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饶文蔚是重庆市巫山县前政法委书记。因为在《大纪元》上发表了如下评论文章,于2008年被重庆市国家安全局逮捕,当年被以“诬蔑、诋毁”,“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之“煽动颠覆罪”和“受贿罪”重判12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文章来源:中文独立笔会。)

(32)

自由、民主与制度——共产党让我们永远的痛

民主,就是民众为自己当家做主的方法,这个方法的结果就是产生至高无上的所有社会成员(团体、个人)必须遵守的“制度”,而民主产生的制度下的生活状态,即为自由。

换言之,民主是人人能够参与的方法,制度是民主的结果,而自由,则是制度之下的生活。

所以,民主与制度是手段,而自由才是目的。

因此,民主就是一种选举和保障的方法,即一部分人必然通过这个方法才能得到制定制度和实施制度的权利。而民主作为保障制度存续的方法,其意义在于可以支援或免去“这部分人”的权利,以确保能够产生自由的制度的正确制定和正确实施。

民主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必须让每一个人愉悦地运用这项权利去进行选择。当然,我不想否认,这样愉悦地选择或许有时会带上极大的非理性色彩——但这种色彩仍然是人性的光辉——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一些风险,但愉悦地“选择”就是人性,“强迫选择”则是反人性,所以,即使冒一些风险,我们仍然应该要“人性”,而不要反人性。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我们被强迫“选择”,不是我们永远的痛吗?人们愉悦的选择,是要选择最适合的那一部分人来制定制度和执行制度。如果不是愉悦地去选择最适合的一部分“人”,而是去“选择”与心中最适合无关的人或物,这是对民主的侮辱,对人性的侮辱,比如,共产党叫我们去选择一个你认都不认识的人来作一个地方的制度制定者和执行者,不是一种对我们民主权利的侮辱吗?共产党这样侮辱老百姓六十年了,不是我们永远的痛吗?

民主产生制度,制度产生自由,自由催生民主,三者相辅相存,比任何人任何组织都重要,可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民主是个幌子,制度乃同虚设,自由几乎无望,共产党的魁首意志就是制度,这样的“制度”,不是我们永远的痛吗?永远的梦魇吗?

(33)

我不能实现的心愿——我的最痛!

我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想拥一双翅膀,一双思想的翅膀,让自己变成一只自由飞翔地思想的鸟儿。

但在共产党的体制下,你即或拥有一双思想的翅膀,但却不能自由飞翔,因为,共产党将人们的思想全部套在一个大大的牢笼里,可以跳跳叫叫,但你永远飞不出共产党的魔掌——这只掌随时可以捏死任何一只自由飞翔地思想的鸟儿。

其实,这只魔掌早就让牢笼里面的鸟儿失去了飞翔的能力,甚至是飞翔的翅膀。

我是以思想能自由飞翔为最大快乐的人,但我却生活在共产党这个樊笼里,想着自由的翅膀而痛苦万状,因为,我明白我拥有可以飞翔的灵魂,却永失飞翔的翅膀,我能不最痛吗?

共产党啊,你何时还我一双思想的翅膀,让我自由飞翔?!

(34)

邓小平的实在与不实在

邓小平是实在的,他主张一部分先富起来,而且强调通过“诚实劳动”。但是,他又很不实在,他并没有去讲“诚实劳动”是怎么一回事,不诚实劳动而又“富起来”的人们,小平先生也没讲怎么办。结果,中国的“先富起来”那部分,自然回报小平先生的是最不实在的,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变成了富的更富、穷的愈穷,两极分化、贫富差距已经不可收拾。

邓小平是实在的,他主张民主,说好的制度会让坏人无法干坏事,坏的制度让好人也无法干好事,但是,他又很不实在,说了根本不按照去做,明明“一人独裁”说了算的制度是个坏制度,他却偏偏身体力行,退到幕后,都还是要“一人说了算”的制度下去……

请按以上“实在”与“不实在”例举邓小平们的言行,不知有几多。

其实,小平同志是共产党体制下受益受害又受益的人,他自然脱不了共产党之通病:就是言行不一、说归说、做归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还高喊不痛不痛!

(35)

绝不仅仅是“黄色荤笑话”

有一则“手机荤段子”在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据我所知至少在地厅县处级干部)之间广为流传,而且,绝对让这些领导干部们或捧腹大笑,或会心一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但是,为什么这些共产党员而且是相当级别的领导,看到这样一则讽刺共产党的荤段子不是气愤、不是着急,而是开心呢?

这则荤段子是这样的——

新婚之夜,新郎手抚新娘两腿之间问:

“这是什么?”

新娘答:“党!”

新郎说:“我想入党,行不?”

新娘道:“你迫切要求入党的心情我理解,但入党还需符合以下条件:1、只要你过得硬,党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2、党的宗旨是,党指挥枪;3、入了我的党,就不能入别的党;4、对党要绝对忠诚,誓死捍卫党的纯洁;5、不许入党前干劲十足,入党后萎靡不振;6、要与时俱进大胆创新,全方位多角度促进党内和谐;7、必须每月按时足额交纳党费,按时参加党内活动否则……”

类似这样以手机短信明嘲暗讽共产党的荤段子是很多的,但这绝不仅仅是黄色笑话博人一笑,而是对整个中国政治的民意体现——那就是,共产党真的已经是一个很可笑很虚伪而手握重权无恶不敢做的“独裁者”——当然,这个独裁者也不仅仅是共产党这个组织,而是一旦坐共产党总书记宝座则处心积虑的维护集权人治的那个人!那个人曾经是毛邓江,现在是胡,但绝不仅仅是毛邓江胡,而是在共产党这种党制皇权体制下,任谁到了那个位置都会成为那个人。所以,面对这种反人性反民主反自由反法治的“党制皇权”,人们只有暗地里用荤段子表达自己的厌恶之情,以求轻松而已!

(36)

共产党体制的掘墓人在哪里?——预测共产党体制的灭亡时间

我敢断言,共产党是一个以极善之面目掩其极恶之本质的违人性、灭人伦的邪恶组织,其体制必然灭亡(包括改变)之路,乃其本性使然,其不灭,天道将不存、人伦将不在,所以,共产党现行体制的灭亡是必然的,是不可更改的!其实,共产党体制的掘墓人已经出现了——它必然亡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那一代或再一代手中,大约应该在20年左右其必亡,也就是在2020-2030年之间必亡!

我只需说一、二个现象,你就会觉得我说的没错:

1、现在的70后、80后的新生代加入共产党,100%的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因为实用或现实,或者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因为现实或实用的话,这些新生代,根本上就不会去关注共产党这个组织,那些加入了共产党的新生代,从上一代的共产党人那里,感到的绝不是神圣的信仰、伟大的宗旨,而是争权夺利、巴迎奉承、专横霸道之类,从心底深处是十分鄙夷和反感共产党这一套的!而且,即使加入共产党,也99%的是工作在党政机关为了更多的好处才加入。

2、我不好说70后还知不知道些共产党的信仰、口号,但我要断言,80后的新生代肯定对共产党的什么四项基本原则、小平理论、三个代表之类毫无感觉,虽然学校还在强迫灌输,但在他们的价值观、人生观的形成过程中,绝不会再有共产党的那些狗屁信条,也就是,在他们长大之后、走上社会政治舞台以后,他们一定会用人类历史和当今世界先进的政治方式把共产党那一套彻底埋葬!

当然,要说明:一是这些掘墓人就是共产党自己一手造出来的;二是共产党灭亡的方式有两种,第一,彻底在世界上消失,第二,放弃反人性违天伦的邪恶本性,改弦更张、重新做新人——比如,存在了70多年的苏联共产党与现今的俄共,曾独揽中国的国民党与现在改党章的国民党,这就是共产党最好的历史结局,如果要违背这一历史轨迹,等待共产党的,必然是彻底消失!

掘墓人最可能产生于80后的那些学识和财富俱备而又不在共产党的体系内但同时又与共产党体系内的人有着紧密联系的那些人,他们埋掉共产党的方式有两种:一是通过影响迫使共产党体系内的人哗变重组共产党;二是自己直接渗入共产党体系不断扩大影响、提升地位,最后给予致命一击——比如像叶利钦直接给苏共致命一击那样,彻底让苏共消失。

但不管用哪种方式,只要军队保持稳定,均不会是暴力的,但如果军队各执一方,则必乱无疑,但正如美国南北之战中主张黑奴的南方一样,共产党即使有军队支持,其反人性的一面终究会使其众叛亲离、不得不亡!

(37)

“丧钟为谁而鸣”

这是海明威的一个小说名,用来指现仿佛处于极盛时期的共产党很适合。为什么说共产党在极盛之时却又敲响了丧钟呢?

胡锦涛执政地位巩固之后,陆续提出了一些主张,比如,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以及八荣八耻之类。单从字面意义上说,他的这些主张是肯定不同于那些“为人民服务”、“三个代表”、“权为民系、利为民谋”一类空洞口号的,要实在些,更合乎社会发展和人类人文传承些。

但正是因为胡锦涛们提出了这些看似新的合乎人伦的主张,才正是为共产党敲响的丧钟,因为:

1、如果要实现这些主张,则必改共产党现行之极权体制,共产党一旦放弃现行体制,则肯定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城头变换大王旗”了。

2、如果只是提提口号,而不去实施,那也就不用改共产党的现行体制,但是,新新人类们,在超女超男与物质刺激双重培养起来的新新人类们,肯定会认为共产党莫名其妙,肯定会弃共产党如垃圾,自己来实现老共产党们提出的“和谐”的。

综上,无论如何,提出这些“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应该是社会的共鸣,而这个“共鸣”就是极权体制的丧钟,这个丧钟就是为顽固执行极权的共产党敲响!

(38)

教授的嘲笑

浙大一个教授嘲笑“八荣八耻”说:这就是小学生守则上的内容嘛,一个奉自己信仰乃最高道德境界的执政党领袖,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小学生都应该明白遵守的基本道德,却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中都不能遵守了呢?却还要来大张旗鼓地推行呢?这不正是你这个组织执政几十年来最失败的地方吗?

也许,大家应该真的想想,在共产党的体制下,为什么一个国家社会成员最基本的操守准则,都被搞得荡然无存了呢?

(39)

超女超男给老百姓和共产党带来了什么?

超女超男以纯娱乐的方式如疾风暴雨一般把全国大众娱乐了一番!风雨之后,大家一定要明白,超女超男给老百姓带来了什么,更要明白给共产党带来了什么。

1、给老百姓带来了“明白”:哦,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过,明星可以用这样“民主”的方式投票产生,“钱”可以这样花可以这样赚!

2、给共产党带来了“死亡的前奏”:在政治上极权的统治下,在市民生活中却已经有了“民主选举”的曙光,显然,超女超男有“背后操作”的可能性,但在人们看得见的“操作下”,大众接受了这些“明星”的产生,反之,大众则从心底没有接受共产党体制下的那些个“政界人物”,甚至,如果与自己的生活没有联系,则根本都搞不清楚总书记、主席、政治局常委之类是什么东西,谁是谁不是,完全不用去明白,远不如自己投票亲眼所见选出来的那些超女、超男们!

悲哀啊,用枪炮打来的执政者地位,已经开始被人们“遗忘”了!已经从人心中被“推翻”了!

(40)

国际歌到底是唱给谁的?

在共产党的各级代表会、全委结束时,按规定都要高奏或高唱“国际歌”,其场面是众人肃立、背依党徽党旗,歌声激越高亢、响彻全场,人的心情也随之热血喷涌……

要承认,国际歌是一首写得很激情的曲子,里面翻译的歌词也是很好的:“团结起来到明天”,“这是最后的斗争”,“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要问的是:共产党唱了近百年了,这人间幸福还是没有能给老百姓带来,看来,这国际歌还得唱下去,而且应该唱给我们老百姓自己,那就是“团结起来”,“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而不是靠共产党和任何别的什么组织!

(41)

“但是”说不完的共产党

正像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全是缺点或全是优点一样,共产党也有其优点,它作为一个组织能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并到达控制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地步,也正说明了这个组织肯定曾经有着历史上任何其他政治组织无可比拟的优势——但又正如人毕竟还是要分美与丑、善与恶、诚信与狡诈、安分与野心等等大类一样,我们必须把“”是属于哪一个类分清楚作为首要问题,是善类还是恶类?——但是,又正如好人有本事,坏人也一定有特长一样,善类与恶类的组织都是有特长的——但是,又正如好人有本事那他一定更好,坏人有本事那他一定更危险一样,有着特别优秀的恶类组织必将是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恶梦——共产党有着非常优秀的人才将其发展成了一个非常庞大非常强势的恶类组织,所以这个组织越强势越优秀危害就越大乃至亡国灭种。

比如:共产党从成立之时就描绘人类大同共产主义的蓝图是多么的优秀,并要求其全体党员宣誓为其奋斗终身,但是——你相信现在的共产党人尤其是共产党权贵们是在为此奋斗吗?你不觉得披着类似于“共产主义”、“共同富裕”之类美好外衣却行着“一党之私权贵之利”的“组织”是恶心的吗?

无需例举了,但是,以上并不就说清了共产党的实质。我从不怀疑一代一代共产党党魁向世人宣扬的“信仰”和“奋斗目标”的美好性,也不否认共产党及共产党人就没有做些好事,但是,共产党真正的实质是,共产党的“美好性”只不过是共产党权贵们的一块块遮羞布而已,甚至,整个共产党组织就是几个共产党权贵的工具而已!不信,翻翻共产党的历史就再清楚不过了——但是,我们一定要明白,历来的共产党党魁都是明白了这一“共产党实质”的“伟大人士”,只不过,共产党的这一“实质”本身对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致命的诱惑——包括笔者本人都经不住诱惑,但是,笔者更明白,共产党的这一实质,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说不定,就在你刚刚利用这一实质爬上最高宝座的时候,正是这个恶类组织寿终正寝的时候——前苏联共产党不就是“实质”被天下人所知之后被自己的人彻底洗白的吗?

笔者也大胆的预言,中国共产党早已成为少数人控制国家和民族之工具的“实质”一旦被中国人所全知,那必将引发整个中国政治格局的彻底改变!而且,这个改变现在已经开始了!而最终彻底的改变,不会超过30年!

之所以说这个改变现在已经开始,是因为来自共产党内部的分化和觉醒已然开始,毫不谦虚地说,本人就是一个!

当然,这种改变不排除共产党自身变革,或者退为在野党,就如国民党一样,那自然是民族之福,——但不管怎么样的一种变革方式,废除一党专政几人专政的“极权体制”这个伟大的变革,犹如春天必然来临一样,它必然来到中华大地!

请国人与我一起坚信这一点,并尽力用参与的双手去迎接这个中华民族伟大春天的来临!

(42)

把周国平的话说开(一)

周国平很有名了,他是世上鲜有的能够从生命本身去感悟人类世界,然后再深入浅出地告诉现实人们一些非常简单道理的作家、哲学家。不过,我并不是想用这句话来评价周先生或者说概括什么,我只是要谈我的一些感觉,而且跟我这本“反动笔记”相关的感觉,也就是说,我一定要从政治的或者政治家的角度去感觉周先生,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讲,周先生定然不被共产党权贵们喜欢,当然,他也勿需那些人喜欢与否,但是,周先生和喜欢周先生的人们一定要明白,共产党一定是用政治的眼光在看周先生的,而且,这眼光一定是阴阴的,潜着无限杀机的。好在,周先生同时又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非常清楚在共产党体制下他只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

比如,他绝口不提政治的东西,绝口不提“主义”的东西。

但其实,我要把周国平先生的话说开去——他的所有言论与作品,都是与共产党集权体制格格不入的,而且把话一说开,就是句句投向这一体制的利剑!而且,剑剑封喉,众人大爽,所以,深受人们喜爱!

为什么呢?因为周先生从人本性的角度说出了生活在灭人性的极权体制之下人们心灵中真实的感受和追求,一句话,引起众人共鸣!能引众人共鸣者,必是深刻洞悉众人之所缺之所惑之所求的思想者!

所以,与其说周国平是一个哲学家,还不如说他更是一个思想家,而且,他讲的那些“哲学”,其实就是西方人早就视为人生之理所当然的现实大话,之所以在当代中国还被众人共鸣,还需要由周先生这样学贯中西的人以“哲学”的名义深刻地思考出来,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这些人类与生俱来的共同的对生命的敬畏、对人性的尊重、对生活的追求、对自然的崇尚、对美好的向往,统统在共产党的极权体制统治下,或被灭掉,或被异化,或被歪曲,或被鸡奸等等,总之,一切均在党的领导之下重新被注入党所认为正确的内容而面目全非,于是,生命被视如草芥,人性被分割异化,自然被肆意破坏,生活被任意宰割——所以,周国平先生也要感谢这个邪恶的极权体制,因为,如果不是共产党创造出这种“极权体制”,人们早就享受着生命的尊严与人性的光辉,那还需得着周先生来如此深刻地思考之后告诉当代中国人:原来生命是如此珍贵,人原来首先是要被看作人的简单道理呢?!

自从皇帝制度以来,历来统治者视百姓为“草民贱命”,到了“党皇帝”时代,更是演变到了极至。不过,有句话叫:谁让你去送死,谁就是你最大的敌人!我希望共产党权贵们应该请记住,别人的生命,和你的一样重要,拥有一样的权利,千万不要再愚弄百姓的生命尊严!

所以,在我看来,把周国平先生的话说开,他告诉人们的与我这本“反动笔记”要告诉人们的,其实是一样的,那就是,中国人一定要像“人”一样活!但周先生肯定不如我反动,不如我这样“赤裸裸”地与共产党叫板,当然,根本原因,是我不如周先生的学识和智慧。

最后,我必须申明,本“反动笔记”与周国平先生绝无任何瓜葛,请共产党当权者手下留情,勿找周先生的麻烦,真的,他只不过是讲出了一些早就应该为当代中国人所熟知的一些真正人的“活法”而已。

(43)

把周国平的话说开(二)

周国平先生在凤凰卫视讲人文精神讲得十分精彩,但有些话他也只能说到那个份上,我以我意把周国平先生的话说开(绝不是周国平先生的意思,以免累及先生,特此申明!)——

周先生对人文精神从三个方面讲理解:

第一点就是人性。最基本的意思就是对人的价值的尊重,把人看作是宇宙间的最高价值,人比物重要,比东西重要……好了,我把话说开,在共产党的几十年极权体制下,直到胡锦涛先生喊“以人为本”的今天,“当代中国人权”与“共产党的政权”相比,谁更重要?“人的价值得到尊重”这句话是多么平常的一句话啊,但在中国,就是一句引人共鸣的话——因为,我们只需从共产党带着一帮农民打天下到骑在农民、工人、知识份子头上坐天下,直到今天随处可见的“农民工”,你见到了“尊重”两个字了吗?

周先生还说,“把人看作人,就是不光把人看作一个肉体的存在,同时他也是一种精神的存在”,如果周先生不太书呆子气的话,他就应该是在告诉我们去思考一下,当代中国人连“肉体存在”都尚未完全被共产党尊重和认可的阶段,何谈“精神的存在”,有还是有的,那就是“党的意志无所不在”!

周先生还说,从康得那里讲下来,谈到,“什么情况是把人用作手段呢?如果说,你如果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完全不要你的尊严了,完全不要你的人格了……一个人如果为了物质的利益而不要人性,他实际上就是把自己当成手段了”!

说得多好!说得多准确!——说开来,共产党夺取政权到掌握政权,典型的把几亿中国人当手段!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大到国家与地方、小到商人与富人;大到共产党权贵与各级党首官吏,小到老百姓与老百姓之间,这种为了物质利益而不要人格、不择手段奉迎巴结、绞尽脑汁尔虞我诈的无诚信无信用甚至无人性的现象,还需要一一列举吗?!

周先生非常强调人的尊严。当然,我也百分之五十的同意周国平先生乃至一百多年前的严复先生判定的,中国文化里缺的一点就是“人的尊严”这个观念,人无尊严,必无诚信,因此,中国人诚信堪忧有传统因素在里面。但,这个判定另有百分之五十我不同意。的确,人无尊严,必无诚信,是因为你不给我尊严,你居高临下,我对你只有跪地三呼万岁,绝对服从,哪还敢平等地与你奢谈“诚信”?!诚信乃在平等之间产生,中国自古即为专制皇权社会,不同阶层之间岂有平等可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寡人叫尔等死即死、亡即亡,何敢妄说“人的尊严”与“诚信”?其实中国文化里并不缺“人的尊严”——那狗日的皇帝是人不?他那个“人的尊严”可不得了。全体百姓的“尊严”都大不过他,周先生,你说,皇帝没有“人的尊严”?乃至当代中国,共产党把皇权变党权,党权变私权,私权当国权地一折腾,早把那皇帝老儿的“人的尊严”演变到极致了——你没看见宪法里写得明明白白“坚持共产党领导”么,那可是当代中国最大的“尊严”!

所以,中国文化缺“人的尊严”这一说法不完全对,我以为中国文化缺的是“普通老百姓的尊严”,在统治者眼里老百姓压根儿就不是人而是手段,奴役的工具,不知周国平先生以为然否?

由在统治者眼中老百姓根本就不是“人”,而想到了着名的H先生曾讲,中国人的本性就是自私,他因为国人灵魂如此自私到不顾集体甚至国家、天下的利益而显得很无奈。

我也理解H先生的关于中国人自私的说法。有朋友就说:H先生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中国老百姓为什么是如此“自私”到不顾国家和天下?老百姓是自私到不顾皇上的“国家和天下”,可是千百年来老百姓“自己”的国家和天下又在哪儿呢?你不觉得我们的老百姓几千年来已经为了“皇上”的国家和天下牺牲得再也拿不出东西来牺牲了吗?可是,又有几个皇上权贵在真正顾惜老百姓的利益,老百姓的生命?在中国,你看到过为成百上千死去的无辜百姓下半旗致哀的悲民爱民之举吗?可以说,自从有了皇帝专制,就逼着老百姓自私,老百姓只有自私,才能让自己勉强延续生存,H先生,你不认为老百姓那点自私可怜得让人心酸吗?不管“老百姓的事无小事”、“为人民服务”等等口号是多么的动人,可是当老百姓为就业、为看病、为教育而“自私”得发愁的时候,为国家利益被极权者挥霍无度而“自私”得愤怒的时候,你看到国家和天下在做什么了吗?

我也觉得H先生在集权体制下讨论中国人的自私有些滑稽。其实,人都是自私的,这是人的天性和本能,不管你中国人外国人,概莫能外。何况,国家和天下的利益都大不过老百姓的利益,或者国家利益在本质上就是老百姓的利益,所以,老百姓的自私就是最大的国家利益。还有朋友说,我们要用“制度”来保护和规范的每个人的自私。

嗨,在周国平先生说的人的尊严尚且不具备的情况下,用制度保护“自私”这更是一种理想了!

(44)

把周国平的话说开(三)

周国平先生讲,中国和西方的人生哲学,它们所追问的问题是不一样的。西方人生哲学它追问的问题是人为什么活?中国人生哲学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呢?是人怎么活,怎么样处世做人。“另外,我们不是很注重内在的灵魂生活、精神生活。”

然后,周国平先生就讲中国和西方人生哲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我自己的看法是,很可能根源于对死亡问题的不同态度。”

不好意思,周国平先生,我的看法与你的不相同,而且,你根本就没有回答“为什么有这样的区别”这个问题,或者说,你用问题本身来回答这个问题,在逻辑上是非常糟糕的。照周先生的逻辑,就是西方人不怕死,中国人怕死?我看西方人更怕死!其实,西方人问人为什么活,中国人问人怎么活,这本身就是源于对“死亡”问题的不同态度而产生的区别,而我们要搞清楚的正是为什么有这样不同的态度和区别,可你先生却用“对死亡问题有不同的态度”来回答“区别”,等于没有回答。这好像跟问鱼有翅膀,鸟儿也有翅膀,却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天上,他们之间为什么有这个区别?回答是鱼对它的翅膀和鸟儿对它的翅膀有不同的态度,这样的解释回答是不是等于没有回答?

其实,我想把周先生的话说开去,为什么西方人喜欢问人为什么活,而中国人却喜欢问人怎么活,原因绝不在于对死亡的态度不同,而在于西方人和中国人一直生活在不同的体制之下(就跟鱼和鸟一样生活在不同的空间一样)。西方人从来都享受着自由平等人性的生活,生活本身对他们而言无需去思考怎么活下去,也无需去思考如何与人相处,因为他们的政治体制允许鼓励宣导他们自然平等相处,所以,他们更多地去思考人为什么活;相反地,长期以来生活在集权体制下的中国人,物质生活极其匮乏,“民以食为天”,衣食尚且无着,怎么会不首先思考怎样活?长期生活在皮鞭与刀剑之下,长期生活在“皇上”和“救星”的浩荡龙恩之下,生怕天有不测风云,飞来横祸,生怕告密谋反、生怕巴结不成、生怕遭人暗算、生怕……怕之多多,心之惶惶,又怎么会不首先思考如何与人相处才能保全自身?又怎么会不思考如何逢迎巴结、尔虞我诈、或偷工减料、上串下联才能飞黄腾达?

所以,中国人才会有“官场学问”,才会有“权术谋略”之类的“天机”流芳百世——

嗨,不啰嗦了,一句话,中国和西方一切之不同,根源就在于生活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之下,就如鱼有翅鸟有翅却如此不同,原因就在于一个生活在水的体制里,一个生活在天的体制里,当然鱼会生出水的哲学,鸟儿会生出天的哲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