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統計公佈,到二○二○年(不太遠了),中國男性人口將比女性人口多三千到四千萬,屆時每五個男子必有一人找不到配偶,這將構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按說如此比例應係陽多陰少,現實卻是陰盛陽衰。中國的鬚眉男子多被維穩了,陳光誠、艾未未,還有繫獄的一長串名單,於是巾幗挺身而出,年來名動江湖的俠客多係英雌,刀刃淫官的鄧玉嬌;千里走單騎營救陳光誠的珍珠姑娘;怒斥司馬南的踢館女網民,還有前幾日單挑衣冠賤客吳法天的四川女俠,均為國人新偶像。

先說紅朝世風越見寡廉鮮恥,士林「四大無恥」已幾易其榜,最新版為孔慶東、司馬南、胡錫進(《環球時報》總編輯)、吳法天(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前兩個因涉薄熙來案,疑為薄門「三千食客」而被調查,已趨於失語。但胡總編和吳法天仍在叫賣無恥,其中吳還是甚麼「網絡闢謠聯盟」組織者,專為官方張目。前幾天四川民變,他又出來為政府搖旗吶喊,以外行之口堅稱鉬銅項目對環境與健康無害。豈知地下埋有鉬銅礦藏的雲南、新疆、西藏均先後拒絕了這個項目,獨是地處地震帶的什邡政府不作諮詢就霸王硬上弓,民變遂起。直至政府已被迫退讓,吳法天還在大放厥詞。

吳法天的無恥,激起四川電視台駐京記者周燕的義憤,這位美女記者先與吳在微博辯論,語言自是火爆,周燕罵道:「吳法天出門不被打扁我不信!」吳回罵:「雞婆,你辭職啊,身在體制內反體制的白眼狼!」周燕即遞交辭職信,並與吳「約戰」於朝陽公園南門。吳在「四大無恥」中還算有種,居然去了,未知是否為對方微博照片的美色所惑,總之要對人家的粉拳一親芳澤。哪知吳如斯不堪,被誓言「為四川人民除害」的周燕三拳兩腳就放倒了。從圍觀者視頻來看,幾度近距離接觸,人家還未碰他,此公已先倒地扮可憐,真是丟盡了男人的臉,或許他本來就不是男人,只是個精神閹人。

這場約戰「決鬥」的場面,很不中世紀,很不高貴,很不文明,看客百態也酷似魯迅筆下的形象,但唯一正面意義,在於時下對無恥毫無制約,竟至於無恥大氾濫,甚至越無恥越光榮越得利。周女俠為民除害,傳遍網絡,畢竟無恥還要付點代價。俠女旋被警方帶走,「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遭行政拘留四天。她的拳風,掀開了這個社會的大紅蓋頭,內裏十足「陰盛陽衰」。試看什邡滿街追打老人與中學生的特警,據目擊者李承鵬記敍,政府已經宣佈放棄鉬銅項目,特警還在街頭虎虎生風表演勇武。再看南海和釣魚島,怎不見他們去維穩?不見他們去捍衞國家安全?

香港亦係陰盛陽衰,選戰時唐英年僭建被梁振英窮追猛打,唐支支吾吾,末了要太太一肩擔下,真是「陽衰」。其後梁振英僭建卻「過了海就是神仙」,其人不但陰而且陰盛,此陰不同彼陰。他之恥感不但無,而是負數。

孔捷生

蘋果日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