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于7月15日在中国发行,词典修订主持人江蓝生同日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尽管“同志”一词应用广泛,但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不会收录“同志”;原因是不想提倡、聚焦“同志”。但同时她又指出,词典选词的主要依据是通用性和生命力原则。网友称此解释“雷人”且自相矛盾,而一些社会学专家则表示不理解、无法认同。

选择性收录
《现代汉语词典》是中国第一部权威的现代汉语规范型词典,由中国国务院下达编写指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是中国国内现代各类汉语词典的母典。作为《现汉》最新一版,第6版增收了3000多条词语,包括 “给力”、“雷人”、“潜规则”等中国社会上流行的一些词语。

但有媒体人指出,新版《现汉》对社会热词的收录是选择性的,一些热门的自创词如“剩男剩女”、“同志”就没有被收录在内。中国辞书学会会长、词典的修订主持人江蓝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给出了解释。江认为“剩男剩女”是对一些未婚人士的一种歧视,而不收录同志的原因则是:“‘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微博上不少网友直称解释“雷人”。广东同性恋亲友会的官方微博提出了网友的疑问:“‘同志’不能收,那么“腐败”“乱伦”等词的收录等于是提倡吗?”微博上也有网友建议将《现汉》改为“异性恋现代汉语词典”。

语言不应“政治化”
对于江蓝生在采访时对部分词语不收录的解释,上海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表示无法赞同,“而且我相信大多数社会学家都不会赞同”,他说。

于海指出,“同志”一词在发展的过程中早已被赋予新的含义,作为社会上的一种真实的现象,完全有理由被收录进《现汉》。于教授同时提出:“语言不应该被现有国策影响,不应受政治观点和流行价值观的影响,有些词如果我们选择不收录,它们对社会生活曾起到的重要影响也会被后人忽视”。

江蓝生对出现的争议解释称,《现汉》应当引导社会对新词的使用,不能见新就收。对此于海教授表示无法认同,“同志”作为中国一部分社会群体,一种真实文化现象,不应被所谓权威排除。于教授同时指出语言不应脱离实际,《现汉》的定位应是真实记录:“有些词语,你可以不给出生证,但你并不能截断社会生活中对此词的使用。作为专业机构,如何将标准化、规范化的文化建设和反应社会实际生活结合起来值得思考,否则在如今信息时代的竞争潮中,《现汉》会失去使用者的信任”。

歧视同性恋
新浪微博上有网友指出,江蓝生在央视的言论对同性恋有排斥的意味,是落后思潮。于海教授对此表示认同,“不能否认,江蓝生公开地表达对‘同志’一词的排斥是对同性恋者的一种歧视,并且个人喜好和官方界定不应混为一谈,私下谈论可以,但在官方媒体上公然宣称对同性恋的不提倡,对国内同性恋本来就不高的社会地位有着负面影响”。

同性恋在中国
1980 年代以来,同性恋研究、同性恋与公共政策话题在中国大陆逐渐成为社会热点和关注领域,出版了数部研究专著,部分媒体对同性恋问题也开始予以正面报道。

研究中国同性恋现象的专家称,在中国,同性恋占总人口比例的3% – 6%。目前中国尚无同性恋的具体人口统计数据,中国性学专家张北川教授和其它社会学家于几年前曾估计中国同性恋人数约为3000 – 5000万左右。

对于中国同性恋的现状,于海教授表示,虽然中国同性恋已经“非罪化”,但并没有全面“合法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