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蛇是蜥蜴的大哥就像毛主席是华主席的大哥一样

一周语文|2012(28)|2012-7-2-2012-7-8

为本周单字“锥”,“水泥锥”的“锥”。本周三,来自南方网的消息说,广州某些天桥底部被水泥锥布满,用以驱赶流浪汉栖居。最早由网友爆料图片的这则新闻在微博引起讨论。

“南都记者巡城发现,广州白云、天河确有多处天桥和高架桥底,浇筑了水泥锥,却没有单位站出来认领。”被访的“街坊称,这些地方曾经流浪汉聚集,自打有了水泥锥,流浪汉被迫迁走了。市民对桥底浇筑水泥锥,褒贬不一,但有市民认为,作为城市的管理部门,应该宽容对待流浪汉,采取人性化的管理方式。”

点评此事,秦皇岛日报社编辑思存斋主在微博中说:“无法安置流浪汉也倒罢了,居然处心积虑的为难流浪汉。这叫什么?这叫缺德。”作家刀尔登的评说是:“贫无立锥之地。”而另一位网友沈东军则在微博里这样一吐为快:对待人民为什么那么冷酷?从广州立交桥下做水泥锥,防民工休息,到为阻止市民前去打球,淅江宁波市委党校篮球筐加盖上锁,这些用纳税人钱养活的人为什么对待人民那么冷酷?”

汉字“锥”为形声字,从金,从隹,隹亦声。“隹”字本用于特指鸟头,其后才引申为“尖头”。《说文》里的解释说,锥,利也。其引申义多为类似的物件或器具。常用词多为名词,如锥子、锥刀、圆锥、立锥、针锥、改锥等,惯用词组如无置锥之地、无立锥之地等。

—————————————————————————————————————————

【只不过我从前门出来他走了后门】

来自作家张晓舟微博推荐,语出评家张楚读书笔记。据张楚介绍,为完成《冷血》写作,卡波特与人物原型佩里成为“朋友”:”当时卡波特的心态是柔软的、复杂的,这除了跟写作有关,还与自己无法克制的情感有关。”“卡波特说自己和冷血杀手佩里-史密斯的关系:‘我们像同一间屋子里长大的孩子,只不过我从前门出来,他走了后门。’”

【妖怪推理】

来自《南都周刊》记者张小摩文章,原题是《“写作妖怪”京极夏彦》。文章认为,在近年日本推理小说引进潮中,日本推理作家京极夏彦以其“妖怪推理”风格而独成一派。京极夏彦的“妖怪推理”简言之即一种杂糅。用他自己的话说:“有人觉得是推理小说,也有人觉得是恐怖小说,或是角色小说,甚至是爱情故事,还有人觉得是搞笑小说,我的答案是,每一个都是正确的。”

【最好生两儿两女凑一桌麻将】

来自本周一凤凰网报道,原题是“超生教授杨支柱:大家都软弱便觉得我是斗士”。报道中,“超生教授”杨支柱谈及“计划生育”政策沿革及现状。说到未来生活,杨教授说:“计划生育这个事情,我是要坚持下去的。”说到一己心愿,杨教授说:“最好生两儿两女,凑一桌麻将。”而且,“等小孩考上大学,我就躲进深山老林,不想过现在的生活了。”

【65岁】

本周,人社部有关“延时退休至65岁”成为网议话题。饭友超級小馒头周三在饭文里说:“中国人均寿命73.5 岁。从25岁开始工作到65岁,整整缴纳40年的社保,而却只能享受8年养老社保。”

【以破坏喜剧效果的方式制造喜剧效果】

语出影评家卓别灵本周纽约时报中文网专栏,原题是“最坏的‘坏蛋’和最逗的老头儿”。说到陈强先生在文革后首部喜剧《瞧这一家子》中的喜剧表演,卓别灵写:“陈强自己则走了冷幽默路线,不苟言笑,注重分寸感和节奏感,以破坏喜剧效果的方式制造喜剧效果。”

【鱼翅】

来自本周“公务接待不食用鱼翅”新闻的诸多议论。饭友盲雪说:“今日的新闻头条是,鱼翅协会决定把鱼翅更名为大白菜,以适应越来越风云莫测的市场变幻”;饭友佚名说:“公务禁吃鱼翅?他们还可以吃鲍鱼啊,甚至还会舔鲍鱼。”而另一位饭友则说:“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实一定用不了三年,大家都知道,现在剩下的鲨鱼不一定有公务员多。”

【还没法律这么自轻自贱的】

语出作家连岳微博:“全国人大将‘常回家看看’入法,说是有助于弘扬传统孝道文化。——这是同时破坏法律和道德的蛋疼行为(如何他们有蛋的话),现在的生活工作模式造成极大多数人无法‘常回家看看’,尤其是民工,这就让人陷入普遍违法的境地,而这违法不可能处罚,所以这条法律认同人人违法,还没法律这么自轻自贱的。”

【污染游】

来自纽约时报中文网。“污染游”属冷门旅游的一种,以“污染游”游客安德鲁-布莱克韦尔为例,他在“游览”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废墟过程中,其行为与“任何记者一样:做调查、采访并试图挖掘事实真相。”但他也时刻告诫自己,应“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游客”,“不必太严肃”,“真正去感受这些地方的真意所在,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是世界上诸多问题的代表。”

【一把黑色的雨伞下,什邡见】

语出作家李承鹏周二博文。本周,什邡事件为公众关注。在众多媒体、自媒体关注中,李承鹏的什邡主题博文成为最特别、最勇敢的一组。在这篇题为“奇怪的使命——给什邡市各级领导的一封信”的博文中,李承鹏从什邡“鸭子河”写起,在表述完“矿区什邡”直至“矿区中国”的深虑后,收尾于“鸭子河”:“我正在成都,会开车前往什邡,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和草绳上的河蟹……今日有雨,一把黑色的雨伞下,什邡见。”

【非如此罩不住耳】

语出作家绿妖本周微博:“长春的朋友说,在外面,谈大事要用北京话,开煤矿的都是山西口音,但是,如果是给人看场子就必得东北口音不可,他亲眼看见,有南方人干这行,而操一口东北话,非如此罩不住耳”……绿夭老师提及的“口音”其实也是一种修辞,而其修辞效果除方言特质外,还有方言习惯因素暗含其中。

【好在我的英语中不含深奥难懂的词汇】

语出作家徐星微博:“昨晚答应儿子今天回答他的两个问题,切格瓦拉是个伟大的人吗?中国是民主的吗?他还没睡醒,但我已经想了半天了……这题真他妈的难啊,尤其是我还得用我这一口不着四六的英语回答他,好在我的英语中不含深奥难懂的词汇。”

【医事费】

新词“医事服务费”简称,来自本周新闻。据中青报记者周一报道,上个周日,北京开始试点医药分开,取消药品加成,收取医事服务费,这是医改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之一。北京友谊医院自7月1日起取消挂号费、诊疗费,取消15%的药品加成,设置医事服务费。普通号、副主任医师号、主任医师号、知名专家号分别收取医事服务费每人次42元、60元、80元、100元,医保均报销每人次40元。此项医改实验仅在北京友谊医院试行。

【半数以上观众是穿着拖鞋来看热闹的】

语出作家钟二毛微博:“每次到香港,你会发现这个城市的文艺活动、演出其实很丰富。他们的特点是:演出场地比较小,观众比较少,报纸宣传更少,因为报纸基本就没有文化版。但很专业,演出专业,观众专业。反观内地,屁大个演出,连篇累牍报道,大场地,票卖不出就赠,结果爆满是爆满了,但半数以上观众是穿着拖鞋来看热闹的。”

【推特情绪】

来自南方周末文章,原文标题为《用推特情绪赚钱》。文章介绍“一位英国的80后创业者与一位大学教授联手,通过对推特上每天超过3亿条推文进行抽样,对网民的情绪评分并做成金融模型,以预测证券市场趋势。在推测“推特情绪”时,他们会“利用计算机程序,对全球最大的微博客推特上的推文进行抽样,抓取例如‘我感觉’‘我认为’‘让我觉得’等表达投资者和公众情绪的语句进行分析、归纳,然后作出推断。”

【它的尾巴会抖动不停那就是给蛇写信】

语出作家李海鹏纽约时报中文网本周专栏,原题是“消失的故乡:三百年去来”。这篇长文以张村和姥姥往事为轴,散漫温煦,伤感狡黠:“我在那儿想起了张村,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它何其荒蛮。我想起了稻田、青蛙。我想起了我为何畏惧蜥蜴。如果你打死蜥蜴的话,要在它周围画一个圈儿,表示锁住它,否则它的尾巴会抖动不停,那就是给蛇写信。蛇是蜥蜴的大哥,就像毛主席是华主席的大哥一样。我总是打死蜥蜴又担惊受怕,简直中了邪。”

【官窝】

来自学者刘军宁周一微博:“北大已成官窝”。来自北大官网的信息显示,北大有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3位常务副校长,1位校长、1位秘书长,1位总会计师,1位研究生院院长,3位副书记,1位常务副书记,1位书记,1位纪委书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日, 5: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