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府搞出人命,公民要求血债血偿。当下的中共国保比晚清时的贪官酷吏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被国保约“喝茶”已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引以为荣,被失踪、被酷刑、被自杀似乎也越来越震慑不住人们追求正义公平的心。以Twitter、微博为首的互联网正使被中共凌虐六十多年之久的人们一次次经历着祛恐褪惧的心理转变。

“平反”无非仍是一种奴才跪求主子为自己正名的“正统”思维,殊不知自己的尊严和自由需要自己抗暴取得,中共它不配。这么多年来,还没清醒地看到中共国保是如何对待异议人士的吗?李旺阳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作为一个过来人,即使我微不足道,我也愿意以言论和行动来改变这个红色恐怖的时代,因为我们肩负着使下一代免于恐惧,免于被失踪、被酷刑、被自杀的责任。

“睡不着了吧?我就是要你睡不成个安稳觉!”——时下正在中国大陆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小白菜奇案》中的贪官酷吏刘锡彤在施以酷刑将其眼中“刁民”杨乃武屈打成招后,如是得意地说。浙江省余杭县知县刘锡彤的家丁狗腿子沈彩泉第一次去押杨乃武到县衙,先施以软招假惺惺地客气道:“知县大人请您去喝茶聊天!”被杨乃武以无正式手续为由轻蔑地拒绝后,狗腿子第二次带着捕文直接来硬的——将杨乃武从家里绑架到县衙。这一幕幕不禁使我想到打着“为人民服务”旗号行迫害虐杀人民之实的颇富中国特色的政府部门:政法委,及其邪恶打手——“”。

2012年6月6日,现年62岁的湖南异议人士李旺阳被自杀身亡的消息惊爆网络,海内外各界维权人士纷纷指责中共政权及其狗腿子国保杀害公民的无耻行径。分析人士猜测:中共当局对李旺阳在六四期间接受港媒采访揭露坐牢期间遭受的酷刑不满,畏惧更多的黑幕恶行为世人所知,故报复李旺阳致虐杀而亡。

正当网上一片质疑之时,湖南公安部门却抢走李旺阳尸体,并禁止其家属与友人对事发现场拍照。6月9日,湖南公安部门更是在未征询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匆匆将李旺阳的尸体火化,这一举动被民众斥为“毁尸灭迹”,使人不禁更加坚信李旺阳系被谋杀而亡。

据媒体报道:目前,李旺阳的家人、朋友和应聘的律师唐荆陵都遭到监控,多人的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民间自发组成的李旺阳案真相调查委员会成员朱承志因在李旺阳生前所住医院拍照遗体而被行政拘留10天。

6月10日,香港举行“李旺阳死得寃枉 万人要求调查真相”的万人大游行,抗议中共当局变本加厉对付异议人士的黑社会式做法。另外,由居海外的北风、夏业良、吴仁华发起的“关于要求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紧急呼吁”之签名人数已达到五千余人。

官府搞出人命,公民要求血债血偿。当下的中共国保比晚清时的贪官酷吏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被国保约“喝茶”已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引以为荣,被失踪、被酷刑、被自杀似乎也越来越震慑不住人们追求正义公平的心。以Twitter、微博为首的互联网正使被中共凌虐六十多年之久的人们一次次经历着祛恐褪惧的心理转变。

发生于公元1873年的《小白菜奇案》,被称为晚清四大冤案之首,本是暴病而亡的葛品连(葛小大)却被知县刘锡彤借机以杨乃武与葛氏之妻毕秀姑(绰号小白菜)通奸并用砒霜毒杀葛氏为由而判斩,实属公报私怨,借故除去眼中钉正气凛然的“刁民”杨乃武,酿成晚清史上之冤假错案。还好,晚清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最终能沉冤得雪,可是中共治下只有真相被掩盖,谎言被扩散,它连晚清的机制都不如。中共史上的冤假错案,无论是已遭纰漏还是未解密的,都更加罄竹难书。

杨乃武的姐姐杨菊贞身背状纸一步步上告,拼死抗争,终使冤案翻案成功。杨乃武若是生活在现代,哪有机会等到三年后翻案出狱,恐怕早就暴毙在大牢里了;被喝开水死、被睡觉死、被心脏病死、被跳楼死、被上吊死……反正中共警察总有法子治他。

在这个河蟹横行的时代,中国异议人士的生存处境愈加凶险,为此有人惊呼“谁会是下一个李旺阳”!有人指出“李旺阳生前不被人关注,死后才被人关注又有何用,生命逝去了再也不能挽回,实在可悲!”我理解这些人的悲伤,中国的异议人士不可能得到国内媒体的关注,仅有稀缺的海外媒体给予关注,而这稀缺资源也往往被各种“名人”所占据,“这种事太多了,报道不过来”、“人咬狗才是新闻”、“这个受众太小,没多大价值”……新闻媒体毕竟有它势利的一面,也难免草根、无名小卒会有失落感、被冷待感,不过还是应该感谢那些崇尚普世价值、尊重个体生命的海外媒体,中国异议人士还是缺少不了他们的关注和呼吁。

浙江巡抚看过刊登杨乃武冤状的《申报》后不以为然地说:“大清几百年的基业,还能让这一张小小报纸翻了天!”殊不知,大变革之时舆论不可小觑。这也是中共死死把持媒体的原因。

前不久的柴玲谈宽恕六四刽子手事件为一些媒体所津津乐道,在我看来纠结于这个报道就很有新闻价值吗?无非是名人的事就是“新闻”,屁大点的事也是“价值”,从吸引眼球的角度考虑,“名人”自然有先天优势。不过让一个在海外享有自由和生命安全的柴玲占满版面,还真不如分出一块小方格给鲜见报端的抗争人士一份支撑。当然我也不是指谪“名人”就不需要被关注了,但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被捧成“明星”、“英雄”,正深处危险境地的无名小卒也有等价的生命。中国维权领域还有很多默默无名的草根公民需要更多的关注、支持与帮助,世人多一份关注,可能就使他她少一分生命的危险。

至于“平反六四”的提法也令我深为恶之。六四只有真相得没得到全面释放,受害者得没得到赔偿,作恶者得没得到清算惩治的问题,何来“平反”之说?中共内部狗咬狗,胜者有平反之说。而被残害的公民,非利益集团内部纷争,用得着刽子手来为自己平反吗?刽子手有资格为受害者平反吗?“平反”无非仍是一种奴才跪求主子为自己正名的“正统”思维,殊不知自己的尊严和自由需要自己抗暴取得,中共它不配。这么多年来,还没清醒地看到中共国保是如何对待异议人士的吗?李旺阳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幻想是没有生命力的,就像一个肥皂泡,无论它多大在空气中飘舞一会旋即就破灭了。

由香港开放出版社出版并已上市的新书《遭遇警察》记录了二十多位被国保骚扰过的异议人士的故事,国保的恶行可以说是震撼人心。听闻曾有人呼吁全世界尊重人权、肯定并践行普世价值的国家都联合起来抵制中国的贪官污吏及其家属入境,我也希望世界不同于“特色中国”的各国能从此禁止中共国保及其家属入境。

刘锡彤对来暗访小白菜一案的同僚说:“这官场就是一张网,我们都是这网上的结,你连着我、我连着你,聪明人就该做到心中有数,否则动一发而伤全身。你的暗访报告可以如实上呈,但势必会把浙江官场搅得天翻地覆,到时巡抚都无法收拾,你这候补的位子也没机会转正。”晚晴官场的官官相护与当下中共官场之形态仍无大异,现今甚至更甚。

作为一个过来人,即使我微不足道,我也愿意以言论和行动来改变这个红色恐怖的时代,因为我们肩负着使下一代免于恐惧,免于被失踪、被酷刑、被自杀的责任。

2012年6月于暗黑之城

窦铭之,《零八宪章》月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