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当慈善机构遇到医院

作者:闾丘露薇 | 评论(1) | 标签:慈善, 公益, 医院, 收费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年初的时候,到杭州参加微笑行动医院的一个活动,这家医院,专门免费为中国的贫困家庭的唇腭裂儿童,提供免费手术以及语音训练。我当然关心每宗手术的成本,对方表示,一例手术可以控制在八千元左右,这是因为,医院的医生都是来自其他医院的志愿者,他们做手术不收费,因此成本开支,主要是手术涉及的医疗用品,如果不是因为物价飞涨,他们原本的成本可以控制在六千左右。

我很好奇,因为有的慈善团体,他们对外声称,资助一名儿童的手术成本需要四万元,和医生闲聊,原来在他们这里,也有不少由这些慈善团体送过来做手术的孩子。

不久前采访天津的牧羊地孤儿院,因为孤儿院里面有十多个正在等待手术的唇腭裂孩子,我们又闲聊起关于手术的费用,对方告诉我,如果加上语音训练等后续费用,或者需要重复做手术,花在一个孩子身上的钱,确实有时需要四万左右,所以对于经费颇为紧张的他们来说,压力很大。还好,节目播出之后,一个海外的民间机构表示愿意提供免费手术的机会。

也因为这样,一直对于医疗的收费觉得困惑,因为实在差别太大。随便在网络上搜索一下,找到一家武警医院的医院网站上这样的介绍:

“不同级别的医院和医生也会导致唇腭裂修复价格不相同,不同医院所在区域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直接影响到手术的成本。。。。。”

或许这是一种解释,也因为这样,对于慈善机构来说,选择了怎样的医院,对于款项的开支,自然也就有了差别。

听朋友说起过这样的经历,去北京的一家公立医院看病,只不过是感冒,结果看了一千多元,临了医生才发现,朋友是没有医保的,于是深怀歉意:“早知道,就不搞这麽贵了。”

对于有医保的病人来说,只要能够报销,贵不贵并不在乎,医院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赚钱机会,结果出现了这样一个怪圈:政府和个人,一起哄抬了看病的价格。这当然苦了没有医保和低收入人士。

这些天,有一些质疑慈善组织和医院挂钩,慷捐款人之慨,既赚了钱又赚了名声的声音。这样的质疑,对于热心和埋头做事的慈善组织以及个人来说,会觉得很寒心,即便是医院,也会觉得委屈,因为医院毕竟要盈利。在没有一个机制来监督医院的医疗成本开支,众多的民间机构因为人手能力的限制,没有办法做到财务和项目公开透明的情况下,一些公众产生这样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把慈善和公益当成一门生意的,大有人在。

就算慈善机构很用心,也自证了清白,但是如果缺乏资源和渠道,遇上把慈善机构当成医保客户的医院,那可以想象,公众的善款,结果又变成了这种医院的冤大头。只是,救人要紧,加上慈善机构也没有能力判断一家医院的收费,采取的医疗措施,使用的药物是否必要。

一想到来自民间的善心,原本可以救助更多人的性命,可以减轻更多人的病患,却被挡在了医院收费之外,这才让人觉得,真的寒心。

有人提出让保险公司介入,来让医院不要过度医疗,对于这一点,我一直觉得,治标不治本,而且,为何要把纳税人的钱给保险公司来赚?最简单的做法,就像香港,公立医院回归公立医院本色,对低收入人士,长期病患者以及贫困的老年病人,采取减免政策。当然,香港的公立医院,即便收费,金额也已经相当于免费医疗。这样的话,让公众的捐助,可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闾丘露薇的最新更新:

街头运动 / 2012-07-17 12:05 / 评论数(5)为官的代价 / 2012-07-15 08:43 / 评论数(3)教会孩子说不 / 2012-07-10 10:23 / 评论数(6)回归十五年这一天 / 2012-07-08 14:07 / 评论数(3)如果她是不良少女? / 2012-07-03 11:22 / 评论数(14)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7月19日, 4: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