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正如北京大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所指出的那样,对经济进行”再平衡”可能导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滑。但佩蒂斯认为,只要工资保持涨势,家庭收入不断增加并能分得更大一杯羹,中国老百姓对经济增长率跌至5%甚至3%并不关心。
发表:2012年7月23日
作者:KEVIN RAFFERTY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 在做经济数据的国际大赛中,中国总是独领风骚。北京在今年2季度刚刚过去13天就公布了2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数字。它公布的数字把所有对手都落在了后面。
只有小小的新加坡差堪比肩。历史悠久、富裕的国家如美国、德国和日本还没有来得及算出他们的经济业绩。
所以,当中国表示增长率降低到7.6%、数年来最差的表现但可能已经到达最低点的时候,是不是欢呼声一片呢?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此前都预测说,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达8%-8. 3%。
为此用啤酒祝贺一番也就算了,就不要用香槟了。目前仍有人在喋喋不休地怀疑,中国在做对自己有利的数字方面是否过于完美了。维基泄密注意到他们在2007年发布的一条信息,当时李克强副总理告诉美国官员中国的数字是”人造”的,”仅供参考”。要知道,在即将到来的岗位交接中,李克强必定将接替温家宝的总理职位。同样重要的是,北京促进增长的工具会滞后中期内的基础性改革。
尽管中国统计部门的高官们坚称,他们所做的数字经核查确保是合理的,但还是有几点矛盾之处。李克强副总理曾引用的比GDP数字更为可靠的电力消费数字保持平稳;住宅开工量继续走低;零售额数字走向摇摆不定;名义与实际GDP增长率之间差额反映出的GDP通缩指数表明中国正处于通货紧缩的轨道上。
所有这些因素也促使一些持怀疑态度的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或许更有可能是7%-7.3%。
在21世纪的中国,经济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增长实际上是7.6%还是7%并不只是巧言令色那么简单,而政府通过注入更多投资努力取得神秘的”魔8″%增长,风险则是让潜在的问题变得更为糟糕。
在政治岗位交接之前的这几个月里,要想让中国统治者突然变得诚实是一个奢望,更不用说让他们去解决妨碍经济进入下一阶段发展的大量问题。这些问题包括经济结构和投资、贸易、消费中的失衡;中国的生活品质;以及潜在的巨大社会、环境问题对中国和全世界将产生的影响。
棘手的政治问题可谓盘根错结,其中包括中国国内的政治和经济自由、国企和私企地位以及中国在世界上将扮演何种角色——是一个在未来重现昔日光辉的帝国还是一个全球的伙伴——的问题。中国自身的愿景及其全球参与者的作用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因为,那将决定它将在”国防领域”投多少巨额资金、开支规模和关注度。
常住香港、对经济现实颇有见地的企业家兼博主”分析家如是说”最近对中国取得的实际成就大加称赞:”过去的情况常常是,香港人会去中国买便宜货。而今则是中国大陆人来香港买奢侈品……今天的情况几乎是,如果中国经济不能维持住增势的话,这座城市(指香港)就会消亡。”
“没有人会质疑中国经济取得的成就。我们当今在中国看到的是进步,至少从表面看是如此。30多年来,中国经济不畏’严峻形势’,从未陷入经济衰退,并让大量民众脱了贫。可以想见,人们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发生了巨大改变,从你希望敬而远之的市场转型成为无人想错过的市场。”
此人说:”在中国成就它即将成为第一大经济强国的传奇之前,许多人都认为,中国企业要么经营不善,要么就是企业管理者都是些做假账、生产劣质品欺骗老百姓的骗子。与此同时,腐败问题还十分猖獗……
“这些都是中国过去存在的问题。但如果说你听来耳熟的话,那是因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这些问题。中国当前仍有很多生产蹩脚货的商人(人类要消费那些蹩脚货是有危险的)。当今的腐败问题与过去一样严重,甚至更严重。你要达到目的还得去贿赂官员,政府官员不腐败在官场上就不会成功……近些年与十年前的唯一区别是,人们而今不再重视这个问题了,因为大牛市和看似势不可挡的经济增长造就了对中国的狂热崇拜。”
对中国的狂热崇拜而今仍十分严重。原美国外交官、现任里昂证券公司中国问题战略分析师罗福万今年5月发表了一份内容生动的报告,报告题为《误解中国》。报告旨在揭示人们普遍对中国所持的16种误解。
据罗福万说,在中国经济这座花园中,生出来的几乎都是香味沁人心脾的玫瑰花。比如说,中国当前不再以出口为导向,而是以创业为导向的经济体,它正在”消费领域成就世界上最大的传奇”。中国银行业近期也不太可能出现危机;该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8.5%;地方政府债务并不是什么定时炸弹;土地销售也不是地方政府实现收入的关键。中国正在抒写”世界上最伟大的私有化故事”。该国目前没有房地产泡沫;该国也没有”影子”银行;人民币的币值并未被严重低估;制造业仍具有竞争力;只有法治才是真正要担心的问题。
罗福万的乐观看法遭到其他一些经济学家的严厉驳斥。那些经济学家正在期待中国消费规模不断上升的迹象。中国消费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只有35%,而处于类似发展阶段的发展中国家的这一比例一般都高达50%-55%。
中国一直依赖投资开支。该国政府看来仍在走这条路。
世界银行接受了中国8-10%的增长传奇,今年年初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提出了李克强密切参与的报告,报告认为,如果中国想实现其经济潜能和13亿人民的希望与梦想,必须进行重大的结构重整改革。
正如北京大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所指出的那样,对经济进行”再平衡”可能导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滑。但佩蒂斯认为,只要工资保持涨势,家庭收入不断增加并能分得更大一杯羹,中国老百姓对经济增长率跌至5%甚至3%并不关心。
再平衡的另一面是,必须要击败势力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特别是与国企关系紧密的既得利益集团。
中国的问题是它正在进入一个政治虚假时期,在这个时期不会做什么事情。要让老一代领导人离开,新的一代进入角色而不用再看老一代人的旨意,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
Kevin Rafferty为PlainWords Media主编。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