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成立的「香港自治運動」組織,主張「中港區隔」,目前活躍成員共有數十人,在facebook上則有數千名支持者。今年的七一遊行,他們舉著約30面「龍獅香港旗」參加,數百人響應他們在網上的號召,加入了遊行行列,場面壯觀。

文/ 陳嘯軒

近 兩三年開始,在香港舉行的大規模遊行示威,都有人高舉昔日的港英旗幟參加,因此曾惹來親北京報章專欄的批判。去年成立的「香港自治運動」(Hong Kong Autonomous Movement, 簡稱HKAM),旗幟也因為與港英旗類似,遭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炮轟為「隱性港獨」。「香港自治運動」的成員反駁,他們絕非要求「港獨」,強調只是希 望做到「中港區隔」,促請北京切實履行《基本法》保障特區的高度自治,真正做到「河水井水互不侵犯」。

「戀殖人」

在今年的「七一」遊行,在人群中揚起的昔日港英旗幟,數目之多可謂是歷次七一遊行之最。已經退休的余先生,當日與妻子拿著紙製的港英紙旗遊行。他直指現在的 特區政府,表現較港英政府「差一百倍」,坦言自己有一點懷念前朝統治。「那時我們讀書、買樓或者是生活,都沒有現在那麼艱難,年輕人也有很多出路的,找工 作很容易。反觀現在,年輕人找工很困難。」

20 歲的Sam,與朋友湊錢訂造了一面港英旗幟,在七一遊行充當「持旗手」。回歸時年僅五歲的他,坦言對英治年代印象不深,但卻認為現在香港的自由空間較回歸 前收窄。「(末代港督)彭定康走時,我們是歡送他;但現在(剛卸任行政長官)曾蔭權離任,我們不會了。我感覺英治還是較中國統治好。」

甚至在6月10日,香港足球代表隊在旺角大球場友賽迎戰越南國家隊,在一片紅色特區區旗的旗海中,在看台上也赫然出現了一面藍色的港英旗。這一幕在回歸以來的香港足球史上,還是頭一次。有輿論因此認為,港英旗愈來愈多在公眾場合出現,反映部分港人「民心未回歸」。

去 年6月成立的「香港自治運動」組織,旗幟也與港英旗類似,但只取了港英旗的龍獅盾徽部分,去除了左上方代表英國的米字旗,底色則沿用原港英旗的海軍藍色。 組織核心成員謝家俊強調,這面代表「香港自治運動」的龍獅香港旗絕非「港英旗」,他們也絕非要求「復辟」英國殖民統治。七一遊行當天出現的大大小小港英 旗,也並非他們製造和派發。「我們並非懷念港英殖民統治,而是希望把英治時期的遺產保存下來,令這個城巿繼續發揚光大。」

謝 家俊稱,隨著香港在中港加速融合的過程中「被規劃」,例如粵港澳政府共同推出「環珠江口宜居灣區行動計劃」及興建廣深港高鐵,在政治上中聯辦介入特首選 舉,在社會上則有大批「雙非」(夫婦皆為非香港居民)孕婦來港產子等,引發了香港人的危機意識。不少人擔心,香港將會喪失自由、法治等在中國土地上的獨有 優勢。

適 逢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陳雲去年提出「香港城邦論」,於是一批認同這套理念的網民,便在社交網站facebook建立群組,成立「香港自治運動」組織。成立 一年以來,他們共舉行過四場有關探討「香港自治」和中港關係的研討會,並曾組織參觀香港歷史建築的城巿導演團,讓參加者了解香港昔日殖民地和成長的歷史, 以及英國人留給今天香港的「遺產」。

此 外,他們還曾組織成員,參加了多次由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遊行,包括兩次七一遊行,乃至今年的聲討曾蔭權貪腐遊行,反對中聯辦「亂港」遊行等。以今年的七一 遊行為例,他們舉著約30面「龍獅香港旗」參加,數百人響應他們在網上的號召,加入了遊行行列,場面壯觀。他們又印製了4,000多面「自治運動」小紙 旗,免費派發給參與遊行的巿民。

主張「中港區隔」
自治運動目前共有幾十名成員,在facebook上則有數千名支持者。組織沒有「主席」或「發言人」,各人都是志同道合的義工,「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對 於不斷有人批評他們是搞「變相港獨」,謝家俊再三強調:「我們不是要搞獨立,不是要向中國政府宣戰,而是希望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大家都好。」

「英 國人留給香港的遺產,包括法治、人權保障、廉潔的文官制度、中西合璧的多元文化等,這些遺產到現在還很有用,對中國大陸也有用。」謝家俊認為,在「一國兩 制」逐漸受到蠶食的今天,港人有必要維護這些遺產,否則「中國會失去晉身現代社會的借鑒對象,香港也會失去其獨有優勢,兩者也會痛苦」。

湖 南民運人士李旺陽早前離奇身亡,觸發2.5萬人上街遊行,要求中央政府徹查。但這在謝家俊眼中,卻是港人不宜做的事。「我們很尊重他,認為他是一位烈士, 但我們不贊成介入或干涉中國大陸的內政。我認為支聯會應該搞一個悼念會,多於組織遊行要求中國政府調查。這其實很危險的,因為當中國政府意識到,香港可能 成為一個顛覆、反共基地,就有可能刺激他們的思想,從而做出對(內地和香港)雙方都有害的政策。」

以往也曾出席支聯會「六四」悼念晚會的謝家俊,批評支聯會長年只是搞悼念活動,實際作用不大。他認為,港人除了要反對「西環治港」外,也應該做到「中港區 隔」。「六四晚會舉行了23年,已經變成無所作為,淪為一種宗教儀式。支聯會在晚會上,不斷宣揚大中華意識,反而忽略了本土政治的力量。其次,十多萬人的 政治能量,竟然都消耗在一個靜坐晚會上,沒有造成任何社會現狀的改變。」他謂自己今年「六四」已沒再去維園,改而選擇與友人到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發舉行 「六四」死難者悼念活動。

生於八十年代中期的謝家俊,自稱以往一直也是泛民主派的支持者。2009年底首次參與街頭社運,當年為了反對香港建造高鐵,曾參加包圍禮賓府和立法會等多次 行動。但泛民各政黨多年來在本土政治上的表現,令他感到很失望。「泛民政黨脫離了香港民眾和本土植根,沒有想過幫香港制訂長遠政策,例如吸引工業回流,建 立擺脫地產霸權的多元化社會,制定長遠房屋政策等。」

「左」與「右」難定分界
「香港自治運動」在政治上主張盡快推動香港「雙普選」,反對中聯辦介入香港政務;在經濟上反對「地產霸權」,要求政府回購領匯,支持基層社區經濟等。這些主張都與香港其他社運界十分類似,然而他們的社會和人口政策主張,卻與左翼社運界大相逕庭。

「香 港自治運動」倡議人陳雲,因為在本年初提出「反蝗蟲論」,高調指摘內地孕婦「侵佔香港公共資源」,內地遊客「干擾公共秩序」,甚至提出「大陸到香港新移民 是中共殖民香港的棋子」。此等言論引起很大爭議,有社運人士因此標籤自治運動為「極右」、「排外」甚至是「法西斯」。

面 對主要來自左翼社運界的責難,謝家俊否認他們是「反移民」或「極右排外」,強調自治運動只是反對「雙非」孕婦藉來港產子為子女取得居留權。他擔心,若香港 繼續無限制地吸納內地新移民,難保有朝一日香港會出現族群大衝突。「我們的解決方法就是想做到區隔,你不輸入人口,問題就會減輕。我們不是要排斥現在已在 港的新移民,也不會迫害新移民。」

謝家俊認為,「反蝗」運動的方向沒有錯,其後也導致一致成果,包括廣東省政府正式表態廣東居民來港生第二胎,仍會因為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而受罰。壓抑「雙非」孕婦來港產子數目,也漸成為香港主流政黨的共識。

與 謝家俊年齡相若的自治運動成員Mason說:「我們只是將一般港人的直覺講出來,不喜歡內地人的某些錯誤行為,例如插隊、小孩隨地在街上大小便,說話粗聲 粗氣、侮辱港人等,港人不喜歡他們是很直接的反應。」謝家俊也否認自治運動鼓吹民粹:「香港泛民政黨喜歡講大道理,講平等包容,但卻壓抑巿民這些憤慨感 受。如果日後香港發生大陸人和香港人,初則口角繼而動武的傷亡事件,怎麼辦呢?」

「我 認識的一些來自左翼的社運人士,其實在暗地裏也認同我們自治運動的一些理念,只是囿於他們表露的意識形態,不便公開他們內心的想法。」謝家俊坦言,在四年 前的立法會選舉,投票支持了屬於左翼、被視為激進反對派的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仍會考慮繼續投他一票。梁國雄一直反對「蝗蟲 論」,更曾就此議題與陳雲激辯。「左」與「右」在香港的意識形態定位,有時候的確十分吊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