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多年前,中央电视台的白岩松严厉地驳斥了当时的某群体事件中领导的“不明真相”之语后,愤愤地提出:希望今后不再听到这种提法。

  果然,在后来发生的群体事件中,就比较少再听到领导称“不明真相”了,但是绝非灭迹,在某些时候还会露头的。譬如这次,什邡又闻“不明真相”声了。

  其实,是白岩松太天真;领导又怎么做得到不再称“不明真相”呢?

  在成千上万意见对立的群众面前,你叫他怎么称呼他们?说他们是明了真相的群众,那不是自抽在耳光?说他们是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那岂不是自死路?唯有“不明真相”在此时是最合适的:既表明自己是真相,又避免触怒群众。

  一个歹徒在被众人追到死胡同的时候,就会嬉皮笑脸地使出这么一招:“嘿嘿,你们大概认错人了吧?”——认错人,意同“不明真相”。

  说“某些时候”领导还要称群众“不明真相”,就是在他们走到了死胡同的时候。

  有微博称:这次什邡民众集体到市委、市政府,很可能是由当地中学生发起的。这些中学生孩子们无所畏惧,坚持请愿,父母们跟进,地方领导惊慌失措中仓皇动用武力驱散,终成今日之局势。……从传出的图片上可以看到,是打着“保护家园”横幅的中学生、而且是女生走在最前列。

  成年人都“不明真相”,中学生就更加不用提了。于是,一贯善于发表极具娱乐性的严肃的政治言论的《环球时报》的胡锡进评论道:“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政治目的是不道德的。”

  什邡事件中是什么成年人利用了这些中学生?胡锡进没有说,我估计他是永远也说不出来的。

  不过我们却看到:六.一儿童节那天,各地举行“红领巾心向党——学先锋,找榜样,争四好”主题队日活动。

  心向不向党这个比保护家园要严肃和沉重得多的政治话题,却要那些比中学生还小得多的祖国的花朵红领巾来承担。:这后面的成年人,又是什么道德?

  不管群众明不明真相,他们总是这么和领导面对面以及“讨论”问题,肯定是不正常的。那么,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机构,由其代表群众和领导正常地面对面和讨论问题,由其产生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对它负责,受它监督?

  “有呀!”有人会说:我们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不就是这样的机构吗?

  不要跟我提什么人大。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和十分沉重的笑话:某市召开人大,还让市民选出市民代表列席旁听!这是什么含义?这不分明在告诉我们:那个人大并不真正代表市民的。——我要是那受到领导信任和培养的人大代表,真要羞愧得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你说人大是摆摆样子的?那我也要批驳你。

  你说:在什邡的钼铜项目确立的过程中,看到过人大的影子吗?在民众抗议浪潮掀起时,看到过人大做过什么工作吗?在事件的平息和项目撤消的时刻,看到过人大起了什么作用吗?没有。不止在什邡,在任何发生群体事件的地方,人大连一声气都没有透过。——就是说:连样子都不摆一摆。——不知道这是因为真正的决策者那些书记什么的把这茬给忘了,还是觉得把人大当作群众的代表来打交道,连自己看了也要觉得太假、太滑稽了,于是也就罢了?看来,是连摆样子的资格也没有了。——实际上,它还能摆出什么样子?

  唉,这么看来,群众还得继续不明真相下去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