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 【西西】
     一年前溫州動車事故的悲慟憤怒早已被每秒更新的新聞擠壓到記憶邊緣。沒有盡頭的悲劇讓媒體人還來不及紀念去年人禍的亡靈,就驚愕於今年的天災。當政府號召捐款,微博上一片「」的謾罵與反對,而各路媒體卻只能遵守禁令。這讓人不禁想起去年主流媒體的集體抗命。

     媒體集體抗命

     在2011年7.23動車事故發生後第一天,和調查同時展開的還有宣傳部禁令。禁令還要求媒體特別要「管好子報、子刊和網站,不要鏈接高鐵發展相關訊息,不做反思性報道」。和遇難者家屬同樣悲憤的媒體人集體抗命:《新京報》《新快報》《南方都市報》,甚至黨報《人民日報》和官媒中央電視台都大篇幅全角度的對事故進行報導,批評矛頭更直指鐵道部。這樣的反抗受到宣傳部點名批評。

     7月29日,是死難者「頭七」的前夜,宣傳部再次下達禁令:「各地方媒體包括子報、子刊及所屬新聞網站對事故相關報道要迅速降溫,除正面報道和權威部門發布的動態消息外,不再做任何報道,不發任何評論。」

     各大網站的專題也被要求撤出,不允許放在網頁的重要位置。完全罔顧溫家寶在事故現場,「公開透明」處理事故的要求,以及喪親之痛中的遇難者家屬。

     然而這一次,媒體人卻出乎意料的把這些原本幕後的禁令用微博公開披露出來,中宣部祕密作業失效。記者、編輯、公共知識分子、意見領袖、甚至明星的微博都在發布這樣的消息,他們的公信力使普通讀者第一次直接看到輿論控制工具的醜態。

     微博上除了「封口令」還有一張張趕工做好,卻面臨被撤命運的版面。翌日,大部分報刊撤換了版面,編輯說:「長歌當哭沒辦法,我們要為兩千多《新京報》員工的飯碗考慮。」那些偽裝如常的版面顯得異常可笑和諷刺。

     推動官方進步

     一年後,北京7.21大雨災害。7月26日晚,中央電視台公布了降雨災害中已確定的77名遇難者名單、身分及死因,由主持人一一讀出。災害遇難者首次以個人全姓名在官方媒體出現,遇難者不再是冷冰冰的統計數據。這種進步是一次一次抗命事件推動的,值得肯認卻並不能讓人心安。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況且衝破禁令越來越難。

     北京大雨後,廣東省宣部更收緊傳媒審查政策,《南方周末》8個版面的調查報導、特稿被撤換。其中包括為21名遇難者留下人生最後的記錄的《你的名字你的故事》。香港媒體《明報》報導,中國大陸具旗幟性的敢言媒體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日前收到上級紅頭文件列明「13個採訪禁區」。一旦踩線,負責人就要向宣傳部交檢討書,編輯、記者就要犧牲飯碗。

     外媒同行經常說在中國大陸做媒體很不幸,面對巨大難以突破的網。也有人說很幸運,因為每天都有那麼多事情發生,總有機會站在變革最前沿。對於哀其不幸者,他們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表現出智慧和勇氣。

     對於羨其幸運者,他們深知媒體英雄主義式的快感,根本不能抵消職業道德與基本良知被蹂躪的痛感。他們都是戴著鐐銬的舞者,一邊忍受著血肉骨骼被磨損的疼痛,一邊盡最大努力舞動身軀傳播真相與希望。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