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一面旗帜也是一本周刊一份小报或一部作者不详的手抄本

闪读|12-93

★《旗帜插图百科》,兹纳梅沃斯基著。除分量稍重了点外,本书可算如厕伴眠上佳读物。那些旗帜符号本不过是国画中以焦墨皴出的一点,可当它们被归类被分级被注释被阐发后,瞬间晕化为一摊历史一抹文化。一面旗帜也是一本周刊一份小报或一部作者不详的手抄本,其媒介属性与生俱来,至死方休。

★《老人与海》,海明威著-余光中译。“老人瘦肖而憔悴,颈背皱纹深刻……两手时常用索拉扯大鱼,也留下深折的瘢痕。这些瘢痕却都不新,只像无鱼的沙漠里风烛留痕一样苍老。除了眼睛,他身上处处都显得苍老。可他的眼睛跟海水一样颜色,活泼而坚定。”(P1)

★《风入罗衣》,庄秋水著。本书副题为“中国文学中的服饰与人情”,角度新异。假使文学算是生活折光,书中所究即属折光的折光,而或许非要延至“高藜满眼楼馆劫灰美人尘土”的今世,那些折光的折光才愈显珍贵。“哭家国不可为哭文章不遇知己哭才子不遇佳人”……书中所引人生三哭哪就够用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日, 5: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