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日)

一、什邡有难

什邡有难,十方刷屏——从昨天傍晚开始,来自这个曾经的灾区城市里的警民冲突、血迹斑斑的画面在微博论坛热传。夹杂在那些爆料图文的间隙里,有来自当地官方网站的公开信,连新浪网总编辑“老沉”也在子夜3时参与了对《四川什邡民众反对建设钼铜项目冲击市委被驱散》通稿的转发——截至目前,监管者给予了相对宽松的发言尺度,使得那些类似“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网络声援得以暂时存活。

一夜难眠的民间意见领袖们振臂高呼,为围观者的愤怒之火加油添柴。高产时评作者五岳散人在0时29分网络留言,以“色厉内荏、心虚”定义什邡官方,斥其“一边是动用军警暴力镇压,一边是承诺顺应民意停止建设,然后再次把事件定性为一小撮、境外势力等”;长期研究“底层立场”的于建嵘在凌晨5时长叹一声“时隔四年啊!”,是因为他看到了那幅对比图:2008年8月,一位“5.12”震后余生的女孩高举“解放军我爱你”的标语,而2012年的这个夏天,却是一个跪下的背影在与警察盾牌对峙;甚至,著名的“五毛党”骨干“”也在子夜3时许向什邡官方公开三问:“一,说百姓不理解不支持,为何此前解释功课不做足?党的三大法宝群众路线丢了吗?二,宏达背景讲清了吗?只讲钼铜重要没用,挪用汶川援建九千万给宏达谁批准的?宏达有何宏大背景?三,百姓是衣食父母,为人民服务是宗旨,你有向人民发催泪弹吗?”

这种汹涌奔腾的怒火中烧感染了五大门户的编辑们,使他们可以在今晨9时前在新闻首页推荐来自四川新闻网或人民网的稿件,在“四川什邡群众担心钼铜项目影响环境引群体事件”的标题下,得到突出展示的关键词正是“特警”、“震爆弹”、“催泪瓦斯”。

这种编辑技巧一定为什邡官员所不喜。根据官方认证微博账号“活力什邡”上的记录,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也是奔忙到子夜,在23时40分转发《中共什邡市委什邡市人民政府关于宏达钼铜项目有关问题的意见》,分列三点:“一、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鉴于部分群众对宏达钼铜项目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反映强烈,决定停止宏达钼铜项目建设。二、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希望广大群众不信谣、不传谣,自觉遵守法律法规,防止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自觉维护社会秩序稳定。三、希望广大群众保持理性克制,通过依法合规渠道反映诉求和意见。市委、市政府有信心、有能力妥善处理好宏达钼铜项目有关问题。”

想来,6月29日上午10时28分,这些宣传官员还没完全意识到接下来的抗争风暴有多么猛烈,当时,被用微博在第一时间欣喜公告的是在28分钟前刚刚开始的四川宏达集团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项目开工典礼,编辑特别注明了这对重灾区什邡有多么重要和难得:“首个百亿级投资项目”、“中国六个一流”、“以‘三新’实现‘零排放’”、“将成为国内同行业新标杆”、“一个技术创新的典范工程”、“生产装置全球‘四最’”……

然而,7月2日0时刚过,“活力什邡”就需要从自豪的语气中切换,宣布“昨晚,一些群众聚集在市委门口,询问宏达钼铜项目有关环保的情况。相关市领导和部门负责人作了解释。宏达钼铜项目具体情况什邡市级新闻媒体将进行详细介绍。对广大市民的疑问,我们将即时联系有关部门进行解答。”

解答其实在不到4个小时后就已发布。在强调“宏达钼铜项目是国家灾后重建产业发展振兴重大支撑性项目,采用了目前全世界最先进最成熟的技术和装备”后,什邡市人民政府承诺“严格履行监管执法职责,并主动接受群众监督”,同时要求“广大群众不信谣、不传谣,通过合法的方式反映情况。”

但即使是转发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批复和“如果环保问题不过关,绝不允许投产”的市长承诺,“活力什邡”也并没能在跟帖中收获多少认同,在这种一边倒的“不相信”中,昨天下午14时许,这个城市的主管者终于宣布,因“我市部分群众对该项目环境保护有不同意见,为确保社会大局稳定……经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责成企业从即日起停止施工。”晚间,更承诺“鉴于部分群众对宏达钼铜项目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反映强烈,决定停止宏达钼铜项目建设”,并再次向民众喊话:“希望广大群众保持理性克制,通过依法合规渠道反映诉求和意见。市委、市政府有信心、有能力妥善处理好宏达钼铜项目有关问题。”

除了发布这些安民告示,宣传官员们此时也终于发现,之前那封配套发表的“公开信”原来不仅没有起到平息事态的作用,反而在这个当口成为围观者争相嘲讽的罪证。

这篇于7月2日午后发表的公开信,以“冷静——是我们幸福的需要”为题,发表在当地官方网站“什邡之窗”上。署名者是九三学社什邡市首任主任委员徐永才以及3位水质检验相关人员,在强调“任何元素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科学的工艺就是综合开采利用,变废为宝,只取其益”后,文章重申宏达钼铜项目“不会对环境产生影响”:“这样一个科学的、工艺流程一流的项目,什邡人民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且早在2011年5月,该项目就向社会公示,征求公众意见。”

接下来的几段话引发了最多网络抗议:“7月1日,是党的生日。别有用心的人包藏祸心、捕风捉影地宣传该项目,鼓动不明真相的学生集访中共什邡市委,引来群众围观……穷则思变,落后就要挨打!不要迷信纸老虎,他们心狠手辣只会输送动乱,给第三国反人类的‘法轮功’、达赖分裂集团等提供资金。”从近年来在中国各地发生的类似抗议游行来看,只要官方通报中出现“别有用心”、“不明真相”的关键字眼,就必然会招致民间意见领袖的“天然厌恶”——显然,这位民主党派人士虽然牢记了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但至少没领会网络舆论战场上的斗争法则。

“真相大白后,我们不能做一意孤行的错事,学生就好好学习功课、孝敬父母,成人就认真工作经营,享受幸福生活吧!因为我们正走在康庄大道上”——这些语重心长的劝诫如今已从什邡官方网站上删除,获得保留的是当地对整个事件的过程描述:“什邡市宏达钼铜项目开工典礼前后,少数市民在百度贴吧、QQ群上,对项目环保问题进行议论,并从围观、发牢骚、言语攻击逐渐发展到网上串联、组织抗议活动等。6月30日上午,十几名市民到什邡市委集中上访,在工作人员劝解释疑后离开。7月1日晚,有近百名学生和百余名市民分别聚集在什邡市委门口和宏达广场两地上访示威,要求停建项目,聚集群众还在横幅标语上签名。7月2日上午,部分市民陆续在什邡市委、市政府门口聚集,示威反对钼铜项目建设,有部分市民不听劝阻强行冲破警戒进入市委机关,砸毁一楼大厅8扇橱窗玻璃、3个宣传栏,4个宣传展板。”

在强调昨天中午即由市长徐光勇、常务副市长张道彬“当面向聚集群众就宏达钼铜项目相关建设问题作出明确答复”后,这篇通稿称,“在市领导答复后,市政府聚集市民陆续离开,但在市委门口仍有市民不听劝阻,继续聚集拥堵。下午13:30,聚集市民越来越多,在部分人的怂恿、煽动下,聚集市民情绪愈加激动,开始强行冲击市委机关大门,并用花盆、矿泉水瓶、杂物等砸向正在执行警戒任务的民警和机关工作人员,当场造成多名民警受伤,近十辆公务用车不同程度受损,机关大门被推倒,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机关正常办公秩序。在此期间,执勤民警和工作人员始终保持了克制态度,坚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直到下午2时许,事态进一步恶化,为防止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执行警戒任务的特警被迫采用催泪瓦斯和震爆弹对过激人群予以驱散。在驱散过程中,有13名群众受轻伤,所有伤员均及时安排120救护车送医院救治。”

人民网舆情分析师祝华新在什邡政府新闻办连发九帖之后,曾针对“网民占中国总人口不足4成,上网发帖的仅占总人口1成”的现实,跟帖建议“政府和上街人群应有更多对话通道”。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尝试这么做,在容易激动的网民之外找到更多理解者,除了通报中标明的“邀请有关专家进行电视访谈”外,根据网络图片显示,就连当地移动通信公司,也已通过10086群发短信,劝告市民“不信谣不传谣”。

不过,这些声明虽然忠实传达了什邡官方的态度,但同时也证实了那些“军警林立戒备,催泪弹硝烟弥漫,头破血流苦不堪言”的网络指控并非伪造。在那些现场图片中,当地民众已将“中国共产党什邡市委员会”的招牌摘扔在地,打出“还我家园”、“抵制钼铜厂”的标语,在催泪烟雾中四处躲避。

看到此情此景,那些寄望于官民互动的人们想起了当年厦门和大连的PX项目抗争事件,感叹那些“理性”在四川却荡然无存,担心官方如今宣布停工只不过是“缓兵之计”。韩寒也按捺不住,在这个早晨到来前更新博客,以自己的家乡为例说明工业项目污染环境的可怕:“经历过汶川地震的什邡政府难道不知道,人们的情绪积累的越多,释放的越多?当人们释放愤怒,哪怕是被夸大或者煽动的愤怒的时候,你不选择释放诚意,反而选择释放辣椒水?这就是真正的警民打成一片,群众泪流满面?”

不过,这些“推倒了政府大门”的画面毕竟超越了中国各地官员允许正式媒体刊登的底线。四川本省媒体今天绝口不提此事自是常态,但即便是那些整夜微博转发动态的外地市民报纸编辑记者们,也只能引用什邡市委宣传部发布的统一解说词。《东方早报》内版那篇《什邡钼铜项目遭环保质疑停工》已经比《南方都市报》、《新快报》说得更多,除了汇总各份通报口径外,加添了7月1日四川日报上对这一“灾后重建重点项目”的介绍,并称其“数月前已引发污染担忧”,例如今年2月21日,“什邡之窗”在网上信访栏目中,即发布了该市信访局“关于对宏达集团钼铜‘污染问题’来信的回复”。

也只有《环球时报》,可以超越这些非官方网站不可的信源。人大教授毛寿龙出面宣讲《什邡事件的启示》:“一些地方政府优先关心增加当地经济总量,对企业环评放低标准,就这些项目给人民生活以及心理的影响没有足够考量,对一些涉及生态威胁的项目提前许诺,甚至‘帮助’企业在审批时过关。这些粗放型招商项目一开始就埋下了社会危机的伏笔。”

根据这位曾频入基层实地调研的学者所言,“地方政府应早一些拿出具体的工作数据分析,请相关权威专家向百姓阐明原委,解释清楚,让老百姓去权衡、选择与理解……只要政府做得对,老百姓肯定是支持政府的,多做一些沟通,效果就会很明显。”

想来,搜狐主编们对这份《人民日报》子报实在是“又爱又恨”,在发现这篇只有《环球时报》能够刊登的“独家”后,他们决定连荐两次:头条评论位置保留原题,而在要闻区下方的区域里,则选定那句“一些舆论大可不必将此次什邡事件上纲上线”作为标题展示——不过,这种辩证法到了今天上午10时许也都已失效,五大门户集体将相关消息撤出新闻首页。此时,“活力什邡”已经针对“因群众聚集发生人员死亡”辟谣,并高呼口号“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坚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大局”。

二、劫机勇士

即使是那些每天嘲笑胡锡进只不过是“党中央的一条狗”的人,或许也得承认面对环。《环球时报》时有一些矛盾:从王立军到陈光诚,这份《人民日报》子报总是能针对“最敏感”的议题率先发表报道或评论,这种领头作用为一些同行的跟进在客观上打开了缺口、实现了掩护;但与此同时,当那些自由派知识分子读完全文,特别是看到那些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阐述视角时,却也总是生了一肚子气,乃至要拍案而起破口大骂。

《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昨晚用微博预告自己今天发表的《记者无力,则国民无力国家无力》,并“欢迎媒体同行环球时报发社论跟进,欢迎胡锡进总编也继续跟进”——作为“道不同不相与谋”的论战对手,胡总也算应邀,虽然把今日社评位置留给了《韩国不应助美日挤压中国》,但至少下属环球网转载推荐了那篇因“陕西曝光天价烟的记者在隐秘的官方压力下被停职”而发的感叹。

不过,就算是自许能够“一点点突破舆论禁忌,不断扩大话语空间”的胡总,也有需要删除的微博:因为“和田劫机”,他预言“如果中国政治大变故……必将从新疆乱起”,并警告“中国南方发达省份……有的会选择独立”的可能性。

其实,昨天,正是《环球时报》,带领中国媒体实现了在这桩劫机事件中的局部“脱敏”。

根据该报记者邱永峥的这篇《探访和田恐怖劫机事件真相》,发生在上周五的这幕空中惊险发生在从新疆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天津航空公司GS7554航班起飞仅6分钟后,“当时坐在经济舱第6至第8排的3名乘客突然站起来,其中一名‘残疾人’将手中的金属组合拐杖拧成几截,丢给同伙和在机舱中部就坐的另外3人,他们用民族语言高声呼喊,直冲驾驶舱门。”根据引述,在头等舱乘客刘会军的高喊和打掉爆燃物带动下,“反应过来的便衣空警和一些乘客也上前与暴徒搏斗……因公到乌鲁木齐出差的洛浦县4名警察和和田2名警察对制服暴徒起了很大作用”,因为这6名警察中除一两人是汉族外,其余全是维吾尔族干警,“正是这些维族警察听明白了暴徒们叫喊中所透露出的意图”。

对维族警察作用的赞扬也正是《环球时报》标题强调之处——“维汉警民联手制服暴徒”,而下一句“敌对势力胡说机上斗殴”则是对“一些外媒往往片面强调支持这些行动的境外势力的说法”的反驳。

的确,事发当日互联网上即开始流传见闻,在以汉语为主的中文论坛和微博上,“这是因为航班上的汉族与维族乘客抢座位引发的斗殴”、“中国当局会利用此事件对维族进行镇压”的“世维会”说法,其实也并没有得到多少认同,但的确出现了多个说法不一的事件过程,例如“飞机上正好有20多个特警,还以为这是个演习项目”等。财新网周五当晚发出的稿件甚至亦曾以“知情人士”为据引用这一说法,即“当时恰好约有20名来自当地公安的乘客搭乘此次航班外出培训。”

当然,包括动用头版头条的《齐鲁晚报》在内,几乎所有的正式媒体在次日出版时都只能引述来自新华社或者人民网、天山网的简短消息,以及所公布6名劫机场名字,但缺乏细节。于是,这个“最倒霉的劫机犯”之说迅速演变出以各地特警为英雄人物的版本,以至于要变成段子——直到一篇“亲历记”在周六晚间出现。

根据这篇记述,“机上并没有20多名公安,只有最多5、6名去和田视察,然后返回的公安领导与干警,而且他们一开始并没有亮明身份。所以,主要还是乘客的力量为主制服的歹徒,人民群众的力量才是最伟大的……坐在头等舱的几位旅客有新疆粮食局的领导,有年龄较大的法学博士等,都不是公安而是普通旅客,是他们首先与机组安保人员拼死抵抗住了劫匪冲驾驶舱。”

《环球时报》没有引用那句“和田的安检用的是维族人”的乘客指控,邱记者的重点在于说明“暴徒是想制造机毁人亡惨剧”,以阐述打破国际通行规则实行反抗的合理性:“当暴徒们发现无法冲进驾驶舱,引燃爆燃物企图也失败并遭集体制服后,他们居然选择了自残……面对如此丧心病狂的暴徒,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考虑到如此特殊的情况,国际上处置劫机的基本做法不适用。”

毕竟,这已是难得信源,于是,在凤凰网的带领下,新闻门户周一午前集体以显要位置推荐此稿。傍晚时分更增添了来自外交部的答问,“新疆方面已经在第一时间发布了信息。这是一起以劫持飞机为手段的严重暴力恐怖案件。目前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我想指出,劫持民航飞机的犯罪行径应遭到全世界的谴责。”

虽然一些民族关系观察者正在留言担忧此事对新疆局势的影响,敏感于公款消费的网民则质疑粮食局副局长何以乘坐头等舱,但作为自治区最高领导人,张春贤决定公开打气:“这次反劫机斗争的重大胜利,展示了团结的力量、正义的力量、群众的力量,是新疆各族人民群众团结起来保护我们大好局面的重大胜利,充分说明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以来,新疆维护稳定的群众基础越来越好,维护稳定的机制越来越有效,充分展现了各族人民群众思稳定、盼和谐、珍惜幸福生活,积极奋进向上的状态,他们是时代的英雄、社会的楷模,党和人民感谢他们!”

根据这篇刊发在新疆日报头条位置的通稿,区委书记向荣获“‘6•29’反劫机勇士”称号的机组成员和乘客颁发获奖证书,每位有功者10万元奖金的消息也在午前成为新浪搜狐网易的同步头条。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