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真无争张善炬

“如果痛苦终于换来了我们所期望的代价和补偿:即人民满意、历史认账,那么,这样的日子哪怕只有一天,记者也是一个幸运的、幸福的职业。”

2009年8月初,我们人大新闻系78级同学,凡五十余人,在青岛聚首。蓝天碧海之间,抚今追昔,无远弗届。很自然,谈起远在贵州高原的同学张善炬。知道他七年前患了癌症,也知道他一直在治疗在抗争,似乎还好。

大家突然沉寂了。真的还好吗?聚会结束那天晚餐时,我们商定来年再聚;还商定,立即派两位同学赴黔,看望善炬。有人当场裁了一叠小卡片,一人写一段话,带上了同学们的真诚问候。

果然,未几就有噩耗传来。8月24日,张善炬与世长辞。那天,追悼会下午四时在贵州举行,同学张伟光在网上发贴:“各位同学,现在,下午四点刚过,请让我们向着贵州方向,向善炬安详鞠躬,默哀。”每一个读到此讯的同学,即起即行。  阅读全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2日, 2: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