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变应变有所作为:对中国未来十年的战略期许


进入专题
中国战略    ● 戴旭     
  2012年是中国农历的龙年,6月初是春夏之交的变换季节,它还可能以世界战略格局转折性的时刻被载入世界政治史。6月1日,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中,宣布未来十年美国将把包括6支航母舰队在内的60%的海军力量部署到亚太;而6月5日,俄罗斯普京在拒绝了奥巴马G8会谈之后隆重访问中国并出席上合组织会议,中俄双方全面提升战略协作关系,上合组织随后以集体的名义,宣布不接受武力解决伊朗问题,被世界舆论称为展示“远大抱负”。
  一周内两个几乎同时出现的里程碑事件,显示的都是一个趋势:21世纪世界政治即将呈现大幅度逆转并进而酝酿全新的格局。
    
  一、当前美、俄同步战略东移,意图都是声东击西
    
  冷战结束后,美国挟全胜之威,不思巩固世界和平成果,反而全力开动战争机器,疯狂掠取世界战略要地,沿着其称霸世界的固有战略全面推进,将欧亚大陆三大政治板块之伊斯兰世界、中国和俄罗斯,内定为三大潜在对手,并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时而以人权高于主权时而以反恐为名,将三方逼入死角。
  在二十年的时间里,美国全球战略取得重大进展,但俄罗斯在普京第一任期的强势领导下,利用美国发动中东战争打高能源价格的机会,迅速扭转了低迷的经济形势,同时利用美国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泥潭的机会,大刀阔斧完成军事变革,赢得复兴的本钱。此次普京重新执政,必将在原有基础上,反击美国的战略压迫,逐步踏上以新的政治样式部分恢复俄罗斯昔日辉煌的道路。
  “香格里拉对话”结束后,帕内塔“巡视”了南海战略要地金兰湾。这是美越历经数年眉来眼去之后的第一次战略拥抱,是亚太地区政治格局重要的质变标志。冷战年代,美苏在亚太对峙的主要标志就是前者在菲律宾苏比克港、后者在越南的金兰湾开辟军事基地。现在,美国对这两个地方都跃跃欲试。但是,美国没有想到,俄罗斯抓住美国战略东移的时机,也摆出了一个战略东移的架势。表面看起来是战略上“驰援”中国,实际上是俄罗斯的一次全球性的主动战略出击,以彻底改变近二十年来俄罗斯被排除在重大国际事务之外的局面。两个曾经在世界上分庭抗礼的国家,在新的时间、新的地点,以新的形式重新站上了擂台。
  但是,由于美俄各自国家战略不同,利益重心不同,所以看上去双方似乎都围着中国转,但真实意图是完全不同的。美国是全球一盘棋,其战略东移,眼下看是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以集中欧洲力量、中东附庸力量,发起新一场中东战争,最后拔除叙利亚和伊朗等两个不顺从美国的政府;长远看则是未雨绸缪,为中东战事结束后,瞄准中国,进而对中俄各个击破提前布局。而俄罗斯的战略东移,实际上也是声东击西。已经无力与美国全球争衡的俄罗斯,利益重心在原苏联、今独联体地区——普京在竞选中就已经提出未来十年将构建欧亚经济共同体,太平洋只是俄罗斯的一块战略鸡肋,属于边缘利益。俄罗斯不可能在这个地区与美国及其盟友发生重大冲突,以免陷入战略上的两面受敌。而太平洋方向,中国海域的钓鱼岛和南沙群岛,都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绝不可能放弃。这样,俄罗斯希望以中国为支点,借助并辅助中国的力量,在这里对美国进行战略阻滞,俄罗斯就可以集中力量,在中亚方向对美国北约东扩、欧盟东进、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等,进行战略推挤。
  欧亚大陆正在上演一场空前的全球政治大博弈。继19世纪的鸦片战争、20世纪的抗日战争之后,21世纪的中国又一次面临全球性政治危机。不同的是,这一次中国被至于世界战略博弈的中心,同样不同的是,今天的中国拥有足够的力量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并且可以对世界和平作出应有的贡献。
    
  二、中国应以变应变,创造机遇,有所作为
    
  每一次重大历史变局,都会深刻而全面地影响世界历史。冷战展开,中国及时跳出两极对抗的危局,以三个世界理论为自己找到一块“不败之地”;冷战结束,中国又先行一步,在美国夺取冷战成果的时候,集中精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随着美国名义上的反恐即将结束,美俄都在积极布局未来,世界战略的又一次变局已经来到。中国也必须以世界视野、长远思维,适时进行战略调整,以赢得民族生存发展的机遇。
  战略的实质永远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存发展,但战略思维的特点是依据现实顺势而为,战略路径的选择是趋利避害。当前世界形势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比已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美国对中国的定位及中国海域的安全形势都完全不同于以往,而中亚地区对中国的意义也具有新的内涵。笔者据此认为,中国未来国家发展的战略重心,应该从遥远的“海外(西方)”,逐步调整到陆地相连的“门外”,改革开放国策不变,但策略适度修正,将主要面向欧美经济出口转向区域合作全面发展。这是由以下两大国际战略现实决定的:一是美国的战略是在沿海方向全面封堵中国,其对中国的C形包围分为海上和陆地两段。海上部分从日本列岛到印度洋,是美国多年经营的政治、外交、经济和军事盟友群。在这个方向,中国只有几个东盟内的小国堪称朋友,没有像俄罗斯那样具有共同战略利益和强大实力的伙伴国家。没有这样可靠的战略支撑,要凭一己之力彻底突破传统的美澳日韩(可能还有印和东盟及欧洲部分国家)等太平洋联盟,结果很不乐观。二是俄罗斯的欧亚共同体设想,在美国看起来是逐步恢复原苏联版图的举措,因此表现出强烈的戒备之心,这就是搁置多年的欧洲反导系统准备重新上马的原因。可以预计,未来美国在中亚方向与俄罗斯的战略博弈将会日趋激烈。这种博弈,使俄罗斯急于获得战略伙伴,以获得支撑力量。而对美国战略东移压力感到越来越沉重的中国,也需要西部大陆的战略支撑。中俄在共同的战略威胁面前,可互相成为可靠的后方。
  当中国和俄罗斯背靠背站在一起的时候,美国在中、俄、伊三条战线全线出击的疯狂与笨拙就显露出来了。连续二十多年的全球征战,特别是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暴露出美国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足够的财力同时进行两场战争。它在中国周边张牙舞爪,对俄罗斯进行反导恫吓,其实都是虚张声势。它可以凭借全球政治号召力,对某一个国家进行经济制裁,但决没有同时和所有对手进行全面对撞的力量。而利比亚战争证明,由于金融危机的困扰,不依靠欧洲和当地的仆从军,它短时间内已很难独立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此时,正是中俄联手维护世界和平的最佳战略时机。
  中国可以考虑把散布在世界各地,缺乏政治和军事保护因而风险极大的重大投资项目,集中于欧亚大陆,与困境中的伊朗和俄罗斯紧密地结成一个地理上、心理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命运共同体”,组成能源联盟、工业联盟、市场联盟,可以设立上合银行,发行“上元”,可以讨论建立集体安全机制,形成一个类似欧盟那样的全方位合作架构。
  中国实施战略西进,依托西部大陆上合组织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支撑,应该实施海上攻势防御,坚决反制美国的空海一体战,把美国阻击在欧亚大陆的外缘。正如伊朗在中东、俄罗斯在中亚抵住美国的战略进攻一样,中国此举既是捍卫自身也是保护世界和平事业。对于那些愿意引狼入室的小国,中国可以效仿俄罗斯在格鲁吉亚的行动,果断予以惩戒,只有以牙还牙,果断行使正当防卫,才可以立即实现并长期确保地区和平。中国不必顾及某些小国挟洋自重的要挟,不必在意美国进驻某些国家,放在世界战略大格局下,美国抱着那么多哭闹的孩子,它就难以在其他地方辗转腾挪,就不会再伸出手绞杀屠戮其他国家。美国现在像一只狮子一样,在中国、俄罗斯和伊朗这三只猎物身边转来转去。中国要准备为维护自己的海洋利益打一场战略持久战,通过狠狠打击那些为虎作伥的走狗喽???衙拦?V圃谀虾:投?#?闵隙砺匏购鸵晾识悦拦?恼铰郧V疲?嗟背さ氖奔淠冢?拦?瓢匀?虻牡酃?铰越?晃尴奁谧柚汀
    
  三、依托上合组织,阻止新中东战争,维护世界和平
    
  中国国家元首胡锦涛说:中俄关系密切是世界和平的福音。中国另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地方,是以上合组织为依托,以集体的力量,坚定地竖起和平的大旗,主持国际正义。
  作为眼下的当务之急,中俄和上合组织成员国,要坚定地反对美国对叙利亚和伊朗动武,不仅在语言和道义上及安理会上表示反对,还应该完全不理睬欧美的叫嚣,对叙、伊予以实际支持。作为具体行动,笔者认为应该首先允许伊朗率先加入上合组织,由上合组织参与协调解决伊朗核问题。以集体安全感为纽带,既可以遏制美国的战争冲动,也可以从根本上消除伊朗对于自身安全的担忧,从而有利于防止核扩散。
  美国是世界战争的策源地,是世界和平的破坏者,是一切地区政治动荡的幕后推手和源头,中东如此,中亚如此,南中国海也如此。从美国征服世界、建立全球帝国的计划中反向看过去,中俄伊三大政治力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三大战场唇亡齿寒。伊朗是美国在中东战场中的最后一个志在必得的堡垒,但却是中俄共同的战略屏障。从更宏大的意义上说,中国和俄罗斯不争夺世界霸权,上合组织也不追求成为军事政治组织,但中俄和上合组织成员国决不允许美国的帝国魔掌任意搅乱地区和世界和平,危害各国正当的发展权益。作为欧亚大陆最大的政治力量版块,中国、俄罗斯和上合组织有责任有义务维护地区安全,也有能力保护无辜的国家免受列强的欺凌,不许美国这个嗜血动物式的战争国家在各成员国所在地区横行霸道。作为上合组织的首先倡导者之一的中国和俄罗斯,因为都有着核武器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因此也有着特殊的责任,应该拿出特别坚定的意志,担起维护世界和平、拯救人类文明的重任。中俄和上合组织在维护叙利亚和伊朗正当权益问题上做得好做得到,将会吸引更多国家参与上合组织并共同承担和平的责任。不仅中东地区的动荡很快可以稳定下来,亚太和其他地区的动荡局势也可以得到有效制止。

   进入专题: 中国战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