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 | 航亿苇:国民教育当从官员说真话抓起

  官员失去说真话的能力,是因为真话在他们看来是如此可怕。轻则上级领导不悦,重则影响仕途,甚至陷入牢狱之灾。比如一场暴雨死了不少人,天哪,怎么发生这种事呢?少报点数字吧,不要说太多。比如大桥垮了,最好封锁消息不要让别人知道,实在没有办法阻止消息传播,那也要含糊其辞,将简单的问题越说越说不清楚。又比如污染企业上马,千万不要让环评问题捆住手脚,那就更不可以实话实说……

  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不仅是大事,小事也是如此。老航经常遇见某些官员。明明正在与老航侃大山或做一件正常不过的事,一个电话来了,他们不想与别人说什么或要绕开什么事,便在电话中说,“我正在开会”“我不在办公室,在外边”“我现在很忙,过两天再说”……

  当他们说谎话成为一种习惯之后,便活在一个对真话非常抵触的世界里。我们经常看见的是某些官员对记者很恼火,甚至不惜动用警察机器到北京或其他什么地方抓记者,就因为记者常把一些事情的真相给捅出来。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因真话而被官员整治的人,比记者的处境要恐怖得多。就像当年大跃进导致大饥荒,彭德怀被他的上级领导修理的情况一样,有些官员你和他说真话,他就认为你是和他过不去,是有什么目的,“别有用心”。

  官员不说真话,那就别想别人也跟着说真话。我们的学校教育,在某种程度上就沦为说假话的教育;我们一些电视主持人,白天在电视中说假话,晚上就在互联网上用真话安慰自己;我们的一些草民,原本要说几句真话的,但见了大官或被记者采访,往往不由分说,就与官员说假话的套路来说。因为总是有相当多的官员宁愿活在虚妄之中,所以我们的经济数据甚至人口数据,永远难以接近实际真相。机关人浮于事,上班不做正事,环境卫生,计生等问题,上级官员也知道下面的问题很多,就组织“大检查”,可这种“大检查”也是形式主义,容易被一些官员糊弄。

  现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常为难以获得真相而穷尽心机。国务院连续两任总理为求点真话,不得不用非常规手段。朱?基以严厉著称,喜欢“微服私访”。温家宝下基层,常突然改变既定的路线,中途意外地直接到某个村庄或单位去。但纵然如此,堂堂的总理,也还是免不了被某些官员成功欺骗。

  欺上瞒下。但准确地说,是骗上不在乎下。因为在某些官员眼里,权力就是上级给的,而不关草民P事,所以他们也不把民众当回事。这样的官员,多半在官场浸淫多年,不是贪官也是恶官。说假话说得久了,习惯了,身心骨可以断定已不正了。这时候,他们最怕自己某些事暴露。比如某地,一位官员的办公室不仅被发现不少昂贵的烟酒,而且还被发现神奇的避孕套。

  假话是腐败的温床,也是败坏社会风气,令社会道德低下的原因所在。一些官员常说国民素质差,可他们自己却不停地说假话,不做实事。

  官员也是人,也是国民的一部分。中国这个国家还比较特别,官员的队伍特别庞大。据说中国的官员是法国或加拿大的人口总数。如此“数可别国”的官员群体,吃香喝辣的,“待遇”特别好,令如今的大学毕业生削尖脑袋也要争当一名公务员。可他们之中一些人连两句真话也不会说,这怎么行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2日, 12:4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