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仍然存在某些阴影部分,有关披露毕竟使审判变成一个微型专政,从而显示整个系统为保护领导人——薄熙来家庭的利益开足了马力。谷开来案件所揭示的是:名声显赫的大律师获悉在国外留学的儿子薄瓜瓜人身受到海伍德威胁,原因是海伍德欲追回数百万欧元的项目中介费。

世界报发自北京的文章继续描述了谷开来在合肥法庭上对谋杀罪行供认不讳后写道,首先由列席庭审的两人传出审判的追记纪要,传出的审判相关情况深夜又通过新华社得以证实,这一切都安排部署的非常周密,目的是为激烈的反应留有缓冲的余地,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每时每刻检查过滤评论。

特别令人生疑的是谷开来的谋杀案有维持秩序警察的介入:首先是今年二月初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重庆前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王立军为了保命,把球送到美国人手中。谷开来获悉海伍的对其子薄瓜瓜进行人身威胁时就告知过“超级警察”,而且王立军还建议制造突袭贩毒事件,除掉海伍德,但超级警察后来又改变了主意,可谷开来还是告诉他要毒害英国人的计划,等等。 而且谷开来作案后首先告知的人又是王立军,而且讲述了所有细节,新华社证实检察院把王立军私下录制谷开来所讲的作案经过的录音作为谋杀证据之一。

被指控包庇谷开来谋杀罪的四位高官上周五(八月十日)被审判,王立军却还没有被推上法庭,世界报估计王立军案在本周内应该审判。世界报文章引述法国著名汉学家白夏的分析认为,所有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攻击薄熙来建立的重庆模式,并把重庆描述成“独立王国”,有为薄家服务的心腹,就连任何党政职务都没承担的薄熙来妻子,谷开来都有能力动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机器来保护他们的自己的利益。

薄熙来的卷入可以从字里行间显露,以待进一步确定。法国汉学家白夏认为,薄熙来未卷入的可能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对王立军的审判将是确定的关键,在表现国家机器都为个人利益服务的同时,可以在仍然支持薄熙来的势力当中贬低薄熙来的信誉。

世界报发自北京的文章引述法国汉学家白夏的一段评述指出,因为决定中共最高权力交接班的的第十八届党代会召开在即,也是用这种办法告诫薄熙来可能的拥护者最好是放弃薄熙来,或者不再支持薄熙来。

世界报文章结论道,在把薄熙来付诸法律之前,中共第十八届党代会也可以决定将薄熙来开除出党。

此外,今天法国全国性大报头版头条应有尽有:关于法国大事,法国总统奥朗德执政一百天,选民产生某种失望情绪,政府则需要根据欧洲条约制定预算紧箍咒,法共人道报不耐烦地责问,什么时候才发生变化?赤字高筑的法国社会医疗保险当中最昂贵的是病假,回声报说,法国各地的乱休病假屡见不鲜;解放报关注对防晒霜的怀疑;巴黎人报聚焦房地产,提出房价是否不久会下跌的疑问。

十字架报继续关注国际大事——叙利亚战斗激烈,但国际社会分歧阻碍危机的解决办法出笼;埃及总统解除国防部长和数位将军职务,世界报指出,埃及伊斯兰政权猖狂至极;费加罗报今天刊登对法国天主教里昂大主教巴巴林的专访,以“不应该改变婚姻的性质”为作为标题的巴巴林大主教在专访中对天主教对同性恋婚姻,安乐死以及政治行动的意义等问题进行了详尽的阐述。巴巴林大主教提醒政治人士说“是非常严峻的时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