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周一,中美开始年度人权对话,这给了华盛顿一个机会提出那些棘手的人权议题,但同时也显示出其对北京的影响力有限。 

原文:US, China begin annual human rights dialogue
发表:2012年7月24日

作者:MATTHEW PENNINGTO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陈光诚在美国大使馆。 “译者”配图,图片由美国大使馆发布。】

【华盛顿】——周一,中美开始年度人权对话,这给了华盛顿一个机会提出那些棘手的议题,但同时也显示出其对北京的影响力有限。

人权组织敦促美国就中国镇压维权律师、活动家以及在西藏实行压迫政策的行为向中国施压――去年,数十名佛教徒点火自焚,以抗议北京的专制统治。

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陈光诚也发表了声明,表达了对留在中国的亲属的担忧。陈的事件在今年年初引发了中美两个大国的外交危机。

奥巴马政府表示,人权问题仍是美中外交政策的核心,但随着亚洲在国际上的声势渐长,美国在处理个体案件时难免力不从心。

作为美国的主要债权国,美国对中国十分依赖,并且在所有国际议题上——包括叙利亚内战、伊朗及北韩的核实验等问题在内——,美国需寻求中国的帮助才能部分达成所愿。

为此,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多尼伦目前正在北京与中国高层官员就中东和亚洲安全问题以及其他议题进行会谈。

美国主管人权、民主与劳工事务局的助理国务卿迈克尔·波斯纳与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司长陈旭在华盛顿就人权问题进行了两日的闭门会谈。

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努兰告诉记者,美国将会提出关于法治、个体公平、平等和西藏的问题。她说,华盛顿能够”基于双方关系的成熟”向北京提出此类议题。美国还希望北京对陈光诚留在中国的亲属以及支持者做”适当的处理,不报复”。

五月,盲人律师陈光诚在逃出残暴的家中拘禁后前往了美国,他表示,他尤其担心32岁的外甥陈克贵。陈克贵被控故意杀人罪,并无法与独立法律顾问以及家人取得联系。

陈克贵被控用菜刀袭击当地官员,但他们是在陈光诚逃入美国使馆后闯入他父亲家在先。陈光诚最终飞往纽约深造。

陈光诚说:”本来有法律可以保护我的外甥,也可以保护他不受折磨,但有些中国官员习惯性地凌驾于法律之上,无人能管。中国并不缺法律,缺的是法治。”

怀疑者认为,中美以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大国进行的人权对话只是一场交易,北京借此避免不利舆论,同时维持与重要贸易伙伴的关系。

且看,自2006年起,中国与加拿大的对话就已名存实亡。而欧盟本该每年与中国进行两次会议,但两年来北京都拒绝确认开会日期,也因此无法展开第二次会议。中日对话始终被认为不成熟,因此降级为磋商,而日本的外交影响力也式微。

去年4月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告诉记者,中国很愿意与美国就人权问题进行交流,只要谈话”基于平等和互相尊重。我们希望通过此类对话,让我们的美国朋友对中国有更准确的理解。”

人权观察组织表示,美国应以政策和制度上公开切实的变革为条件与北京进行人权对话。

该组织的中国负责人苏菲·理查德森在一项声明中说:”下一轮对话时,尤其是如果嗣后没有针对这些对话的公众讨论,中国政府将会说他们虽然推迟了为创造一个法治和尊重基本人权国家的必要改革,但正在投身于人权事宜。”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