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四载文,指责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亚洲访问期间借赞美民主影射中国,扮演“人权说教者”的角色,文章要求,美国克制住总想当“民主说教者”的冲动,引发热议。

蒙古首都乌兰巴托7月9号举行了国际妇女领袖论坛会议,当时正在蒙古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会上发言,称赞蒙古、泰国、、东帝汶、菲律宾、印度、缅甸的民主进程,指出这些亚洲国家和地区的民主进展驳斥了一些人所说的“民主不适合亚洲历史,甚至跟亚洲价值观相对立”的论调。通篇讲演稿中没有出现“中国”一词,不过,包括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各大国际媒体在报道她的讲演时都指出,希拉里.克林顿是在抨击中国。

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四刊登了题为《华盛顿应克制民主说教的冲动》的文章,作者署名钟声,对此予以回应。文章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亚洲访问期间,称“亚洲国家有必要扩大人权范围”,还借“表扬”某些国家来影射中国,再次扮演了一个“人权说教者”的角色,文章质疑“是谁给了美国人如此傲慢评点亚洲民主的地位?”,并说,“美国不是亚洲和世界民主和人权的评判者,世界上更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模式。”,要求“华盛顿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克制住总想当‘民主说教者’的冲动。”

美国纽约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对此评论说,

“我想克林顿的讲话主要是正面阐述了自由民主的价值,人权民主是普世价值,所以他当然有理由根据这一点对那些压制人权,拒绝民主的国家进行批评。虽然他没有点名批评中国政府,但中国政府反正也是做贼心虚,一听就知道说它,所以就赶快做这么一个辩驳。当然中国政府的辩驳是完全站不住脚的。第一,刚才讲的,本来开始就讲了人权就是一个普世价值,作为中国没有理由加以拒绝。另外你从中国政府的讲法你可以看出,它强调的是没有一个普遍使用的民主模式,也就是它并不敢公开地否认民主价值,它只是说我们不能用你们那套民主模式来套我们这个民主,它只说这一点。换句话说,它也不得不承认至少在口头上不得不承认民主是个普世价值。既然你也承认民主是个普世价值,当然就有理由以此对你提出批评。”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亚洲国家,尤其是东亚国家,成功地抵御了西方国家引发的金融危机的冲击,实现了经济较快增长。目前区域合作蓬勃发展,发展前景十分广阔。这个成就的取得,一方面得益于亚洲国家之间不断扩大的互利合作,另一方面则得益于区域国家积极探索适合本国国情发展道路的实践。亚洲的发展表明,亚洲人有能力解决自身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并且找到一条与西方不同、适合各自国情的政治制度构建的道路。文章还说,实践证明,恰恰是某些亚洲国家“照猫画虎”地照搬了美式民主体制,才带来了政治体制的严重“水土不服”,造成了发展滞后,有的甚至到今天也没有缓过劲来。

对此,现在就读于美国亚利萨那州斯格斯戴尔电影学院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范祜昶评论说,

“美国民主模式在亚洲国家造成经济滞后指的是哪些国家?这点就是胡说八道。它说的是哪些国家?所有实行民主的国家,只能是发展越来越好,怎么会经济发展滞后呢?反正这只是一个借口,它总是要告诉人们中国不能民主,民主之后就乱了。它的目的还是维护自己的统治。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贪官污吏,可以及时作威作福。”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蒙古发表的演讲中反驳了某些反对民主的国家所宣传的“民主威胁稳定”的观点。她说,“事实上,民主加强稳定。的确,镇压政治观点的表达,或者严控人们能读、说、看的东西,可以造成安全的假象,但是假象终将消退,因为人民对自由的渴望不会减少。与此相反,民主给社会提供至关重要的安全阀门。民主让人们可以选择领导人,也给领导者合法性,让他们可以作出艰难但有利于国家利益的决定,民主还可以让少数族裔和平表达自己的观点,民主有助于政权交替的稳定和继续。”对于某些国家所持的“民主是富国的特权,发展中国家需要先发展经济,以后再考虑民主”的观点,希拉里.克林顿也在演讲中予以反驳。她说,“现在亚洲的确有几个国家没有实际的政治改革,而取得了初步的经济成功,但这种发展是短视的,无法持续。长期来说,没有政治稳定,就没有经济稳定。经济开放,但缺乏言论自由的国家,将付出代价,因为这种方式扼杀创新、创业精神。如果没有法治,有好的商业点子的人或者有钱投资的人,无法相信商业合同会得到遵守,腐败会得到惩处,规章会透明,纠纷会得到公平解决,很多人最终会转向别处寻找机会。”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本周开始的亚洲之行,出访国家有阿富汗,、蒙古,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没有中国大陆。有中国媒体称,这是美国宣布重返亚太以来,在军事力量频繁东移之后,再打经济牌以制衡中国在亚洲区域的经济影响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