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12年七一示威大游行

2012年七一示威大游行。

请问那一个地方的领导第一天上台,便有数十万人在街上叫他下台?

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于中共高层来说当然不是好事,只要看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港时一直眉头深锁便可以一二。但更重要的,这样的情况对每个安分守己的香港人, 是一个莫大的侮辱。

究竟香港人做错了啥,要接受这样的一个窘境?要接受这样的领导?

还是香港人实在不知足,总是喜欢走到街上去喊领导人下台?十五年来,不论是董建华、曾荫权,还是上工只有数小时的梁振英,全都曾经被数十万名市民在街上喊下台。

邓小平当年设计一国两制的时候,会构思到香港是这个样子吗?

从十五年前开始,港人从米字狮子旗变成大红五星旗,97年7月1日下一场雨后便换了老板,由“事头婆”(港人对英女皇的叫法)变成了“阿爷”(港人对中共政府高层的叫法),当中港人没有任何自主权,却也默默接受。

政治冷感基因变种

有那一个地方的人民对政权极不满,却完全没有推翻这个政权的念头?过去十五年的香港,基本上是处于这个状态。

香港人大部份是顺民,只要可以赚到钱、自由不受到干扰便可以了,会骂政府,但也不致要推翻任何政权,更没有想过走到街上叫领导下台。这是出于实用主义,更是源于英治时代港人政治冷感训练的结果。

可是在2003年,因为经济实在太糟,当时的行政长官董建华处理沙士(萨斯病)不力之余,更要为国家安全立法,结果五十万人上街大叫他下台,过了一年,董建华真的下台,不管实情可能是中共高层政治角力的结果,港人也突然发现原来人民也有力量,体内的顺民基因开始变种。

从此港人开始出现“基因变种”,曾荫权的日子也不好过。以一个前朝高级公务员的背景,本来也还算得到港人的期待,可是权力来源的结构问题到最后还是把他垮掉。

落后的反当老板

2007年曾荫权大喊“我要做好呢(这)份工”,作为一个“雇员”,他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中共领导,这些领导来自一个比香港落后的政治体系,却掌握着港人的处境,自从2003年开始,基本上每年的七一游行,就是对这个落后的政治制度的牵制说不。

更糟糕的是这个“基因变种”城市经济要依赖这个专制老板,港人下降的信心和港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基本上是可以挂钩的,人民币越强,港元越弱,港人的自信心也一样。

政治上受制于中共封闭的政权,经济上却要依赖这个老板,便出现了往后的“蝗虫论”、“强国人”(大陆人)和“自由神”(自由行旅客)争议和矛盾,就算是一个简体字的餐牌也可以闹大,这些张力不会在主权移交后的官方历史出现,但港人却活在当中,冷暖自知。

话其实不用说得太复杂,想象跟你心里其实很瞧不起的老板工作,而你没有转工的机会。

曾荫权根本没有需要去取悦市民,结果经济改善,港府的弱势叫人越来越不满曾荫权,更不靠谱的是发生了“贪曾”丑闻,叫人惨不忍睹。

不爽还是要交税,库房都是钱,可是除了莫明奇妙地派发六千元之外,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叫人不想支持这个政府。

十五年来中环变西环

不同阶层的港人都在这十五年来作出挣扎,地产商或许可以赚到更多钱,但要分享更多的权力恐怕不一定成功,从最近的特首选举,前所未有的出现建制派之间撕裂、唐英年被打到“遍体遴伤”便可见一二。

“保皇政党”也不见得有多少权力,只能整天和他们口中的反对派民主派抬摃,社会分化严重,问责高官不受尊重,结果是政府失信,政客不被信任。

这十五年来,最明显的一个改变是香港游行路线的终点,巳经开始从香港政府总部变成在西环的中央政府联络办公室,即“阿爷 ”在香港的办公室。

过了十五年,港人的领导不是“脚痛”便是“贪曾”, 而被看成是西环扶助的“地下党员”的梁振英在上任数小时后便迎来下台的要求。前数天胡锦涛在高调进行十五年来香港最大规模的阅兵,勾起一些港人对六四事件时对军队的回忆。

“顺民基因”如何变化,会是一国两制如何走下去的关键。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