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为朱古土登念扎(又名阿图),康达折多(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塔公乡丈卡寺朱古(活佛),曾任佐钦五明佛学院法台堪布,现为塔公佛学院堪布,45岁。右为尼师阿泽,康达折多(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塔公乡龙古一村人,色达五明佛学院尼师,朱古土登念扎的侄女,23岁。2012年4月6日(藏历2月15日),两人在为所有自焚藏人供灯祈福后,自焚牺牲。
朱古土登念扎与侄女、尼师阿泽自焚之处,是坐落在坡上的一排三间简陋的藏式木屋,只有三分之一被烧黑,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如果是意外火灾,房子里的人完全可以逃生。由此可以判断,烧死在里面的朱古与阿尼是决意自焚。

为何境内藏人自焚人数说法不一?

文/

7月17日,18岁的草登寺僧人洛桑洛增自焚牺牲。一位华人媒体人在博客上说:“现在自焚者数量的统计颇为混乱,权威的《回家网》(即phayul网)说这是境内第45名藏人自焚,唯色说是第46名,精细的唯色还一一为他们建立了英雄档,在此以唯色的统计为准。”[1]

我需要说明,我建立英雄档,是因为一直以来,在自焚藏人的人数上,总是出现令人费解的错误。开始是对2009年2月27日首位自焚的境内藏人扎白忽略不提,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问题。最近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在他任期一年内第四次访问美国时,对外界说起“致力于非暴力的藏人不得不用创记录人数的自焚的方式来抗议”[2]时,把境内藏人的自焚人数说成44人。

自焚的境内藏人到底是多少人?是44人还是46人?实际上,之所以是46人,与两位自焚牺牲的境内藏人有关。他们是朱古土登念扎与他的侄女、阿尼阿泽,于今年4月6日(藏历2月15日),在康达折多(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塔公乡,在自家木屋为所有自焚英烈供灯祈福时,以身浴火,遗体呈打坐状。朱古土登念扎是当地宁玛寺院丈卡寺朱古,曾任佐钦五明佛学院法台堪布,现为塔公佛学院堪布,45岁。阿尼阿泽是色达五明佛学院尼师,23岁。

之后虽有自由亚洲藏语部和中文部就此有过报道,但因为有意外火灾的说法,使得事实不明朗,故报道为“疑自焚死亡”,而未引起更多重视。自焚朱古和阿尼两人也没有被正式归入自焚英烈的名单。

前不久,即7月4日,朱古土登念扎与阿尼阿泽的生前照片被当地藏人发在新浪微博上,并说明在两人自焚牺牲后,被驻扎当地的工作组及军警掩盖为火灾事故,同时威胁藏人僧俗如果对外透露实情,将关闭寺院、佛学院和寺院在当地办的小学。寺管会为免于这样的结果,不得不认可此说法。而自焚朱古和阿尼的亲人都是乡下牧民,出于恐惧,在接受了工作组和军警给的现金1万元及几袋大米后,保持了沉默。

当地藏人手机上供奉的自焚朱古照片。

目前真相虽已得到当地藏人冒险披露并再次被自由亚洲详细报道,自焚者亲人及当地民众都希望朱古土登念扎和阿尼阿泽能够被追认为自焚牺牲的英雄,可以与其他自焚藏人一样获得认可和纪念,但流亡西藏官方至今仍未承认。当然,为了避免失误应该谨而慎之,然而藏人行政中央有多种渠道和手段,只要具备负责任的态度,是可以有各种办法获悉真相的。

今年6月,一位关注藏人自焚的外国人,特意访问了康定县塔公乡的丈卡寺——即朱古土登念扎的寺院。虽然当地人都不敢吐露实情,却悄悄地将手机上供奉的朱古照片让来访者拍摄,并带来访者去看了两人自焚的房子,那是坐落在坡上的一排三间简陋的藏式木屋,只有三分之一被烧黑,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如果是意外火灾,房子里的人完全可以逃生。由此可以判断,烧死在里面的朱古与阿尼是决意自焚。

据知,这位外国人早已将照片和情况提供给流亡西藏方面。但不知何故,至今朱古土登念扎与阿尼阿泽继续不被承认,自焚的境内藏人人数仍被说成是44人。对此,所有关注朱古土登念扎与阿尼阿泽的人们,都迫切地希望知道理由。

2012/8/1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注释

[1]:见http://wanyizhong.blogspot.com/2012/07/49.html
[2}:见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tibet-china-democracy-20120724/1444166.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