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英杰 | 天桥水泥锥,城市的人性伤口

作者:魏英杰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在广州白云、天河等多处天桥和高架桥底,原本平坦的地面浇筑着大片状如尖刀的水泥锥。有人称,这是用来对付睡在天桥下的流浪汉。不过,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谁浇筑了这些水泥锥,目前也无人认领。

天桥下浇筑水泥锥,其目的是为不让人经过,或者在上面休息。记者采访了解到,过去桥底下聚集过流浪人员,这为上述说法提供了佐证。倘若浇筑水泥锥用意在此,相关部门的做法显然很不人道。一个城市不可能没有流浪人员。政府部门不是想方设法去救助这些人,而是浇筑水泥锥驱赶他们,不仅起不到美化城市的作用,反倒还体现了一种野蛮思维。

何况,这样做未必就能起到切实效果。天桥底下不能休息,流浪汉只不过换个地方露宿。如果说这是担心流浪汉影响市容,难道这些人睡人行道上就不妨碍城市交通?再说了,即便这是出于安全考虑,也不必采取这种办法。比如在桥底种植花草、开辟停车场,这样既美观实用,又不碍眼。浇筑这一排排状如尖刀的水泥锥,纯粹是给城市形象添堵。

视流浪人员为敌,似乎不止一地。此前,有成都市民反映,该市公交站座椅太窄,斜面太陡,屁股坐不住。成都市建委居然回应称,之所以如此设置,是为了防止被流浪人员当“床”使用。广州水泥锥无人认领,或许在于有关部门耻于出口。这表明当地多少还有自知之明,说不定暗地里也在反思昨日之失。成都市建委的回应,却是对人性赤裸裸的挑战。一座连对流浪汉都设防的城市,很难想象会有包容开放的胸怀。

这不由又让人想到杭州图书馆。这座免费开放的图书馆,同样不拒绝乞丐、流浪汉的进入。即便这些人未必是来看书,而只是找个地方休息,图书馆也没有请他们离开。杭州图书馆馆长褚树青说:“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阅读,但你有权选择离开。”这句话蕴含着可贵的一种权利精神,同样适用于一座城市。现代城市没有城墙、大门,也不该人为筑起任何屏障。如果说户籍制度束缚着人的自由流动,浇筑水泥锥、设置减肥座椅,同样出自于一种管治思维。这种管治思维,才真正是在伤害一座城市的形象。

流浪可能是生活所迫,同时却也是一种权利。一座能够善待流浪汉的城市,才是值得尊重的城市。对待流浪汉,简单设置障碍设施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反倒令人黯然神伤。只有从制度上救助、从公益上帮扶他们,才能让他们感受到温暖,进而减少流浪现象。一些城市流浪汉不愿接受救助站的救助,表明现行救助机制仍存在一定弊端。对不愿接受救助站救助的流浪人员,固然不该强制救助,但在平时主动嘘寒问暖,却是部门职责所系。怎样更好地救助流浪人员,这是相关部门应积极有为的地方,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蛮横地加以驱逐。

那些水泥锥犹如一道道人性伤口,其存在对城市简直是一种羞辱。据悉,广州天桥、高架桥下的水泥锥已浇筑有年。但愿这只是过去的错误决策所致。如今,应该有主管部门挺身而出,把这些碍眼、添堵的水泥锥清除干净,换上花草,或者将这些地方改作他用。只要不再用别的防范措施替代水泥锥,总比这种做法好一些。毕竟,流浪汉不可能破坏城市形象,城市管理者漠视人性,才是城市建设的最大破坏源。

2012年7月3日

魏英杰的最新更新:

我的论坛生涯 ——答《南都周刊》记者问 / 2012-07-12 00:23 / 评论数(0)地铁为遗址让路,本非艰难抉择 / 2012-07-10 22:19 / 评论数(0)不能谈理想,也别伤自尊 / 2012-07-09 18:11 / 评论数(1)食品安全:“有典可查”方能重典治乱 / 2012-07-07 13:54 / 评论数(2)只要真善美,何必“高富帅” / 2012-07-06 18:34 / 评论数(1)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7月11日, 4:1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