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报同仁以“中国人的信任危机”为题的文章一开始就引述中国西南某大学一位法律教授从互联网上了解到不久前在伦敦奥运会上,刘翔作假跨第一个栏就败下阵来的事件,所有人,从教练到政治负责人以及国家电视台从一开始就知道刘翔已经受伤,根本没有获奖的可能,而只有观众被蒙在鼓里,这位法律教授非常气愤地表示像中国老百姓一样感到受了欺骗,很反感。刘翔奥运跨栏作秀丑闻在微薄上引起上百万条反应。

中国层出不穷的丑闻使中国公众舆论越来越失望,最近几个月有十八座桥梁因成风的贪腐坍塌,火车事故屡见不鲜,矿井坍塌事故接二连三,食物中毒造成死亡,超生大月份孕妇被警察带走被强行引产以及刑不上中共干部子弟,等等数不胜数的丑闻致使某些记者敢于表达,表态文字又经常被删除,有人被逼迫走向极端,甚至像中国日报文学副刊前总编徐怀谦那样走向自杀。

徐怀谦郁闷地写过敢想而不敢写,钦佩敢想敢写的独立记者,但是他不可以离开制度,否则就无法养家糊口的话语。徐怀谦自杀身亡后,中国社交网络立即开始流传他的上述发自肺腑的感慨之言,中国社交网络并指控政府不仅造成一个人,乃至整个人民都患上抑郁症。中国社交网络的这些铿锵有力的词句很像对十八大后上任的新领导人敲响的警钟。

十字架报文章引述香港大学社会学者陈斯戴凡的分析指出,中国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大及其经济气喘吁吁之际,中国政府丧失着剩下的一点信誉,新的领导人未来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可能就是人的信任。

此间, 强加于媒体的官方口号是,为党争光,为政权更替创造和谐气氛。就此,英文版南华早报引述北京外语大学的一新闻教授的话说,国家的某些媒体敢于持更多批评的态度,一定是高层有政治派别的保护,这一现象被视为是有限制的言论多样化,也是中共最高层内部出现分歧的反映。

面对公众舆论敏感度越来越公开,网络论坛反映出某种潜在的不满,一网民在刘翔伦敦奥运跨栏作秀后的次日写道,这种事情只能发生在中国,作弊、欺骗与欺诈都是中国政府自己的言传身教,而人民对政府则已经失去了信任。

十字架报发表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第二次到访中国的文章指出,中国经济放慢与欧洲经济危机息息相关,默克尔访华旨在安抚中国安心向欧洲投资,世界经济危机很可能成为中国减少依赖出口的时机;回声报把昨天率重大企业家代表团访华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成是欧元区和德国经济的代言人;费加罗报经济副刊强调,中国经济依赖其最大的经贸伙伴国,尽管中国经济增长有些吃力,中国还是保证要继续购买欧洲债务。

此外,今天法国全国性报纸没有一个真正主导头版头条的大事主题,从法国南方地中海城市马塞的帮派之间的“秋后算账”到欧洲危机和罗姆人或者法国政府的安全问题政策应有尽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