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刘飞报道)731日上午9左右,位于泸州市古蔺县映月村金兰大道(酒街)旁,发生一起被强拆村民大横幅事件,维权者总共有40多人,一些人在被强拆的现场打横幅下跪哭诉,一些人围着记者反映情况,据他们说:是中国青年报和中央电视台记者前去采访,但采访不久就被当地政府派人带走。

    
据目击者称:这些人是历年来被古蔺政府强征强拆的村民,他们听说有北京的记者来,于是打起横幅在那里抗议,希望记者来采访,事实上中国青年报和央视记者确实到了。在现场,很多被强拆户跑去向记者们反映情况,引来很多国保和便衣警察来摄像和拍照,大约10点半左右,两名记者被当地政府派人“请”去了政府部门“喝茶”,村民们认为这些记者很可能又再次被当地政府买通。
  
一位现场的女士告诉本网信息员,几年前央视“焦点访谈”曾经来采访过,后来却没有敢报道,据说是被打了“招呼”。
   
目击者向本网信息员发来图片,并介绍道:图片上躺在地上的妇女,是一位残疾人,叫做潘庭英(联系电话是15196066865),她赖以生存的门面在4年前被强拆,至今未获赔偿,每天靠借钱度日,今天听说北京记者来采访,跑来向记者哭诉,却因为悲愤交加哭晕倒过去了。
   
目击者介绍说:图片上穿黄色衣服的男人叫做陈凤敏(电话13696106389),他原来是一位商人,有自己的歌舞厅、炮竹厂,因为近十来年的强拆使他家破人亡,几年前他的一岁多外甥女因为遭到强拆时,全家人被绑架走后,外孙女无人照看,落水淹死。他的炮竹厂和歌舞厅也被强拆至今未给任何赔偿,由于长期上访,现在他的二儿子还被当地公安机关非法羁押五十多天,家属未收到任何通知,既未逮捕,又未放人。
    
据当地村民介绍:古蔺镇这样的拆迁户有上千人,因为抵抗强拆,被违法拘留和判刑的就有200多人,甚至还有很多人家至今全家人还在监狱里。
  
据了解:古蔺拆迁是因为新城改造项目,该项目分两期,第一期已经结束,是在2007年开始拆迁的,但依据的却是2001年的一个四川省政府的征地批文,该批文只批准征地一公顷多,但当地政府却无限扩大强征了近800亩土地。
   
第二期新城改造建设项目虽然有批文,但由于赔偿太低,(至今还是依据的2005年泸州市的一个拆迁规范性文件来进行赔偿)农民们拿着这些赔偿根本买不回自己的房屋,很多还要倒贴钱才能买到房屋居住。而业房,铺面等被强拆后所赔偿的钱,还不够买住房的,因此,大批农民不服,但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政府违法农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
   
一位村民致电本网信息员:其实古蔺只是泸州拆迁的一个很小的一部分,违法征地损害农民利益的也就万把人,整个泸州市都是这样,涉及侵害农民利益的强征强拆行为涉及近十万人,由于当局采用高压政策,大多数村民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咽。

穿黄衣服的叫陈凤敏

潘庭英(残疾人,门面被拆4年,至今未获赔偿(15196066865)

中青报记者正在看村民们递交出来的材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