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亚裔联合会将于8月21日在旧金山举行示威游行,抗议工行刚刚收购的美国东亚银行对少数族裔社区的“歧视”。一旦美联储介入调查并查实,东亚银行可能被限制在美发展分支机构和投资收购金融资产。

中国工商银行(下称“工行”)将遭遇在美国的第一次“反歧视”示威游行。

全美亚裔联合会(NAAC)将于美国西部时间8月21日中午11点在位于旧金山中国城的美国东亚银行门口举行示威游行,抗议其对少数族裔社区的歧视。

这距离工行7月初正式完成对美国东亚银行约80%股权的交割,只有一个半月。工行作为后者的控股股东,成为示威的对象。

“以前美国东亚银行算不上大型银行。在收购完成后,作为一个全球总资产超过2.5万亿美元、并且希望在美国有长足发展的大型银行,我们开始关注这家银行的行为。”8月16日,NAAC主席兼首席执行官Faith Bautista向本报记者表示。

NAAC认为,工行控股下的美国东亚银行,在雇佣、发放个人贷款和中小额商业贷款等问题上存在对少数族裔的歧视,而这不符合美联储相关法规和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为此,NAAC多次给工行去函,但迄今未收到来自工行总部的正式回应。

“这是我接触的第一家中国银行,也是第一家总部没有直接回应并愿意会面的银行。” Faith Bautista表示,“这对工行在美国市场的长期布局,是一个坏的开始。”记者获悉,此事工行总部已经得知并在处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联系到对方置评。

而作为工行收购东亚银行的代理律师、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律师Ernest T.Patrikis则向记者强调,美国东亚银行没有歧视问题存在。他拒绝对此次游行置评。

记者了解到,美联储或有可能在未来应游行组织方的要求,对此问题进行调查。“现在还不晚。”经常为中国企业投资美国提供法律咨询的美国长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浩向记者表示,“在中国当惯了‘老板’的企业,到美国来之后要学会如何做一个‘公民’。”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工行在北京的总部,工作人员表示无法查询到管理层和有关部门的联系方式,记者也未能通过其投资者关系部联系到工行董事会秘书胡浩,公关部门电话则处于长期无人接听的状态。

事态酝酿一年 工行回应不足

21日当天,参与游行队伍的还会包括拉丁美洲裔和非洲裔等少数族裔群体,而亚裔美国人群体中大部分来自菲律宾、韩国和日本等地,规模在50人以上。

目前,该游行已经得到了当地警方的安保支持,同时美联储等官方代表也答应到场。

一年多前,NAAC曾向工行提出批评。“我们发过很多封信,告诉他们美国东亚银行不雇佣或者晋升非中国人或者非华裔,也不贷款给除了华人以外的其他当地社区居民和企业,更不在华人以外的社区投资。” NAAC法律总顾问Robert Gnaizda告诉记者。

唯一的回应来自美国东亚银行现任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也是工行纽约分行总经理毕明强。

“我们正在准备回应你们的要求,我们也乐意和所有市场区域内的社区团体对话。”他在7月26日发出的信中表示。

但Faith Bautista不满意这个回答:“以美国东亚银行的名义写信,至今没有进一步的回应,同时也没有提出具体和NAAC以及其他游行成员会面的详细计划,这在我们多年和银行打交道的经验中是不多见的。”

全美亚裔联盟(NAAC)是美国规模最大的亚裔美国人非营利组织之一,代表在美国的1800万亚裔美国人和近200万亚裔领导的企业。其总部在加州,通过其华盛顿办公室经常向美联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美国司法部等游说,同时为5000多家面临取消赎回权的户主咨询,是少数族裔小企业贷款的倡导者。

“我们此前因为类似的问题和花旗集团、美国银行、富国银行、HSBC等都交涉过,这些银行的主席或者CEO都迅速与我们会面,拿出他们的数据记录,听取我们的社区发展意见,并给出相应的承诺。”Robert Gnaizda说。

“如果工行能够及时主动拿出有力的数据,包括雇佣职员、少数族裔人群贷款记录以及小额贷款记录,证明不存在歧视,那么我也很高兴自己判断错了。”Faith Bautista说。

一旦触发调查 潜在损失巨大

各种迹象显示,工行对美国东亚银行的股权收购,直接触发了这一次游行。

根据美国的《社区再投资法》和公平贷款的相关法案,任何一家被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认定的在美零售商业银行,必须对其服务范围内的所有社区一视同仁,包括在提供房屋贷款、个人信贷以及企业小额信贷等。

而在工行成为美国东亚银行的大股东之前,其在纽约的分行仅仅做批发银行业务,因此与这类法案并无直接关联。

5月9日,美联储批准中国工商银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可以联合收购美国东亚银行不超过80%的股权。这一总额为1.4亿美元的并购交易完成后,工行将获得东亚银行在美国的约7.8亿美元资产的13家分行,主要经营零售银行和中间市场贷款业务。

在收购之后,这个中国资产排名第一的银行就进入了NAAC的“侦查”范围。“一个拥有近3万亿资产的银行,必须对所有社区有益。”Robert Gnaizda说。

根据美国1977年通过的《社区再投资法》(CRA),一般金融机构有义务帮助完成当地社区的信贷需求,该法案建立了一整套监控零售银行信贷、投资以及为中低收入族群服务的规定。联邦政府下属四个机构将对银行的CRA表现进行评级,其中对于资产超过10亿的大型银行的标准和检查过程较严格。

不过,担任过工行代理律师的Ernest T.Patrikis表示,根据美联储5月9日批准收购的文件,在2010年1月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对当时的美国东亚银行给出“杰出”CRA评级,并且在公平贷款的相关记录中也表现良好。

“这是OCC给出的最高等级,表明该银行不存在歧视问题。”Ernest T.Patrikis告诉记者,“工行同时向美联储表示,会持续维护美国东亚银行在美国已经存在的业务,并且准备在未来进行业务和客户扩展。”

对此,Robert Gnaizda指出,原来的东亚银行资产规模相对较小,CRA测试宽松,而工行收购完成后这些情况正在改变:“收购完成后,美国东亚银行就是一个彻底存在歧视的金融机构,但是从来没有因此而受到检查。”

据悉,NAAC目前暂时不会起诉工行,但会在9月和美联储官员继续会面,施压CRA调查。

调查一旦触发,工行面临的潜在损失不可小觑。

姜浩告诉记者,一旦查实,美联储的惩罚措施中除了罚款之外,还包括限制银行继续开设分支机构,以及限制其进一步在当地投资收购金融资产。如果被查实雇佣歧视的问题,后果更为严重,工行有可能面临个人发起的诉讼。

“与此同时,工行在社会声誉上损失将会更大,公众会了解到这是一家什么样的银行,这对于刚刚在美国走出业务扩展第一步的工行来说,影响会很大。”他说。

种族歧视历来是美国社会最为敏感的话题之一。在上述美联储的批准声明中,清晰地记录着部分公众评论人士对收购的反对意见:提议禁止工行在未来3-5年内扩展东亚银行的分行网络,要求工行提出全面CRA计划,指控东亚银行将少数族裔排除在外。

Robert Gnaizda 说:“也许这次他们不会有什么现实的麻烦,但如果今后被起诉,会影响其未来投资。据悉,工行或将继续在美收购资产230亿美元的华美银行和资产110亿美元的国泰银行。

律师建议:中资企业改变“鸵鸟政策”

但事情并非一发不可收拾。

Faith Bautista表示,他们希望工行总部负责人能主动和他们通话,并且给出相应的承诺,提出在未来5年内的社区发展规划,并且有高级管理层和社区一起合作促进小企业贷款、无家可归者的房屋贷款以及社区多样化建设。

对此,姜浩认为:“工行应该拿出数据来说话,把东亚银行的信贷记录和其他支持性文件拿出来,和其他美国大银行做比较。应该更加及时地和当地社区沟通,并承诺向符合标准的贷款人放贷等等。”

“投资不是提供大笔资金就了事的。中国企业到美国来投资,必须要有成为当地社区一员的意识,这是大多数来这里的中国企业所缺乏的。中国企业对于什么是企业公民,什么是社区延伸服务(community outreach program)没有概念。”姜浩说。

他表示,中国人在沟通上往往采取“鸵鸟政策”,殊不知正是这种做法导致了“被动挨打”,使得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时遭遇系统性的风险。

他指出,在中国企业到来之前,、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企业也遇到过类似的发展瓶颈,可惜的是中国企业一直在犯别人犯过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