普遍声称当时并不知道暴雨会造成严重损失,但愤怒的网民已经将相关言论截图转发,称其为“微博四大恶人”。

与此相反,此前和他们论战的“公知”对手得到更多赞赏。当天晚间,曾和吴丹红“约架”的五岳散人通过微博宣布开放办公室,容留因雨无法回家的朋友过夜。

著名作家、赛车手韩寒也撰写博文,以自身专业经验告诫读者当行车途中因雨水遇险时的自救措施。原体育记者、作家李承鹏发表博文,批评政府面对重大灾害作为有限,称它“几乎是个图腾”,并盛赞民众素质,称它是被某种力量压制低的,关键时刻却会显示光辉。因该博文言辞尖锐,李承鹏自称北京市方面施加压力要求新浪删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