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脑袋,空对空,是传统中国知识分子的大毛病,这种毛病在今日公知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在你我身上,也有不少此类习气的残留。我希望大家可以少一点盲从和想当然,多一些独立思考和严谨求实,博学审问,慎思笃行。

 

 

答案从不简单

 

文/LR

 

 

按:集装箱革命是由一个航运业的外行发起的,麦克莱恩是做卡车运输起家的。在这里,勇气胜过了经验。当时最大的美国港口纽约港,因为未能及时拥抱集装箱革命,而最终衰败,现在的纽约港,只剩下旅游用的港口了。在麦克莱恩之前,没有人能想到集装箱可以产生革命,但是麦克莱恩让这一切成为了现实。但是麦克莱恩的勇气不等于鲁莽,他时刻关注着企业的现金流。勇气、智慧和耐心,在成功中扮演的角色同等重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一蹴而就,发起这场革命的麦克莱恩,最终因为判断失误而破产了。但是我们会记住他,因为他所发起的集装箱革命。英雄的宿命,大抵如此。

 

 

1、体制是重要的么?

这两天在看上港集团的东西,这个做港口的上市公司,做集装箱的港区有三个,SCT,外高桥和洋山港。算了算它的投资效率,从SCT到外高桥港区,再到洋山港。要达到100万标准集装箱的吞吐能力,SCT需要投资13亿,外高桥港区需要16亿,而洋山港区需要35亿。总的来说,成本是越来越高的,原因很简单,容易修的码头,总是最先修的,后修的码头,都是难修的。

有意思的是,就费率而论,洋山港港区的每箱的费率比外高桥低了100块。一查才知道,因为中国海关查的严,不能直接在洋山港上做水水转运。所以到了洋山港的货物,都要上岸,然后走东海大桥运出去。这里头的路长达30公理。因为这里头的拖车费。导致洋山港的费率不得不比之外高桥低了许多。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在这里,体制是重要的,如果中国的海关能够突破一些体制上的障碍(当然还有技术上的一些障碍),那么洋山港就可以变成一个水水转运港,运送的效率就会大大提高,费率也可以提高(不用再付拖车费)。也就是说,在这里,体制挡了洋山港的财路。

但是,不管体制怎么变,洋山港总是要比外高桥难修。这是无法改变的东西。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体制是重要的,但是体制不是万能的,体制再怎么改,洋山港就是要比外高桥难修。这一点,时常为今日的公知所忽略。当然,这也不怪他们,许多公知只是喜欢放嘴炮,至于调查研究,他们是从来不屑于干的。许多问题的确是体制问题,但是也有许多问题不是体制问题。比如洋山港的修筑难度,是绝对不会因为体制的改变而改变的。

再比如,无论是什么体制,屌丝逆袭高富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公知仰慕的美国,其社会流动性并不乐观,三代蓝领或者五代蓝领并不少见,至于世代高富帅,更是多见。社会承平日久,就容易固化,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好像洋山港比较难修一样。体制所能做的,是废除掉一些人为的障碍,至于社会内生性结构性的障碍,彷如自然条件,很多时候是没法改变或者说不容易改变的。

 

2、创新是重要的吗?

这两天在读马克·莱文森的《集装箱改变世界》,里面作者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创新本身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最终将创新推向实用的企业家。以集装箱为例子,集装箱技术在20年代就已经有了,但是在麦克莱恩天才的将其大规模的使用之前,集装箱技术并没有成本上的优势。

即便是麦克莱恩在大规模使用集装箱之初,集装箱的成本优势也并不明显。直到越战提供的契机,才让集装箱运输大规模的发展,并大大的降低了运输成本。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

对于运输而言,技术本身不是最关键的,技术大规模运用产生的系统创新和配套系统才是重要的。比如集装箱,如果港口没有配套的设备,如果铁路运输无法与其对接,那么这项技术创新毫无优势可言。

系统的创新,比之单项技术的创新更为重要。我们往往过于强调前者,忽视后者。比如火药,我们总是津津乐道于我们发现了黑火药,但是却没有想过,火药的大规模运用,和火枪的运用还是在欧洲出现的。火药的大规模生产和运用,需要的不仅仅是单项的技术突破,还有整个系统的创新,包括政治,军事和文化上的变化才能做到。这比火药发明这种单项的技术创新,要重要的多。

制度的变革也是如此,我们单单只看到了某些单项的制度创新(比如民主制度)本身,但是没有看到,要想这套制度得以顺利的推行实施,如集装箱一样产生良好的效益,除了选举之外,还需要整个社会系统的变革。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知,集装箱技术从发明到成熟运用,再到整个海运系统适应集装箱,花了数十年。

我们的制度变革,应该要比集装箱系统的推广要复杂的多,要做好这件事,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和耐心。

 

3、全球贸易的幕后推手

如果问一个经济系的学生,全球化的原因是什么?十有八九的人会回答,自由贸易。

但是这个答案只是非常表面的答案。在集装箱运输被推广之前,跨国贸易的运输成本极其高昂,在1961年,海运成本占据了美国出口总值的12%,和进口总值的10%,当时美国平均进口关税只有7%。

事实上,当时的美国国会认为,“高昂的运输成本比政府的贸易壁垒更有影响。”

集装箱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他极大的降低了运输成本,让全球贸易成为了可能。

如果没有集装箱运输,即便关税为零,高昂的运输成本,也会极大的阻止全球贸易的发生。世界也不会是今天的这个样子。

在这里,黑板经济学家最为重视的自由贸易政策,似乎并不是主因。

 

4、答案从不简单

从大神felix这里,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答案从不简单。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解决一切的万能公式和灵丹妙药。一切都需要用自己的眼睛用心观察,用心体悟,用心思考。

拍脑袋,空对空,是传统中国知识分子的大毛病,这种毛病在今日公知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在你我身上,也有不少此类习气的残留。我希望大家可以少一点盲从和想当然,多一些独立思考和严谨求实, 博学审问,慎思笃行。

在此,与诸君共勉。

 

 

 

(采编:徐海星,责编:黄理罡)

 

 

您可能也喜欢:


<开阳>租界里的法律故事(上)

<天枢>拉灯,世界一片光明


<天璇>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玉衡>没有山楂树之恋,依旧可以有黄金年代


<天枢>祖国,我的名字叫苦难

无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