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变质

  和谐稳定、天下太平,原本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追求。这些年,之所以出了问题,关键是,“维稳”被一些当权者所利用,目的不是为民造福,而是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也就是严格实行法治,“维稳”的结果,只会越维越不稳。

  评(曹林:维稳是如何变成一个贬义词的

  中国的漫漫人权路

  中国的人权之路,已历经了一百多年的漫长之路。中共在执政前后,对人权(以及民主自由等等)态度的变化,值得反思。所幸,2004年,“人权”终于入宪。但要真正地、完全地落实,还需要时间,希望那不会再是一百多年的漫长历程。

  评(曲相霏:百年宪政近程中的人权—从“人权”词语的使用说起

  《环球》太缺乏对民主的认知

  《环球时报》实在需要好好补一补民主这一课。首先请你们重温一下1943年7月,毛泽东在延安对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的政治顾问谢伟思说过的一段话,毛说:“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士兵,都应该成为民主的广告,他们应该对他们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谈论民主。美国官员应当对中国官员谈论民主。总之,中国人尊重你们美国人民主的思想。”还说:“我们不怕美国民主的影响,我们欢迎它。”(中共党史研究室编:《党史研究》1983年第20-21期)。接着还要推荐你们好好读一读1997年中国青鸟出版社的《世界宪法全书》,其中列举了全世界110个国家的宪政状况比较。仅举几例:其中91%的国家宪法对新闻出版自由有保障条款;94%的国家实行三权分立;95%的国家不承认任何政党有政治特权;99%的国家宪法没有规定任何专政。早在辛亥时期,被邓小平称之为“伟大的革命先行者”的孙中山先生就说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存,逆之者亡”。中国的国情就那么特殊,可以之置身于世界潮流之外吗?!可以置身于人类文明之外吗?!那真要成为地球村的怪物了。

  评《环球时报》:不能甘愿当西方的“民主被告”

  中国当下的问题不是对西方的迷信

  当今中国,至今还没有同“苏联模式”彻底决裂(最近北京暴雨造成大灾,多源于至今仍在沿用按“苏联模式”修的排水系统)。由于“苏联模式”的阴魂不散,因此,言必谈1917年传进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及后来自己创造的毛泽东思想。当然,这些年,又有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总之,指导思想的字数越来越多,句子也越拉越长。但实际上,我们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样的马克思主义(马、恩本人的学说前后有变化、有发展)?我们理解的列宁主义,又到底是列宁著作中的哪些部分(俄罗斯已经对列宁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毛泽东思想,又到底是毛泽东著作以及谈话中的哪些部分?所有这一切,从上到下,实际上的理解并不一致。邓小平主政初期,曾经试图淡化这一切,提出“白猫黑猫”论,后来的领导又提倡过“不争论”。但最近,情况再次发生变化,如开头所说,言必称“马克思列宁主义、、邓小平理论…….”。可见,中国的问题,实在不是对西方的迷信。

  评(:现代中国必须从对西方的迷信中解放出来)

  中国外交面临困境

  消息传来,俄越签了协议,越送上金兰湾,俄给出100亿美元援助。一个是我们现在的“战略合作伙伴”,一个是曾经的“同志加兄弟”。再看新加坡,在中国苏州有那么大的工业园区,最近又主动邀请美国去樟宜建军事基地;更不用提日本和菲律宾的种种“小动作”(CCTV用语)了。纸上空谈已经毫无用处,应该冷静思考一下,我们的外交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没有新思路,就不会开创新局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再也不能沉浸于外交取得了多少多少成果上了;更不能像某学者说的那样,中国外交已完成了“亮丽转身”。

  评(李洁宁:南海主权争端复杂性成因)

  作者至今仍在神化毛

  作者对中国历史的了解,几乎等于零。根本不了解毛的一生,是在为乌托邦的理想而奋斗;更不能容忍的是,他拿全体中国人民和整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做实验,并且毒害了一大批外国的毛左(如红色高棉)。今天中国存在的许多问题,根源仍是毛的一整套思维方式(文革时期达到巅峰)在作怪,还不值得我们警觉和好好反省吗?!

  评(摩罗:批判毛泽东,一些人过了头

  必须告别文革的思维方式

  “文革”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无穷无尽,其中的核心是极端的思维方式,非左即右,非对即错,非友即敌,等等。81年的决议,本来是个很好的时机,可惜“文革”没有得到彻底的清算。相信总有一天,会彻底清算所有的的错误。历史是公正的,人民是不可能永远被蒙蔽的。

  评(刘瑜:迷人的愤怒方式

  改革是人心所向

  中国正处在改革的十字路口。有人说,改革是找死,不改革是等死,这话有点绝对,但反映出很多人对改革前景的悲观。本文作者在文章结尾处,提出被动改革和主动改革的两个选项,还是很实际的。在未来十年,这两个选项的可能性都存在,就看顶层和民众如何选择。被动改革的决定权,当然仅仅掌握在顶层手里,民众只能被迫接受,但这样的高压维稳可以维持多长时间,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谁也难以预料,而且谁也难以掌控、或长期掌控。主动改革,应该是顶层和民众能够实现双赢结果的选项,而从目前情况来看,难度远远大于第一选项。这就需要顶层和民众共同来推动,只要上下合力,难度再大,也是有办法解决的。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大潮,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何去何从,来不得半点迟疑。

  评(袁绪程:危机与改革:未来十年的挑战与选择

  《共产党宣言》不是圣经

  时到今日,居然还有人将《共产党宣言》奉为圣经。这不但显示出作者对马克思学说的研究,仍然处在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所利用和解释的范围内,因此很有必要好好补课。否则,还会像当年的列、斯、毛那样,拿他们自已的实用主义和乌托邦式的理解,来继续影响、忽悠民众。

  评(辛向阳:西方国家民主制度的内在矛盾分析

  党不改革就会失去优势

  当务之急,是必须改革。政治体制要改革,首先,党要改革。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不改革,党就会失去民心,失去执政的资格,更谈不上有什么优势。历史会证明这一点,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评(习近平:始终坚持和发挥党的独特优势

  普世价值不可抗拒

  2007年,中共的领导人就说过,“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这不是普世价值是什么?连这样的常识性问题,至今还有人要抗拒,难道要让中国变成地球村里的怪物不成?!

  评(戴建业:请问:让观众笑一笑难道会死人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