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博陈行之在其博文中说,数日来,屡与D君谈,总是言及钓鱼岛的诸多事,更是谈了某位写时评的日本朋友,揣度他的“底色”,林林总总,颇有些收获。但我依旧不愿写文章去谈“保钓”的事,恰若一锅烧开的油,大家都往里面吐口水,沸沸扬扬,热闹得很,等大家的都唇舌费干了,油依旧是那锅油,生不了事,更是了不了事。中国人总是说一句俗语——浪费表情,其实中国人更喜欢浪费感情,那感情之一的民族自尊感和民族自卑感也是在屡屡的浪费之列。每每中日之间出了事故,口号声、谩骂声让人耳生了茧,却总是不了了之。数年前,抵制日货的云云依旧在记忆里,又如何呢?侮辱和谩骂不是战斗,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皆是如此的,这个道理须是明白的。

陈行之的话有道理。但是,他还没有说清楚另外一个道理。这就是中国大陆与整个中国是不同的。对待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是不同的,中国大陆官方历来就把领土当成一种“对外友好”的礼物,从来就是慷慨相送的。这和清朝统治者有所不同,清朝时在战败情况下被迫割让领土,而中国大陆官方则纯粹为了政治目的,在和平年代对国土慷慨相送。

对中国历史稍有了解的人们都知道,清朝末期中国丢失了大幅的疆域,而对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地图与清朝末及民国时的地图不难看出,民国时期中国的疆域变化不大,而当今中国大陆的国土面积,却是大幅缩水。

先说说是民国时期遗留下来、后来被大陆官方做实的版图。

第一个就是有156.65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地区从中国独立出去,另一个就是约17万平方公里的唐努乌梁海地区从中国独立出去,再一个就是黑瞎子岛被分割成两半的问题。

外蒙古的独立,是在民国时期发生的,但之前一直未被国民政府所承认。属于遗留问题。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宣布不承认国民政府同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但唯独承认了外蒙独立的条约。拱手将疆土送给了蒙古国(此举实际是为了讨好当时的老大哥苏联)。而后在1960年代中蒙划界时,将原本属于新疆的阿勒泰—科布多一部1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和原属于内蒙的纳兰—哈勒赞地区3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也都白白地送了人。

再说唐努乌梁海地区的独立,这也算是个遗留的问题,唐努乌梁海,位于外蒙古的西北,北至萨彦岭,南到唐努山,是一个群山环抱的盆地,面积17万平方公里,以乌梁海人(蒙古人的一支,即明朝时的兀良合人)为主。在民国时期的1921年在苏联的策动下宣布“独立”,随即在1944年被苏联兼并。1949年以后,这十几万的土地因为已囊括于老大哥的荷包之中,中共也没有表示出一丝一毫的抵抗或不满,相当于双手将这片疆域送予老大哥。苏联解体后,唐努乌梁海地区成立“俄罗斯联邦图瓦共和国”。

而黑瞎子岛的归属问题,中国免费奉送一半岛屿的事情是21世纪的事情了,为什么要说是遗留问题呢?那是因为黑瞎子岛在1929年中东路事件后,一直由前苏联实施管辖,而苏联也一直承认仅有管辖权而无所有权。但是中共在2005年,被中共领导大笔一挥,将面积约350平方公里的黑瞎子岛分为两半,把半个黑瞎子岛的主权,174平方公里的领土双手奉送给了俄罗斯。

有人说,外蒙古在中华民国时期就被蒋介石割让了,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不用说蒋介石了,就是现在马英九的中华民国版图,上述领土仍然完好地保留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版图内,而且马英九一再重申:不承认大陆官方对外签订的领土条约。为了更好地了解上述领土是如何被消失的,读者可对照一下国民政府1945年签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协议”与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签的“中苏友好条约协议”,就知道中国的北方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是如何“被友好”、“被政治”而丧失的。

国民政府1945年签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协议——

签名:王世杰斯大林

1、苏联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主宗国地位;苏联必须在1950年前撤走在外蒙古境内的所有驻军。苏联同意中国政府对蒙古的驻军,但其驻军不能用来反对苏联。苏联强烈要求25年以内中国政府同意外蒙古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

2、中华民国政府声明对外蒙古有不可质辩的主权,1950年10月10日恢复对外蒙古驻军,用于保护领土完整,不用于反对苏联,在同一时间实行蒙古高度自治。中华民国政府同意100年以内让外蒙古人民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

3、双方同意就蒙古问题继续进行谈判。双方同意就东蒙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4、苏联同意无条件撤走苏联驻东三省所有武装力量。同意中国政府恢复原苏殖民地大连主权;……苏联承认中国对海参威的主权,苏联同意在50内以内撤走苏联驻海参威所有武装力量。

5、中国政府将在1995恢复对海参威的主权,并开放海参威为自由港,对苏联免税。

6、双方同意就海参威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7、苏联承认乌苏里江江北64屯为中国领土。苏联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

8、中国声明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为了中苏友好,图门江对苏联开放。

9、中国政府将保留继续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权力……

10、苏联拒绝中国对科叶群岛的主权要求,但原意同中国政府就所有领土纠纷进行谈判。 

11、中苏两国一致同意乌苏里江江面主权中苏各二分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签的中苏友好条约协议——

签名:周恩来 安扬维辛斯基

1.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条件承认外蒙古独立。

2.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海参威(包括海参威所辖所有郊区)是苏联固有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乌苏里江江北64屯为苏联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苏联主权;新疆北郊是苏联领土;

3.中华人民共和国停止1945年以来南京政府所有索土要求。承认清朝政府1850年以来所有领土条约。

4.乌苏里江江域北三分之二属于苏联主权,南三分之一属于中国主权。

5.苏联政府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领土的声明。

6.双方同盟一致反对国民党,及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

1949后,除媚苏原因而丧失的领土外,因政治“友好”而又失去的国土——

首先,是20世纪60年代“送”给朝鲜的半个长白山和鸭绿江口的薪岛,此岛加上周边滩涂约约200平方公里土地就被毛泽东划归给了朝鲜。1962年,金日成以长白山是自己在日本殖民朝鲜时打游击的地方,希望中国能了解朝鲜人民对此地的革命感情,将长白山划给朝鲜,当时毛泽东反苏,在共产国际里很孤立,为争取朝鲜成为反苏盟友,居然同意把长白山的一角和8个山峰中的3个划给了朝鲜,著名的白头山天池现为一家一半。

其次,俄罗斯部分国土、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都是当年俄国通过多份不平等条约强行瓜分出去的,但是苏联解体后,以上4国均有获得中国以前领地,但中国未作出任何表示。并在1991年5月16日签订了主动弃权的《5.16协定》,即《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完全承认了疆域被侵占的事实。其中包括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40万平方公里,还有库页岛。

再次,在中印边界中段,南起中国、印度、尼泊尔三国交界处的强拉山口,北至中印交界的(阿里、拉达克、旁遮普三地接壤处)6795高地,全长450公里。这一地区争议面积共2480平方公里,后均为印度侵占。加上中印边界东段,即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藏南)60年代以来被印度占了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还有,在1962年中国和尼泊尔谈判边界时,毛主席指出:珠峰举世闻名,中国和尼泊尔单独拥有都不好。最好是一家一半,让它成为边界之峰,友谊之峰,就这样,一半的珠峰被毛拱手送了人。

还有,中缅边境的江心坡地区,约13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被缅甸所占。那是在1956年中缅边界条约中划给了缅甸,象征性的收回了片马三城,却又把本来只是租出去的南坎也划给了缅甸。这就等于把属于云南的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让给了缅甸,而缅甸全部国土面积才是67万平方公里,中国是何等地“大方”,一下子就送了四分之一的国土!

在南海,中国很多岛域被其他国家强占或实际控制,也有些岛域被拱手送人。如白龙尾岛,那是一个位于北部湾中部,面积为5平方公里的小岛,向来是中国领土,在民国时改称夜莺岛,中央政府还一直在夜莺岛有驻军。195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和海南军分区实际控制了该岛。60年代时,为了支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国领导人将夜莺岛作为礼物送与胡志明,并泒兵协助修建防御工事。越南南北统一后没有归还给中国。2004年6月30日,中越有关北部湾划界的条约正式生效,夜莺岛确认归属越南。

再有就是著名的南沙群岛,它是中国南海诸岛四大群岛中位置最南、岛礁最多、散布最广的群岛。共由50几个大小岛屿组成,主要岛屿有太平岛、南威岛、中业岛、郑和群礁、万安滩等。曾母暗沙是中国领土最南点。虽然曾被法国和日本侵占,但国民政府于1946年派员接收了南沙群岛,并立碑纪念和派兵驻守。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南沙群岛绝大多数岛礁被几个周边国家抢占,其中被越南侵占了29个,被菲律宾侵占了9个,被马来西亚侵占了10个,被印尼侵占了2个,被汶莱侵占了1个。……

面对巨量缩水的中国版图,你在中国大陆又如何爱国?!

陈行之说得好:中日之间的事,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建立在此两种感情之上的,这是一个病根。自中日甲午战争以来,日本对于中国的侵害,是没有算过总账的,放弃惩罚、放弃赔款,把一件可以量化、通过法律操作来了结的事情推到了人情的领域,这种以德报怨,尺度之宽大,令西方人瞠目,更令今人咋舌。这种看似无奈的事,却有着极大的祸果,这是违背政治之正义的最底限的,日本人并不领情,而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介怀的。这种将自己置身于道德最高点的荒诞行为,给中日战后的关系埋下了祸根,罪恶若不受惩罚,道德是寡然的,正如中国人期盼日本人由忏悔者的心理而生道义,而日本人却对中国人有更高的道义期盼。事与愿违,自中日重新建交之后,中国人没有等来宽宏大量之后理所当然的感恩戴德,对于日本的重新崛起,屡屡与中国的利益摩擦,中国人所谓的道德观变岌岌可危了。在咒骂日本人忘恩负义的同时,历经几代人的受害者心理又抬了头。于是一生是非,又拿出曾经的伤害大做文章,日本人不想听了、中国人听着也耳朵长茧了、世界各国的同情也渐渐地变成了轻蔑。

他强调:若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最不愿中国强大的国家,那不是美国,那是日本。美国人之所畏惧的,是中国搞共产主义,而日本之所畏惧的,是中国日渐强大。日本人有一种很复杂的心理,他们骨子里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优等的民族,这种情结远胜过日耳曼人。一个岛国,是惧怕一个强大大陆国家的,所以他只能想尽办法地遏制这个大陆国家的崛起。日本的这种心理,远胜于大不列颠针对法兰西。更何况,在他们的思维方式里,崛起与复仇是显而易见的因果逻辑。在他们的眼中,当中国强大的那一天,必定就是中国向日本举国复仇的那一天(诚然,很多中国人也这么想)。然而,日本还有时间,因为中国的崛起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各种社会弊病颇多,日本人有制约中国、压制中国的各种手段,“钓鱼岛”只是其中之一,他们还有很多牌可以打,每一张牌都能触动中国敏感的神经。

些许人认为,是美国人捆绑了日本来针对中国,这是错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的强大,这事情已经变成了美日合起来针对中国,更有可能衍生为日本捆绑美国针对中国,直至最后,毋须美国,日本便能单独地钳制和针对中国,这大约是日本政治家所考虑过的。中国又该如何呢?中日的关系是建立在畸形、不正常的基础之上的,各种修葺已经无能为力,还不如推倒重来,日本有这个勇气,中国更需要有这样的勇气。或许,局部的冲突演化为局部的战争,对中日之间都是好事,战争也是政治的形式,中日之间有些问题,还是打一仗就明朗了,今天不打,以后终究会打,还不如早点打,这样双方的损失都小一些,都能承受得起。陈行之以为,或许小战之后,中日之间会对彼此有一个更理性的认识,这样的战争可以有,比喊几句口号、几句咒骂,对两国关系的真正定位,要强百倍。

不过,笔者认为陈行之“小战日本”的愿望根本得不到大陆官方的认同,因为他们除了“口水战”外,根本没胆量和日本开其他的“战”——政权维稳是第一位的,领土和主权又算得了什么?!

最后充其量不过是“武大郎和西门庆共同开发潘金莲”的“崛起”模式——

话说某日,武大郎卖完炊饼回屋,见潘金莲和西门庆在床上巫山云雨正欢,不由心中大怒。武大郎怒喝:“西门小儿,潘金莲乃吾老婆,吾有结婚证书为凭!你怎敢上她!?”西门庆回答道:“潘金莲乃吾贱内,不然她怎么会在我床上?”武大郎怒从心头起,一把抄起擀面杖大喝一声:“我操,今天我算遇上无赖了,看棍!”西门庆也举起杀猪刀:“我也操,大爷我就看上潘金莲了,你又能奈我何?”双方僵持不下,最后还是武大郎计高一筹:“西门兄,兄弟乃同胞手足,老婆如衣服敝履。为了女人不值得我们伤了兄弟间和气。我有个提议,美女实乃稀缺资源,一人独享如同暴殄天物忒浪费资源,再者也不太仗义。对潘金莲这种女人,今后我们兄弟俩‘共同开发’如何?”

西门庆高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郎兄你还真算得上挺开事。就是嘛,区区一个女人算得什么?睦邻友好才高于一切嘛。好,好,那咱们就共用,共用。今后我们‘武西亲善,世代友好’,共同开发就是了。”武大郎又补充说:“不过——西门兄,我还必须要强调一点,共用归共用,潘金莲的‘主权’和‘所有权’还得归我,不然我面子上过不去。名义上,她还是我老婆,实际呢我们共同享用,你的控股权不得超过百分之四十九。”西门庆也很大度:“没问题,你们中国有句俗话‘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武兄如此大度,我也不能小气,行,就照你说得办。只要我有‘使用权’‘开发权’即足矣——性交成交!”

事件传开以后,武松和郓哥儿这些愤青对协议强烈不满,王婆劝他们说:“你等休得鼠目寸光,你大郎哥哥远见卓识,他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