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小土豆:纪录片里与我心中的西藏(两篇)

唯色按:这两篇文章,是一位12岁(但愿我没记错是这个年纪)的中国女孩——小土豆——写的。我与她的母亲、她母亲的友人在推特上结缘,为友。顺其自然地,又结识了这么年幼的、却有着独立思想的孩子。她心中的西藏,显然更接近真实。

纪录片里与我心中的西藏(两篇)

文/小土豆

一、布达拉宫前的繁华世界

“这就是个军队,永远要服从上级,永远要听上级的话。这样,才能实现团结,发展。”

这是张总,在一家酒店高层领导会议中传达的指令。张总是日本一部纪录片《激流中国——西藏,圣地寻富》中的一家豪华大酒店的社长,这家酒店位于布达拉宫门前。

在此会议之前,酒店曾召开了一次月度发放工资大会。在会上,两个女店员因工资问题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位指着另一个说道:“你这没良心的!”

围着大会议桌等待发工资的员工,大多都是藏人,很多人习以为常的静静的看着这幕争吵的场面。他们一个月的工资,最高一千多元,最低,只有几百元,还不包括扣除各种费用。员工们坐着,一个个按顺序等待着自己的“军饷”。

藏人们一边在酒店打工赚钱,一边回家卖出一些家中的古董,如油灯,佛像,毡毯一类的东西。专门有人收购它们。藏人们开出的价格,有几百至几千,甚至几万的。虽然收购者是不定期的突然到来,但藏民们似乎总能不假思索的开出出售物品的价格。张总说,藏民对的经济概念仍不强,也就是说,他们给出的价格是自己随口开的。但几十年,几百年前的藏民们,应该没有想过,在新中国成立后西藏和平解放的今天,自己在家中虔诚膜拜的物品,竟然会变成后辈们口中随意开价的商品。这些物品,哪有甚么价格啊!

酒店请来了寺庙的喇嘛来做法事,为游客们祝福。和寺庙中的老住持谈了很久后,张总满意的离去。老住持的桌子上,放着厚厚一沓百元人民币。

张总的酒店从外部中西结合的白色雄浑建筑,门口撒圣水、带哈达、舞耗牛,到屋内金色的堂皇装饰,向客人们恭敬鞠躬,行藏教礼仪的服务生……一切都弥漫着夹杂了浓浓的商业气息的藏族氛围。“游客们来拉萨,就是为了感受藏传佛教。我们这个博物馆式酒店正好满足游客们的需要。”张总说。而他的博物馆,不仅让游客们观赏,而且所有物品也是贴上标签面向客人待售的。这些商品,多在万元以上。

何止是拉萨,大陆各地哪里不在发展着特色旅游?就连内蒙古早已一毛不拔的呼伦贝勒大草原上,都建起了座座酒店,马头琴在里面昼夜回荡着,哈达不停地被挂在来往的客人脖子上。只是草原上展示的,没有佛像,而由张张狼皮和巨幅成吉思汗画像代替了。

藏人们为什么要反抗中央政府?喇嘛们为什么要自杀?达赖爷爷为什么三番呼吁并在世界各地游说人们帮助西藏?如果布达拉宫门前的繁华,是佛菩萨赐予藏民的蜂蜜,他们会哭泣吗?会反抗吗?这繁华,看似甜美,其实是颗毒丸。前来西藏经商的富贾们舔尽了毒丸的糖衣,把其中致命的苦涩留给藏人。是啊,西藏和平解放,把西藏领上了现代化,可藏民们从哪里赚印有毛泽东头像的人民币来维持现代化生活呢?谁能体会到,亲手把自己膜拜的佛像卖出去时心中无边的痛和无奈?当无论何时何地让内蒙古人一提及就感到自豪的成吉思汗,如今却变成了商业符号,他的画像遍地如蚁,堪和游客们的标志性流行语“到此一游”一样遍布各大酒店、旅游区时,我不知悠扬的马头琴声是否还是发自内心的欢快。

几十年前,在达赖喇嘛逃亡印度那天,他的一位随从前来送行,“我目送着法王远去,他脱下了袈裟,换上了藏族普通民装,背上背了只短枪。我一想到法王的离去,便感到西藏前途的无比茫茫。”……

                                                                                2012/7/17

观《流亡之路:达赖喇嘛的二十一天》有感

我时常通过VOA上学英语,在那上面经常能看到达赖喇嘛老爷爷的身影。今天,这位年迈的智者仍在孜孜不倦的为藏人们¬——他的孩子们的幸福而努力着。有一张他与一位印度高僧的照片,曾让我记忆尤深。照片中的达赖喇嘛,就像一座神像一样。他和蔼,安详,平和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散发着神圣的、可亲的、苦难的光辉。相比而言,连拉斐尔《西斯廷圣母》的脸都无法与他媲美。他似乎凝结了更多的智慧和痛苦。

几天前,我看了一部NHK制作的纪录片:《流亡之路:达赖喇嘛的二十一天》。看了它后,让我了解了达赖喇嘛和西藏建国前夕和初期所经受的苦难历程,也更知道了他圣洁光辉的由来。片末,藏人阿塔给美国CIA发的最后一封电报中的一句话,让我潸然泪下:

“3月31日,达赖喇嘛一行安全抵达印度国境,现在中国共产分子,每天向西藏倾泻两千颗炸弹。请把西藏人的苦难告知世人。”

从这部片子里,我才意识到长时期存在于我大脑中的一个思想误区:

自小,我们就被告知,西藏是中国的领土。因此,我从未发觉只要古代两方有交往;一方曾纳贡于另一方;被设为行省……新中国成立后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一部分是种荒谬的强盗逻辑,这让我从未思考过西藏是否真的是中国领土,谁有权利规定西藏是新中国的领土。在西藏,汉人从古至今的侵略行为不仅没有被现代人反思,而是写进了历史教材,成为歌功颂德的事迹。一方面写我军严重打击美帝国主义和日本法西斯的嚣张侵略气焰,一方面又在写自己如何易如反掌的侵入西藏。真不知此乃传说中的作秀,还是脑子秀逗了。

达赖喇嘛在藏人们的心里,早已是一个精神的象征,精神的支柱。对西藏来说,达赖喇嘛在哪里,哪里就是西藏。他虽身在印度,但不代表西藏是无人看护的孩子,佛菩萨的光芒永远普惠众生。就算十四世达赖喇嘛逝世,但达赖永存,只不过将换一个肉身存在罢了。藏族人民永远坚定着他们虔诚的信念。

片末,在印度达兰萨拉,有位老人虽背驼成了钝角,但还是坚持自己走过去,用手,虔诚的抚摸着藏教文化特有的一排转轮,转轮随着他的节奏,转出行行经文。他心中,是否在祈祷,祈祷着佛菩萨救藏人们脱离苦海?另有一位老人,走上前去,在一块藏教的圣毯上深深的鞠躬。远方,两个喇嘛在雨中,相互扶持着,远去……

“人都有两只眼睛,可是生活在中国的西藏人,连看达赖喇嘛法王的自由都没有。你说这是有信仰自由呢,还是没有?中国政府不允许我们有信仰自由,说是违法的。连挂一张法王的照片都不允许。这能叫有信仰自由吗?能吗?”——一位刚逃亡至印度达兰萨拉的年轻人这样向人们说道。

                                                                               2012/7/1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8日, 6: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