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陕西西安市户县草堂镇高力渠村村民通过向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强烈要求处理该村村干部,对已经查出的重大经济问题不要拖延推诿不作处理。

6月25日,西安市户县草堂镇高力渠村村民前往陕西省政府上访,要求在村委会选举前公布查账结果并作出处理,但政府迟迟不对已经查出的问题作出处理。

据村民跟本网信息员反映:对于我们高力渠村干部贪污、挪用、挥霍集体资金的问题,我们村民从2011年3月起就多次到草堂镇、户县、西安市、陕西省政府、党委上访,经过9个月的努力,户县农村经济管理站组织人员从去年12月30日起审查我们村账务,有村民代表参加。到今年1月12日查完,帐外的问题还不算,仅从账面上,就查出了大量严重问题,村干部违规违法的财务支出达500多万。主要问题有:

2009年7月我们村建水泥路,村主任张峰个人决定将工程承包给庞光镇化丰村村民杜虎,承包价每平方米76元,高于市场价20多元。就按76元的价格算,工程费应为50万元多一点,实际村干部与工程承包人杜虎多次从我们村账上领走资金总共145万多元(1451386.9元),村干部又将163400材料费、15000元机械费、30000劳务工资、村干部工资、电话费等9766.23元,在村财务中重复支出,使这条面积6605平方米的水泥路修建共支出近179万元(1695202.03元),为承包价的3.3倍多。

征地款定金帐内无收支,数百万元款项来去不明。

村主任张峰挪用集体资金100万元用于承包新村建设工程。

我们村建卫生室,张峰私自承包,180平方米,共从村财务支出资金185500多元,超出村民建同等面积档次房屋造价一倍多。

两年间,村干部以村务招待的名义请客送礼、吃喝挥霍,支出村资金43万多元,受礼吃请的党政机构及领导达四十多个单位,有些项目明显是村干部及其家属私自的花销。

两年来私自违反规定订立干部工资及奖励标准,超领工资奖金共128400元。

村干部以集体用车的名目共支付出租车费、加油费、车辆保养费79598元,大部分情况是私事公报,私车公养。

以管理费的名目乱支乱开163042元,大部分发票无明细或伪造。例如给镇政府买办公用品及礼品27677元;支付县公安局信息核查费、治安防范费等31600元;买篮球一个980元。

以办公用品为名,虚报礼品、烟、酒、茶叶、饮料等共计57511元。等等。

以上罗列的这些问题,只是我们村干部贪污侵吞罪行的冰山一角,大量没有上账的问题还没有调查清算。我们村是个小村,110多户,400多口人。我们村也是个穷村,村民靠种庄稼、饲养,农闲时跑些小运输、贩卖、小生意、打工,情况好的每户每年也就落个三五千元,仅够个温饱水平。村集体近几年有钱,就是因为卖了地。

2009年7月,草堂镇政府强行征了我们这里四个村4500亩耕地,其中我们村被征地779亩地,说是卖给了比亚迪建汽车二厂。上好的水浇地,每亩只给村民补偿21300元。卖地不出具国家批文,不与村民商量,不召开村民大会,连做样子的村民代表会也没有。据说因为没有得到国家批准,国土资源部禁止开工,这4500亩耕地已荒芜两年多了。县、镇、村干部勾结一气,借这次征地贪污征地款定金、房屋补偿款、地面附着物补偿款等。

征用这779亩耕地,补偿款目前只到账80%,我们每个村民仅分得了3万元的征地补偿款。我们失去了耕地,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村干部这样贪污、挪挥霍,我们怎么受得了?

我们村子已于2009年11月拆除,镇政府给我们建安置房,每户三间两层共190平方米,承诺过渡期为14个月。现在我们已在外四处租房借居32个月了,还没住进安置房。另外还多建了十多套安置房,被村、镇干部给了不是我们村的人。

村账务审查过已经七个月了,但是至今不给村民公布审查结果,不作结论,更没有做出处理。我们又多次到镇、县、市、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上访,要求政府公布查账结果并作出处理,县检察院答复说:检察院不是执法部门,对查账结果无法下结论。更荒谬的是,草堂镇政府竟然在今年6月20号宣布,要我们村进行村委会选举。《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选举法》规定之一是:村委会选举前必须向村民公示村务、账务。没有公示村务、账务,没有对贪污、侵吞集体资产的村干部进行处理,就要进行村委会选举,是对这些村干部的包庇纵容,是违法的。我们抵制村委会选举,继续到镇政府、乡政府上访,有四五个社会闲散人员到村民代表家威胁恐吓。

6月25日,西安市户县草堂镇高力渠村村民只好再次前往省政府上访。
 

户县高力渠村民2011年12月28日到县政府上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