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高考学生大幅下降,而考留学的比例惊人上升,已提前到高中一年级。大批官员、权贵藉机将子女送往国外,准备弃中共“船”而逃。

《开放》杂志7月号发表著名律师郑恩宠的文章称,中共十八大将于秋季举行,种种迹象表明中共不会主动政改和接受普世价值,只可能在某些经济、行政、社会管理等方面作些“适应新变化”的调整。六月中,官方广播:至明年全国养老金将亏空十八点三万亿元……

文章说,从六月一年一度高考,可看出人心向背。今年高考报名人数为九百万人,是零八年以来连续下降的第四年,人数下降了一百四十万人,但今年全国高考录取率将达百分之七十五,江苏更达百分之八十二。

但是,参加“洋高考”的比例惊人,上海大批学生留学时间提前至高中一年级,尽管去年高考录取率已达百分之八十五。仅六月二日,到香港参加“洋高考”就达二千名,考后有的家长带子女参加了香港“六四”纪念活动,这是中国公民和平不合作运动的重要组成部份。北京高考期间出动了一万四千名警员、四千名城管维持次序。

上海留学新潮:高中生出国

文章说,由于本地出生人口下降和阻止外来人员子女在上海参考及出国潮的影响,上海今年仅五点五万考生参考。由于两级分化及社会腐败,近年的出国热出现新变化,以往弃考的多是成绩不足以上大学或国内名校的“逃避族”。这几年是优秀学生、官员和富人后代成了留学的主力。

上海四大高中名校(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出国留学平均为百分之三十五,若加上高中的国际课程班,名校出国的比例已超过百分之五十。

上外附中崔德明校长向媒体透露,以前是三分之一学生出国,三分之一被保送,三分之一参加高考,但今年出国人数更多。交大附中校长徐向东表示,前几年高中四大名校的学生出国的并不太多,比较典型的模式是国内大学本科生再到海外读研究生,但这几年留学结构发生很大的变化,高中毕业即出国越来越多。交大附中今年有五十九人出国,以他们的成绩在国内完全可以进入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等一流名校。

出国热已向高中生延伸,徐校长认为是家长和学生观念都在发生变化,与其苦读三年国内高中,不如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孩子进入海外接受多元的教育。

每年出国留学学生已达三十万

在今年三月两会上,部份代表“炮轰”中国教育体制,认为出国留学已从以往读研究生为主,变为到海外读大学本科的越来越多。这些体制内精英官僚化,太不了解实况。

究竟有多少学生现在弃考出国留学?上海市政府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印杰近日透露,去年至少??有一成。官媒透露,去年上海重点初中有百分之十四学生放弃中考,直接到海外读高中。中国教育网近日发布《二○一二高招调查报告》显示,出现三放弃现象,即:放弃报名或考试、放弃自愿填报、放弃入学报到等现象严重。近年来出国留学人员保持年平均百分之二十增长,每年接近三十万……

不准异地高考,香港洋高考热

中共坚持户口制度,长期不准学生“异地高考”。文章说,全国现有流动人口二点六亿,五千八百万留守儿童和二千七百万随父母打工的子女。中国大陆有十八个省、区自行命题高考、高中教材不一致。按常识推论,至少有二点六亿人对禁止“异地高考”投反对票。家长和学生对高考如此紧张,是因为社会上升通道狭窄及机会渺茫,且多半已被特权阶层垄断,留给普通大众的进身之阶只有高考到入党加卖身投靠这座独木桥……

晚清已有一百万读书人,突然取消科举制度又未全面引进西方的学校制度,大批知识人士失去了上升空间,是导致辛亥革命的重要原因。二点六亿流动人口绝大部份系生活、就业不稳定者,一旦子女失去良好的教育机会,意味着两代人几乎无“翻身”之日,抛弃旧体制、迎接新体制很可能是他们的选项。

全国范围内异地高考政策何时出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员储朝辉在被问及解决问题时间表时称:“短则三五年,长则几十年”。对付这场无望的战争,他们想尽办法,赴香港“洋高考”是选择之一。

据报导,香港SAT(学术能力测试)考场外,除十多辆陪考团的旅游巴士,数以百计的家长坐在闷热的等候区,等待长达五个小时的考试结束。安徽的张女士早上七时就抵达会场,她十七岁的儿子已不是第一次到港应考。两人特地提前一天到港,打算考后逗留两天,花费大概上万港元。

近年来,这样带着儿子到香港参加考试的大陆家长与日剧增。年轻人进美国名牌大学,必须报考俗称“美国高考”的SAT测试。SAT每年有六次考试机会,内容包括批判性阅读、数学和写作,其成绩是世界各国高中生申请美国名校学习及奖学金的重要参考。但SAT至今未在大陆设考点,香港成为首选。○七年大陆赴港参加SAT的考生占总人次的百分之九十五,达七千多人次;二○一一年,SAT考生至少八成来自大陆。“SAT香港陪考团”一般为四天三夜。亚洲国际博览馆考场(见图)已成功带旺区内酒店生意,最多时容纳八千到一万人。

二千二百万中国人想移民美国

文章说,尽管中共与美国在搞人权对抗,邓小平说:“你(西方)的人权和我的人权不同”,但仍有二千二百万中国人想移民美国。

据美国民调机构盖洛普在其网上透露,全球超过六点四亿人有移民想法,约占世界各国成年人比例的百分之十三,其中约有一点五亿人想移民美国,其中中国人有二千二百万人,居全球之首。

美国二○一一年共发放一百零六万张“绿卡”,其中八万七千张给了中国人。中国有近十四亿人,二千二百万人想移民美国仅占总数人口百分之一点五左右,远低于世界各国平均百分之十三的比例。中国人口占全球五分之一,按比例一年拿到美国绿卡应是二十六万而不是目前的八万七千。

平均每天最多有五十一个贪官外逃未遂

五月二十七日,中共在北京举行了《防止违纪违法国家工作人员外逃工作协调机制联系会议》。据透露,平均一天最多有五十一个贪官外逃未遂,十二年来抓获一万八千违纪违法外逃人员,金融和国企是携款潜逃重灾区。政府跨境追赃难度大,成本越来越高,中共这些治国的工程师们对法律本是外行,长期以来对各国资产跨国追回资金分享比例原则并不知晓。美国的分享比例取决于他国在司法合作中的“贡献”,分为??百分之五十到八十,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百分之四十以下。许多国家分享比例是扣除执法费用后的数额一半。

中共能追回海外的巨额财产恐怕还抵不上执法所需的成本,证明其反腐机制是失败的,这与长期以来歧视、打压律师的制度和政策有关。

文章认为,中共十八大若不从人治(党治)走向法治,现行体制的败局已无多少人可怀疑。今年是九○后第一批大学生六百八十万毕业,农民工和大学生在抢饭碗,农民工要户口、大学生要住房,这是中共再十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当大家要选票时,旧体制必然垮台。上海官方宣布,每年不得不动用近二百亿财政补贴当年养老金的发放,而资金还是来源土地财政,大拆大建不会停。

大批学生参加洋高考,一方面反映出人心向背,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中共官员早已准备“弃船而逃”,这是一艘毛泽东、邓小平按斯大林模式建造的船。

相关日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