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7月02日 00:31:07

  
   对今年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所做的审计报告,有人评曰,在这份审计报告当中“找到很多简直是匪夷所思,像评书一样的内容”。
 
   这些所谓的“评书内容“,随手拈来,诸如计生委所属宣教中心居然以1000元一辆的价格,从下属部门购买了账面价值将近35万元的两辆轿车归中心领导使用,这差不多就相当于白拿;民政部据查一台价值77万元的小巴车,最后卖了2.2万元,这几乎就是白送;农业部所属的规划院有6名中层干部,居然违规持股100多万,每年的分红、报酬、奖励多达230多万,下属部门以此每年挣到的咨询费2000多万,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中科院以项目的名义发放各种补贴,一年竟达近亿元,所谓专款专用的资金竟然揣进了个人腰包,这种所谓的资金挪用,与不劳而获已无区别。
 
   审计过场 恶性循环
 
   确实匪夷所思,确实如评书一般,如若不是刘家义在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言之凿凿地宣读报告,任谁也不能相信这些事情竟然发生庙堂之上的国家机关。更令人称奇的,是审计署审计了50个部门,有问题的部门竟多达49个。这意味着,大家都违规,违规已变成了正常,潜规则变成了明规则,至于仅剩的1个合格部门,已俨然而为出头鸟。对这个另类不合群的部门,审计署居然连一声点名表扬都不敢,其中的意味,想必是这个部门忧虑“枪打出头鸟”,和审计署打了招呼,希望低调低调再低调。
 
   这还不是问题的核心。自李金华多年前貌似包公一样铁面无私地审计,貌似铁面无私地公布审计结果,赢得舆论一片喝彩,赞之为“审计风暴”后,审计年年进行,结果年年公布。但是,违规违法年年照有,问题错误年年照旧,且不见任何收敛,不见任何好转。国务院的这些职能部门,大概已对审计署的审计感到麻木了,你审你的,我干我的;你报告你点名,随便,我违法我违规,照旧。于是就有人戏言,审计署是“年年做体检,年年不治病”,审计变成了小孩子玩的过家家一般的游戏。
 
   这是个比方。审计署就是一大夫,每年很认真地望闻问切,很认真地将病灶病因说得一清二楚,治病的方子——《预算法》也明摆在那里。但多年一贯下来,没有谁把诊断出来的病真当回事,也没有谁认真吃药治病,更没有哪一个接着就真的病入膏肓没治了。“审计风暴“越来越平淡,越来越如白开水,最严重的结果,大不了是大家多喝点审计白开水,利尿排毒、身体通泰之后,继续违法违规,继续喝水排毒,如此反复,俨然已成一个恶性循环。
 
   不当回事 原因有三
   
   那么,为何会造成这一局面?
 
   其一曰,法不责众。审计50个部门,只有1家合规,总不能将49个部长级的高官都处理了吧?换个角度考虑问题,审计署就是一做体检的大夫,和其他49个部门一样平起平坐,都是部级单位,凭什么别的部门就要唯你马首是瞻?就要听你吆五喝六?况且,你手中没有尚方宝剑,没有开刀用的手术刀,有道是“不能不听医生的,但也不能全听医生的”,面对没有治病资格的审计署,别的部门给你个回应,那是尊重;不给你回应,那是自己另有看法,那叫“自重”。
 
   其二曰,无私无畏。内地官场信奉一条,但凡公家钱财,只要领导没将其装进私人的腰包,而是以公家的名义花费,哪怕是将钱花得天昏地暗,花得稀里糊涂,也天王老子都不怕,因为,那最多就是“花钱交学费”。所谓的无私,讲好听了是表面看来个人没有不当得利,但一个部门,一个小圈子,公然慷公帑之慨,将纳税人的钱不视为人民的币,不当回事,胡花乱用,分羹享受,其实就是一种集体有私,集体贪污。至于所谓的无畏,更是挑战法治社会的底线,是老子即法,老子说了算数、做了也算数的无法无天。
 
   其三曰,无人问责。《预算法》是有,但违反之后怎么办,是否要问责,是否算违法,没人去较真,没人去问责。照理,审计署审计出了结果,部委办的高官们就得去人大接受质询,人大也有职责代表人民问一问部委办们为何拿《预算法》不当回事。但这些年来,好像没听说过有哪一位高官被叫去问话,也没听说人大主动要叫高官。大家好像彼此心照不宣地有默契,好像真的就把审计当成了走过场的一个形式。既如此,问责与法办就成了天方夜谭。
 
   年年体检 总不治病
 
   于是,各部委办年年都如看戏一般,一身轻松地看着审计署表演,大不了看到结果后,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将认真整改”,然后来年依然如故;于是,前审计长李金华面对“为什么年年查年年有”的提问,只好无奈作答“那就年年有年年查”;于是,刘家义在李金华之后,继续无奈地“年年做体检,就是不治病”。
 
   有人把审计署比做“看门狗”,通过这些年的审计结果看,“看门狗”的确在看门,看到不对的人和事,它的确也好像认真叫了几声。但问题在于,这条“看门狗”只有吠的本事,却没有咬的功能,刚开始,别人不知它只会吠不会咬,心中还有点害怕,时间长了,大家明白了底细,也就当它透明,当它不存在了。
 
   有人说“任何不以整改为目的的审计都是耍流氓”,这话好像有点过,但其实话糙理不糙。
   

上一篇: 台湾海峡隔绝不了太平洋的风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