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援引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声明称,昨天的自焚事件发生在中午时分,自小出家的洛桑洛增,在阿坝地区马尔康县的草登寺点火后,步行并前乡政府示威,因火势越烧越大,他走了不远,就当场死亡。他过世后,草登寺僧人立即将其遗体带回寺院进行清理,然后安置在经堂大殿内举行了诵经祈福法会,超度亡灵。据当地传出的消息,寺院方面准备在当天晚间将遗体进行火化,但是原因不得而知。按照藏人习俗,死者遗体最少会停灵三天,由僧人进行宗教法事,诵经祈福;此前藏人自焚者的遗体,如果被警方带走的话,会在当天强行火化。

为了求证以上消息,法新社记者电话联系马尔康县政府和当地公安部门,但是官方和警方均没有在第一时间证实此次自焚事件。

自焚事件发生后,当局将大批军警被派往马尔康,为阻止军警前往寺庙,当地的藏人也堵住一座桥梁,藏人此举已经引起可能与军警对峙的忧虑。

设在伦敦的自由西藏组织的负责人表示:“勇敢的人正试图阻止中国军方拘押自己的藏人同胞。他们表现出西藏的抗争精神。负责人还补充说:“解放西藏的呼声铺天盖地,社会国际必须表明立场,并告诉中国当局,现在是让西藏民众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时候了。

法新社指出:长久以来,藏人对北京统治喜马拉雅山脉的广大高原地区提出异议,并指责北京干涉藏人的宗教自由,并担心大批汉人涌入西藏影响藏文化传统,使其边缘化。最近数位藏人揭露出北京正在西藏实施的一系列限制性治藏政策,就点明了这一担心的出处。

据中央社援引西藏之声的报道,北京当局正在西藏实施系列严格管制藏人的新措施。据昌都的一位藏人透露的信息:该地区的藏人目前在当局的压迫下,生活十分困难。当局不仅严格限制藏人在各县和地区中自由行动,且对外出的藏人随意搜身、骚扰,并无故拘捕和关押藏人。如果对外讲述西藏境内的真实情况,则会被当局视为犯罪行为,消息透露者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已经非常危险。

一位安多县的藏人表示,当局将当地藏人学校的教材都强制性改为汉语,即将升入大学的藏人学生还要面对支付高额学费的困难。这名藏人还透露说。当局还严格限制藏人出家为僧,就连从小在寺院中学习佛法的藏人,如果不满18岁,也被强令还俗。而昨天自焚的洛桑就是从小出家的18岁僧人。另外其他如强制藏族牧民搬迁等措施,也对当地藏人造成极大的困难。

尽管如此,北京方面则自认为,藏人不仅享有宗教自由,而且因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受益颇多,藏人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7月,北京又拨款300亿人民币在拉萨发展旅游业,以吸引更多游客来西藏这个不稳定的地区游览。

但是就在一个多月前的5月27日,在西藏的朝佛圣地,拉萨市中心著名的大昭寺门前,两名藏人再次自焚,这也是一系列自焚事件中,第一次发生在西藏首府。2008年,藏人抗议当局高压政策的示威冲突首先在拉萨展开,后扩大到其他藏区,使得当局严密监控拉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