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公约》第2条第4段规定:通过战争和征服得来的领土并不视为合法领土!–尼伯龙根·蜗藤

   
提要:在黄岩岛2012年对峙事件之前,中国是口头上声称了主权但是实际从来没有实现过这个主权,菲律宾在1992年之后(或者说在1945年开始,甚至在战前开始,视乎如何处理美军在黄岩岛的地位)实际上治理了黄岩岛,但是1997年之前都没有在外交场合正式声称主权(尽管有宣示主权的行为)。到底口头声称重要些,还是实际治理重要些,这就是中菲两方争议的重点。

  菲律宾和中国在黄岩岛对峙成为继最近几年来南沙、西沙之后又一个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在南海诸岛领土纷争的新热点。我之前在一系列文章中都已经写过中国和邻国在南海的争议来源已久,其根本性的原因就是1935年民国政府“地图开疆”的结果。这里就黄岩岛的问题再说一下。

  在中国,黄岩岛被归为中沙群岛的一部分。这个划分在国际上并不是通行的标准,甚至只有中国在用。从地理上看,黄岩岛(Scarborough

Shoal)和另外一个邻近的暗礁特鲁暗沙(Truro Shoal)距离中沙群岛本部(Macclesfield
Bank,其实都是暗沙,全部在水面以下)距离相当遥远。黄岩岛与中沙本部相距约375公里,而和菲律宾吕宋岛的直线距离大约229公里(从Google

Earth测量得知)。在黄岩岛和中沙群岛本部之间基本上都是深海,并没有任何岛礁可以显示在地理上它们从属于同一个系统。

  在20世纪之前,中国的浩瀚的文献中并没有任何对黄岩岛的记载。中国目前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证据”是在公元1279年,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曾经南海作过天文测量。具体地点在哪里呢?根据厦门大学韩振华的研究再经过李金明的修正,经过复杂而认真的三角推算,他们认为“”所指的地点是北纬15度12分,东经116度7分。算上误差,这个测量的位置应该在黄岩岛上。(具体论证可以参见李金明《从历史与国际海洋法看黄岩岛的主权归属》,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1,vol11,P71和李金明《中国南海疆域研究》,1999)。

  我本人没有认真地复核过它们的算法,但是在这里指出几点。首先,对于“南海”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在史学界还有争议。另一种说法是南海这个地方在林邑。这个说法得到了相当一部分学者的支持。其次,即使林邑说是错的,而李金明等的说法是对的。以郭守敬在当地做过测量以论证中国对黄岩岛实行过统治也有硬伤。

  首先,当时的中国是处于一个特殊阶段:当时中国被蒙古人征服。蒙古人的统治之下,蒙古人的扩张能力大大扩展了“中国”的领土。所以到底是蒙古在历史上占有这些土地,还是中国在历史上占有这些土地,这个在历史上还有争论,而且基本属于屁股问题,而不是学术问题。(在中国学术界对于元朝的历史基本上是自相矛盾的:有利的就认为是中国的,比如对元朝扩张得来的领土(最明显是西藏);有害的就认为是蒙古的,比如元朝对日本的侵略和对其他民族的屠杀。我认为在对历史分析中不能采用双重标准)。 

 

   
其次,元朝侵略得到的很多领土在蒙古被赶回漠北之后就丢失了,以后这些领土也不归中国所有,在历史上曾经短暂占领过的领土在日后能不能作为申索领土的依据,这是争论性极大的。——如果非要这样算,西方殖民者可以要回太多的领土了,蒙古国也可以成为第一大国了!在历史上,各个国家的领土变动频繁,如果都以此作为根据,那么整个世界的秩序也就不存在了。

 

    最后,即便当时元朝领土广阔,但是郭守敬当年测量的地点也并非全部在中国国内。郭守敬还曾经在当时的外国,比如高丽,钦察汗国等一些地方做过测量(详细分析见我的《一言难尽话南海》一文)。李金明在文中错误地认为高丽和北海这两个地点处于中国境内,由此推出所有的观察点都在中国境内,再推出“南海”也在中国境内。这个推论是不能成立的。总之,郭守敬在“南海”的测量更多说明了中国当时知道了黄岩岛这个地方,而并非中国对黄岩岛进行了统治。另外,我不得不指出,李金明对这个南海地点的引申也有双重标准,一方面,他在论文中强调黄岩岛不属于南沙群岛范围,另一方面,在专著中,他又认为郭守敬在黄岩岛上的测量是中国对南沙群岛的治理证据。这个逻辑显然是不成立的。

  在郭守敬之后,中国典籍在20世纪之前对黄岩岛没有任何的描述,更加没有任何能够显示黄岩岛属于中国的治理证据,也没有一份地图画出黄岩岛。在19世纪末到1935年之前的所有“现代”的中国官方认可的地图中,中国的国境都没有包括黄岩岛。事实上,在中华民国政府1935年命名南海诸群岛的时候,黄岩岛甚至没有中文名字,于是中国按照西方的名字译音给黄岩岛起了“斯卡巴洛礁”这个名字。1935年到1947年之间,。也就是说,在1279年之后到1935年之前,中国对黄岩岛的描述出现了将近600年的真空。如果一个国家在长达近600年的时间对一个岛屿都没有任何描述的话,这个国家在这段时间对这个岛屿有多少实际的控制是值得怀疑的。

  民国在1935年的举动是民国“地图开疆”行动的一部分。我对“地图开疆”的定义为:民国政府把当时自己没有控制的领土画在了自己的地图上面,而不理会到底自己有没有历史和现实的权利,也不理会自己有没有能力控制。这种地图开疆到现在还存在。比如说现在民国还把蒙古划在中国的疆界之内,完全不理会蒙古已经是一个独立60多年,拥有联合国地位的主权国家,而中华民国却连联合国还混不进去的事实。

  民国政府在1935年的地图开疆源于法国印度支那宣布拥有西沙和南沙主权的刺激。1930年法国在南沙宣示主权,中国政府没有反应。1932年,法国宣布西沙主权属于法国。1933年,法国再次在南沙宣示主权,并公布了其中若干岛屿的坐标,把整个南沙归于交趾支那管辖。中国群情汹涌,由于顾虑到日本的态度(日本也对南沙主权对法国提出争议),所以在外交层面上,中国甚至没有正式的抗议。但是在内部,中国却以地图开疆的方法对南海进行单方面的划界。

  由于黄岩岛和中国相距实在太远,而且孤悬在其他南海群岛之外,如果把孤零零的黄岩岛加上地图上实在碍眼。另外,中国一直认为,中沙群岛在中国历史上以“长沙”或“石塘”在书籍中出现(这两个名字非常混乱,中国的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在不同场合用这两个名字指代西沙、南沙、中沙等不同的地方),所以中国对中沙的主权有历史根据。在中国二十到三十年代的地图上面,中国国境也已经包括了西沙群岛和现在的中沙群岛本部(注意:1)现在的中沙群岛当时叫做南沙群岛,现在的南沙群岛当时叫做团沙群岛;2)在当时地图上,中沙群岛还不包括黄岩岛)。大约基于这两种理由,民国政府发明了一个新的技巧,即把黄岩岛划入中沙群岛中,而不理会它们在地理上的遥远。这种做法增强了中国对黄岩岛的主权要求的理据。为了不让黄岩岛属于中沙群岛显得那么突兀,民国政府甚至把中沙群岛本部北面和南面的一些零散的礁石都也算在了中沙群岛中,其中最北部的一块礁石叫做一统暗礁,离香港仅仅几公里远。这样,中国政府口中的中沙群岛就变成一个地域广大,暗礁稀疏的礁石群。黄岩岛就是其唯一露出海面的岛礁。正如上面提到的,这个“大”中沙群岛的概念在30年代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国际上也独此一家。

  民国地图开疆体现了民国政府的对海疆的敏感和重视,为中国后来对南海诸岛的声索打下基础。但是,我也不得不指出,地图开疆在国际上并不得到广泛承认。就民国的地图开疆而言,除了黄岩岛之外,还有很多岛屿是民国政府从来没有建立过统治的,甚至资料也相当缺乏。比如南沙群岛,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在南沙实地探测过,大部分的岛屿的地理信息都根据西方公开出版的地理书籍和地图。地图开疆还把许多海底的完全不露出水面的石头划入了中国的领土(比如中沙群岛本部、曾母暗沙等),而这些海底的石头直到今天还没有国家承认可以作为领土的一部分。

  到了1947年,中国由于是战胜国并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当上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于是国际地位空前提高,成为五大国之一。于是民国政府打算把地图开疆实质化。这样就有了1946年林遵的“收复”南沙事件。在1947年,民国政府内政部方域司出版了《南海诸岛位置图》,对一大批岛屿重新命名,并在地图上划了11段折线,这就是后来的九段线。九段线的划界完全是主观和人为的,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根据,可以说是大笔一挥的后果。九段线的范围也非常大,有的地方几乎划到邻国的海岸上去了(任何眼睛没有问题的人都承认这一点)。而且九段线的法律地位从来都没有明确过,直到今天,(无论是台湾与北京)都没有给出九段线的官方解释。九段线是单方面的划界,也从来没有得到国际的承认。中国政府指九段线是得到国际政府“默认”的。这是一种站不住脚的说法,因为从1946年到1974年间,法国和南越政府一直占有九段线内的西沙群岛西部岛屿(中国称为永乐群岛)。这又何来默认九段线一说呢?关于九段线,可以参考我写的《南沙杂谈五——九段线究竟是什么》一文。

  黄岩岛也在这条折线之内,在这一版新命名中,它的名字改为了民主礁。但是即便是林遵的收复行动,黄岩岛也没有在“收复”范围之内。民国政府也从来没有“收复”过黄岩岛。原因很简单,在二战之后,黄岩岛一直被美国海军当作靶场,一直持续到美军从苏碧湾海军基地撤军。民国不但没有在行动上收复黄岩岛,就我所得到的资料,连任何对美国抗议的外交表示都没有。1949年之后,大陆易帜。共和国政府把民主礁改名为黄岩岛,并继承了民国地图开疆的成果。但是即便如此,北京政府也没有对美军在黄岩岛的行为有任何抗议。黄岩岛于是成为了民国地图开疆之后最沉默的内容。

  尽管在中国,黄岩岛在二十世纪之前都没有记载。但是据研究,中国渔民很早(具体什么时候已经不可考)就在黄岩岛附近捕鱼,并在黄岩岛的泻湖内避风。这点是所有学者的共识。但是这个地方同样也是菲律宾人的渔场,也同样有菲律宾人在避风。而且,近代之后黄岩岛还在国际海道附近,很多船只都经过那一带。黄岩岛的英文名正来源于一艘18世纪末在黄岩岛搁浅的船只的名称。所以单单是渔民的活动并不足以说明中国对黄岩岛的主权。

  菲律宾在西班牙占领之前在黄岩岛的活动不可考。根据菲律宾媒体报道,一个菲律宾议员 Edgardo J.
Angara出示了一些古地图,在西班牙殖民菲律宾之后,黄岩岛就开始出现在文献和地图上。,显示在一份1734年的地图(Carta
hydrographica y
chorographica de las Islas Filipinas)上已经记载了黄岩岛(当时叫Panacot
Shoal),在之后到20世纪的不同地图中,也把黄岩岛视为菲律宾的一部分。直到1939年的菲律宾人口统计的地图上也列有黄岩岛。(这些有待我一一查证,网上的地图太小,根本看不清。好在有地图的名字就可以检索了。一些声称在地图上“出现”的东西,往往并不是能够证明主权归属。中国绝大部分作为证据支持西沙和南沙主权的古地图都有这个问题。这些往往取决于分析者的屁股。我力求用同一个标准出发审视各方面的地图证据。)但是同时也必须指出,尽管一些菲律宾地图可能包括了黄岩岛,但是更多的地图却没有把黄岩岛画在菲律宾境内,至少我查阅的好几份美国1900年前后的菲律宾地图上都没有黄岩岛。这表明,菲律宾对于黄岩岛的认识并不是向一些国人所想象那样无知,但是也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说明菲律宾当时对黄岩岛的主权。

  如果菲律宾议员以上所说的几点属实,那么从地图资料看来,在西班牙殖民菲律宾之后,菲律宾政府就可能实际控制了黄岩岛。当然,这个控制程度到底有多大是值得怀疑的。可以确定的是,菲律宾和中国的渔民当时还可以自由地在附近海域捕鱼。但是考虑到所有中国古地图都没有画出过黄岩岛这个事实,就近代的资料来看,菲律宾对黄岩岛控制比中国还要有力一些。

  菲律宾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在几份关键性的文件上,黄岩岛都没有归入菲律宾的领土范围内。这些文件包括:1898年的巴黎条约(Treaty
of
Paris),这份条约规定了西班牙把菲律宾(和波多黎各等地区)割让于美国;1900年华盛顿条约(Treaty of
Washington),这份条约进一步界定了西班牙割让的菲律宾的具体界限;1930年的美英会谈(Conven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Great
Britain),这份条约界定了美属菲律宾和英属婆罗乃之间的海上边界;1935年菲律宾宪法;1961年共和国3046号法令(Republic
Act No.
3046 “Act to Define the Baselines of the Territorial Sea of
the
Philippines”)等。这些条约和法令以明确经纬度和折线的形式都详细地列明了菲律宾的地界。黄岩岛都不在这些地界之内。

  菲律宾方面的解释是,这个岛屿属于岩石大小的岛屿,因为本身太少不能住人,所以没有被考虑在国界之内。这个解释不能说全无道理。黄岩岛实际上只是几块露出水面的大岩石。这样大小的岩石在当年没有多少国家把它当作正式的领土(所以说民国的地图开疆还蛮有战略眼光的,甚至连在水面之下的石头也列为领土)。所以尽管在一些菲律宾地图上标识了这个岛屿,在条约中没有详细列明并非毫无道理。事实上,关于多大的岛屿才能够成为领土标准的定义直到1982年《国际海洋法协议》出炉之后才有定论。对待“泻湖、礁石”一类的领土,各国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像民国政府这类的属于国土意识特强的,够不着的也要先写下来;美国菲律宾这类的属于意识较弱的,实际控制了也不写下来。

  在二战后,美军真实地控制了黄岩岛。美军定期在黄岩岛上进行演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中国)对美国的行为提出过任何抗议。但是美军对黄岩岛的主权问题仿佛毫不关心,其中原因不明,这使得黄岩岛的主权问题变得模糊不清。菲律宾倾向认为黄岩岛属于租借的苏碧湾海军基地的一部分。所以在1992年美军撤离的时候,把黄岩岛交还菲律宾。但是这个说法没有任何的法律证据,尽管事实上正是如此。

  美国对于黄岩岛的疏懒的原因部分程度上可以用美国对海外领土的态度来推测。和俄罗斯对殖民地的永远霸占态度不同,也和英国长期霸占态度不同,美国对于建立海外的殖民地并不热心。以美国强大的国力相比,美国在殖民地方面是非常保守的。二战之前,菲律宾算是美国美国唯一一块大型海外殖民地,美国也没有想着长期霸占。对于可能属于菲律宾殖民地的领土,美国也并不全力争取。二战之前,菲律宾和英属婆罗乃和荷属印尼都有岛屿主权纠纷,美国都选择和谈和国际法庭解决而不是采用武力,而最后结果都不偏向美国。在一战和二战之后美国在太平洋取得大批岛屿的治权,但是美国都满足于托管的地位,而没有进一步把它们变成美国领土。这些地区大部分最后都取得独立地位。美国关心的是全球利益,特别是政治上的主导能力,经济利益和军事利益,而不是具体领土。所以二战后,美国非常爽快地让菲律宾独立的同时,满足于获得继续使用苏碧湾作为海军基地的权利和保持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力。黄岩岛因为靠近苏碧湾,于是成为美军的靶场。大概基于以上的理由,美国没有称对黄岩岛有任何权利。

  菲律宾在独立后对南海诸岛的兴趣始于1946年。在独立后不到三星期,菲律宾外长就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但当时没有进一步行动,民国外交部注意到这个声明,但是也没有作出反应。自始,菲律宾就作为一个南海领土声索国活跃在东亚。但是即便如此,在对南沙群岛的声索要求中,菲律宾所提出的领土范围也没有包括黄岩岛。

  按我的理解,菲律宾在黄岩岛与南沙采取不同的态度的原因是这样的。第一,1992年之前,黄岩岛被美国占领,对于黄岩岛的归属没有(明确的)争议。这里说一说所谓“明确”的争议的含义。严格地说来,1992年前中国确实在不同场合中明确提出了对“中沙群岛”的主权。但是对“中沙群岛”的定义,中国和国际上的定义不一样。中国也没有专门就黄岩岛的主权对美国或菲律宾提出过任何交涉。第二,从菲律宾的角度看,对黄岩岛属于自己自有其历史渊源。在二战后,菲律宾在1957年的时候曾经和美国一起测量了黄岩岛。1965年,菲律宾在黄岩岛升起国旗并树立了灯塔。在1992年,菲律宾还把灯塔向国际航海组织登记在案。在美国从苏碧湾撤军之后,菲律宾军舰和警卫船只一直在黄岩岛和附近海域巡逻。1992年之后,菲律宾军舰和警卫船只在黄岩岛一带驱逐中国渔民的事件时有发生。这些都是菲律宾一直实际上控制了黄岩岛的历史证据。

  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黄岩岛一度成为科学考察热点。在不同的国际组织的组织下,多个国家的考察队都登陆上黄岩岛。这包括了1977年和1978年的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研究活动。值得指出的是,这两次活动都是国际组织牵头,有多个国家参与的。登岛的并不是中国一家,并不能代表中国当时对黄岩岛有实质治理的证据。

  在1994年以来,中国的无线电爱好者在一个国际组织国际业余无线电协会(International Amateur
Radio
Union)的旗帜下曾经几次登陆黄岩岛,这被一些人视为中国对黄岩岛统治的根据。值得指出的有三点:第一,这个国际业余无线电协会只是一个业余性质的协会,并无任何官方的成分;第二,这几次登陆都是国际联合行动;第三,这几次登陆都受到了菲律宾巡逻船只的阻挠,这正表明菲律宾实际控制了附近一带的海域。在中国媒体中也承认了当时菲律宾是实际控制了黄岩岛这一点。

  菲律宾对黄岩岛主权的正式声明始于1997年。当时菲律宾外交部长西瓦松(D. Siazon,
Jr)声明黄岩岛是菲律宾和中国在南海领土争议的新问题(Scarborough Shoal is a new issue on
overlapping
claims between the Philippines and
China.”)。同年,他再次声明,菲律宾维持黄岩岛为本国的领土(“we maintain
that the Scarborough Shoal is part of our
territory”)。自始,黄岩岛的争议从一种私下的默契变成了公开。

  简单地说来,关于黄岩岛的历史可以这样描述。在古代中国,黄岩岛可能曾经作为一个天文测量点为蒙古(元朝)所利用。在此之后,中国在1935年之前并没有对黄岩岛的治理证据。可以相信在近代,中国和菲律宾的渔民都在黄岩岛一带捕鱼。在西班牙殖民菲律宾之后,黄岩岛可能被菲律宾治理,但是证据还不足,多份关于菲律宾国界的法律文件都没有把黄岩岛划在领土之中。1935年开始,中国声明对黄岩岛拥有主权,但是这种声明从来没有变成实现过。二战之后到1992年之间,美国实际治理了黄岩岛,期间没有任何国家对此提出了明确而直接的交涉,美国也不关心黄岩岛的归属。在这期间,菲律宾曾经在岛上做过宣示主权性质的举动,但是没有在外交上明确提出黄岩岛的主权。美军撤退后,菲律宾实际接管了黄岩岛的治理。但是直到1997年之后,菲律宾才正式地在外交场合把黄岩岛的主权要求公开。之后才有了中菲的黄岩岛之争。

  再简单地总结一下,在黄岩岛2012年对峙事件之前,中国是口头上声称了主权但是实际从来没有实现过这个主权,菲律宾在1992年之后(或者说在1945年开始,甚至在战前开始,视乎如何处理美军在黄岩岛的地位)实际上治理了黄岩岛,但是1997年之前都没有在外交场合正式声称主权(尽管有宣示主权的行为)。到底口头声称重要些,还是实际治理重要些,这就是中菲两方争议的重点。

转载自特级教师蒙冤博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