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天约架一错再错

 

吴法天约架一事,出乎意料。我以为他又要像以前一样耍无赖,说了约架又不去现场,没想到他真去了。去了那就只有一个结果:被打。看到众人愤怒地喊“打死这个走狗”,觉得这吴法天真是活该。
有人说应该文斗,不该武斗,所以约架双方都有错。这有点扯远了。你可以不参加决斗,可人家别人双方愿意决斗,关你屁事儿?谁都知道打架犯法,可我们谈的是这个吗?我反对公权力对私权利实施暴力,但不反对私权利对公权力及其维护者实施暴力。
这次,吴法天约架,可谓一错再错。
首先就不该去约架。5毛一向是在网上发帖赚钱,脸皮不够厚的5毛,不敢暴露真身,即便脸皮厚的,去了现场也赚不到补贴呀。组织上说了发贴给钱,没说挨揍一拳算你发了10个帖子给5块钱。
其次,即便约架,也应该找个擅长的话题,比如“爱国”,比如“反日”,这是5毛忽悠那些义和团的两大法宝。而此次,约架的起因是什邡事件,此事的是非曲直可以说是一清二白,没有吴法天可以骗人的空间,他又一次脑子进水,居然说出“吃着体制的就该歌颂体制”这种屁话,可谓奴才的真实独白。自己丢人不说,还把组织上想尽快淡化什邡事件的企图给破坏了,估计要被扣掉不少5毛津贴。

第三,好男不和女斗,是中国传统;绅士要遵循lady
first,是西方传统。吴法天固然不是好男,不是绅士,他就是个无赖。可无赖你也得假装绅士呀。上次跟五岳约架,还算说得过去,这次跟一女士约架,吴法天实在是猪脑进水。
然后,即便跟女士约架,既然已到现场,那就开打吧。可吴法天又耍无赖了,声称“我是来上普法课的”。哈哈,来之前用那样挑衅的语气在微博上辱骂一女士,这叫普法?就凭你吴法天的德行,有资格给人上普法课?
第五,想偷换概念,把约架这个“武斗”偷换为“文斗”,可对方不搭理,那就打吧。吴法天怂了,躺在地上装死狗了。要换了我,除非你把我打得站不起来,否则无论如何我要站着。不过,我以一个男人的标准要求吴法天这种太监,那是有点苛刻。
第六,事后又想把面子找补回来。说人家是三四十人群欧他,说老艾也动手打他了,最后甚至假惺惺说有人来他这里求情,只要对方愿意认错,他愿意宽恕。哈哈,走狗也有实施宽恕的资格?我们要给吴法天说的是:对于你这种奴才兼帮凶,我们绝不宽恕。当然,到了历史审判的那一天,我们会允许你辩护。

 
没几个人敢到现场支持吴法天,倒是在网上有些人支持吴法天。什么人呢,90%是水军,剩下那10%,一看,方舟子跳出来公开支持吴法天,胡锡进含羞带骚、琵琶半遮面地支持,还不如方舟子那厮。后面跟着的呢,嘿,不就是支持方舟子的那帮傻蛋吗?人以群分,一点没错。如果这帮人明天堕落到支持司马南那种货色,大家也不要觉得奇怪。
我熟悉的朋友中,有个别人沉默。我知道原因,有人不喜欢前次的五岳,有人不喜欢这次的燕云。五岳不是我特别熟悉的朋友,只是吃过两次饭,他的饭馆开业时,我和一帮朋友前去捧场祝贺过。跟燕云相对熟悉一些,她的优点缺点我也清楚。我的态度是:朋友们即便对五岳和燕云有意见,那也要记住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咱是人民内部矛盾;跟吴法天那种人渣,则是敌我矛盾。该表态一定要旗帜鲜明,英明的党中央常常要求我们旗帜鲜明。
昨天晚上,KZ来电话,说咱们应该表态。我说,你去微博上支持吧。我现在的情况是,新浪微博彻底“故障”;搜狐微博基本瘫痪,99%的朋友看不到我的发言,什么“技术”原因,我也不晓得。我只能发篇博客表明态度。
有人问我:你会跟吴法天约架吗?我立刻回答:不会。首先,虽然我赞赏西方人的决斗,但我自己不喜欢决斗,因为我向来以自己的智慧与思想傲视天下,而非格斗。所以,除非别人找上门来,我是不会主动约架的。其次,吴法天此贼,灵魂肮脏,长相委琐,身材矮小,我去揍他?丢不起那人。不小心把他打死了我还得偿命。一个人为一只走狗偿命,你说这买卖得有多亏?第三,吴法天一到现场就躺地上装死狗,按照江湖规矩,咱不能打死狗。尤其要是他按江湖规矩趴地上喊“爷爷饶命”,咱这拳头无论如何打不下去。
朋友又问:假如不顾及江湖规矩,你希望跟谁约架?我说,倒排顺序,那应该依次是:王晓东,宋晓军,张召忠,,方滨兴。
但还是打不起来。比如,排第一名的方滨兴,这厮据说已经快退休,你说我怎么能去打一老头儿?方舟子那厮一看就是精神病人,你说我怎么能去欺负残疾人?司马南那厮本来就脑残,又被美国电梯夹了猪脑袋,对这种双重残疾,我更不能欺负了。胡锡进那厮,可能比较适合,下次有空了,去揍胡锡进玩儿。
前提是大家认可:打脑残不算欺负残疾人。

 

链接:  《中国知识界的“左派”与“右派”》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