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 | 姜草子:日本鬼子在钓鱼岛的“钓鱼执法”

  一群香港人租了一首民船,顺利冲破日本海警船的“重重封锁”,顺利地在钓鱼岛海滩搁浅,又顺利登上钓鱼岛,并在哪里展示了两岸的五星旗和青天白日旗,然后连同留在船上的人全部被日本海警扣押,被押往冲绳的那霸,这是昨天所有华语媒体最为关注的一件新闻。

我要向这些被孔庆东教授骂为“狗”的香港同胞致敬。抛开所有背景不谈,作为男人,单是他们的勇气就值得同样身为男人的我敬佩。开着一首小民船去闯钓鱼岛,势必要与早已严阵以待、聚集了上十?现代化装备的日本海警船发生冲撞,在波涛汹涌的海上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期间的危险不言而喻。把这些危险都考虑过之后,他们还是毅然驶往了钓鱼岛,这番男人的勇气你不佩服还真的不行。

但去掉这层人性赞美的意思,把这件事放在国与国博弈的层面考虑,我又不得不说,本次事件的真正赢家,不会是中国,而是狡猾狡猾的日本。我们固然赢得了勇气、尊严、喝彩,但在这热闹劲儿的地下,日本鬼子又种下了一颗“实际控制尖阁列岛”的种子。

两岸三地要去钓鱼岛宣示主权,这事早已宣传出去,日本人也早已知道,且早已做好应对准备,不仅在中央一级紧急成立了对策部,还调集了上十?的海警船、数架直升飞机在钓鱼岛周边等候。做了这么充足的准备,却让香港的保钓民船冲破了封锁,抵达了钓鱼岛的浅滩,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发生了如此离奇的事情,只有一种解释最靠谱,那就是日本在故意放水,在玩“钓鱼执法”。

日本鬼子为何要“钓鱼执法”?如果我是日本鬼子,大概会作这么一些考虑;把这些考虑成熟后,我也会想到在这里“钓鱼”——

第一,中国人固然登上了钓鱼岛,但也正好第一次让日本警察部队成建制地登岛有了借口。中国人还在海水里往岛上攀爬时,日本成建制的警察早已在岛上守侯,好像他们一直就在这里驻扎着似的,这些电视画面播出后,不明就里的外国人会作何感想?一边是几个中国的普通百姓往岛上冲着,一边是日本的国家警察成建制的在岛上守着,两相对照,“实际控制”的权重会倒向那边,无需赘言。

第二,保钓人士被日方扣押后,中国官方势必提出严重交涉,但这些交涉无论怎样严厉,也无非是要保障中方的人身与财产安全等等口水,不可能涉及到对日本国正规警察驻守在岛上提出抗议。原因很简单:在此之前,日本并没有警察在岛上呆着;如果不是为了防范中国人登岛,日本警察不会在岛上出现。对中国官方的这类交涉,日本接受也好,拒绝也好,都已经无关紧要,关键是这个程序走完后,一个既成事实已经形成:中方默认了日本警察在岛上守候的事实。

第三,人被抓了,迟早得放人,而且我估计日本多半会向中国释出“善意”,很快将扣押的十几位香港同胞放掉。问题是抓人也好,放人也好,依据的都是日本的国内法,这些事一做完,日方就依据国内法为钓鱼岛执了一次法,留下了一笔钓鱼岛执法的历史记录。而且抓人放人都得履行一些手续,当事人免不了要签字画押。日本鬼子要登岛的中国人签字,当然不会愚蠢到要这些中国人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只会拿出流水账给我们的同胞看: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你到了钓鱼岛,然后被日本国的海警扣押了;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你又在日本的某地,被日本的某个执法机构释放了,等等。但就是这些被当事人认可的流水账,成了日本为钓鱼岛执法的历史文献。

上述几条一拼出来,就拼出了一个“历史事实”:日本国在实际控制着钓鱼岛,因为这种实际控制权,日本政府在某年某月的某日至某日,对闯入钓鱼岛的中国人执了法,依据日本的国内法把这些人抓了,又在被抓人“依法”履行完程序后把他们放了。

傻瓜也知道,国际法其实就是强权法。作为傍强权的国际法规,它认定一块领土究竟是属于谁的,主要就是看这片土地被谁控制着,控制的时间有多长。而控制与否的认定,不是看这土地有哪些国家的民间人士来过,哪国的的百姓更多,而主要是看谁在那里行使着行政权,谁在那里执法。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百姓的人口数量就会超过俄罗斯人,但那片土地仍然会被国际法认定为属于俄罗斯,因为那里的中国人再多,行政控制却在俄罗斯手上,是俄罗斯的地方政府在那里执法。日本鬼子在钓鱼岛上玩“钓鱼执法”,无非是为了积累更多的它实际控制这个小岛的“法律依据”。

中国人不待见法治,这臭毛病还带到了国际争端上。说到南海诸岛和钓鱼岛的主权归属,开口闭口就是“自古以来”。把“自古以来”老挂在嘴上有鸟用么?自古以来中华大地上还存在过数十个国家呢。自古以来到如今,关键的问题是你得对人家觊觎的土地行使国家控制,而且这种控制还得连贯持续,而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头脑一蒙又不去管它了。即使你一时半会还控制不了,也得时不时地搞出点行使控制权的政府作为来。像如今这样,你自己趴在窝里一动不动,民间人士即使赶集式的隔三差五就往岛上跑,除了挣回来一点面子外,于主权在我究竟有多大作用?

我不反对民间去钓鱼岛宣示主权。但如果不局限于仅仅“宣示”一下主权,至少,为避免“宣示”过后,却为日本留下了一次次的在钓鱼岛执法的“法律记录,我们在鼓动民间登岛的同时,政府也得配合配合。比如这一次,香港同胞出发了,我们的渔政船能以保护他们的名义跟着出发,情况就可能不一样了。我们的渔政人员也不能把他们送到钓鱼岛12海里内就完事,最好能跟在民间人士后面也登岛。渔政人员登岛后,不要说自己也在宣示主权,也不要忌惮日本鬼子有这种想法,就一个理由(或借口):保护登岛中国人的安全。理由借口虽然不那么伟大,但效果却大不相同。电视画面一播出来,全世界就会看到,岛上固然有成建制的日本警察,但也有成建制的中国执法人员嘛!中国政府也在那里执法嘛!这些画面存档下来,不也是中国政府行使控制权的证据吗?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这种画面:荒芜的岛上,稀稀拉拉地站着几位中国的老百姓,剩下的一大堆家伙,全是对中国百姓”执法“的日本警察。有这等好事,日本鬼子怎么不愿意“钓鱼执法”?

让我再次对勇敢的香港同胞表示敬意,并为大陆人一再忽悠台湾与香港同胞,每次约好登岛却又临阵变卦的懦弱行径,表达一个大陆人的愧意。同时,我还要向只会取悦大陆权贵,并为了取悦这些权贵而污称香港人为“狗”的孔庆东教授,吐出一口浓浓的痰。

2012—8—1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6日, 12: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