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广 | 什邡环保抗议的实质-民生、自由与可持续发展

四川什邡近日发生的抗议延续了这几年中国环保抗议事件一贯的发展三部曲:地方政府和利益集团违反环保法律规定推进污染项目;当地居民自发组织群体活动表达抗议;然后在官与民暴力与空手,谎言与真相,官方喉舌和新媒体的对抗下以地方政府宣布停止项目、停产整顿或不了了之收场。

继大连PX、浙江海宁、广东海门、海南等环保抗议的当地居民取得一定积极效果,四川什邡的抗议成果除了钼铜项目被当地政府宣布停止外,更在于向世人显示防暴弹辣椒水袭击下坚持民生、自由与可持续发展权利的勇敢与智慧。这次事件可能将中国的避邻(not in my backyard)为主的环保抗议运动推至更深更广的领域。

民生
民生的基本需求可以套用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向全国人民郑重的承诺“让人民群众喝上干净的水、呼吸清新的空气,有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而什邡事件中至今为止该钼铜项目环评信息未披露任何实质的利益相关方调查和沟通(即民意听证),公示的八页环评简述避重就轻,对各项产生的污染尤其水污染轻描淡写。

当地方政府监管不利和项目业主出资严控污染的诚信不足成为常态,当项目利益由利益集团和地方政府分享而污染后果由本地居民承担,当家园即将被污染被毁,冷静——不是当下什邡人民幸福的需要。因此“拯救什邡,全城团结”的传单中清楚的表述“我们坚决反对,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保护它是我们的责任,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中国的癌症村、肺痨村还少么?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七月三日什邡当局为防止事态恶化宣布暂停冶炼厂,给与民生暂时还是永久的休养?


同天什邡当局通过其公安局发布色厉内荏的通告禁止集会、游行和示威,粉饰权威的同时并为后续的暴力提供法律依据。

很明显中国的集会游行示威法是限制公民权利的报批型,并且该恶法缺失宪法审查渠道,国内兴起的散步、打酱油、围观在于以和平的方式规避恶法。什邡人民的土地、健康、生计都将失去,自然法赋予的生存、集会、结社和示威权应当由民众自己去维护和实施。一个已加入《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国家,其地方政府片面强调当地的经济发展和政绩,常突破国家宪法法律的限制践踏人权和自由,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以至于牺牲当地居民的环境权益甚至滥用国家机器,袭击、逮捕集会者。90后的年轻人打出了“我要生存权”的标语。无论该标语的图片是否被国内官方喉舌屏蔽、禁止发布,年轻一代不畏牺牲激励民众和网络公民齐心协力争取释放所有集会者的自由之战必将坚持到底。


六月下旬结束的里约20周年会议重申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自身需求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 。包括中国在内的120个国家参与并讨论了绿色经济等各大课题,达成辞藻堆砌的空洞文本却没有真正解决岌岌可危的环境和社会问题。全球人口继续膨胀和日益减少的自然资源以及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给20世纪的资本主义经济模式敲响了丧钟。

祖祖辈辈生活在什邡的当地居民切身体会维护可持续发展必需的青山绿水、纯净空气和后代的发展权,任期仅数年的当局负责人可能完全不能理解,以涸泽而渔的心态获得短期政绩,让渔民情何以堪。

如果中国未能从唯GDP至上的膜拜中尽快转身到公平和效益兼顾的可持续发展方向,那么“以牺牲民众生存环境换取地方和个人经济利益的恶性事件,不会停息,只会继续再继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