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案开审,内定刑期为十五年至死缓,犯罪动机是护子;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将被判死刑。谷开来与张晓军被当局定为「共同投毒,共同犯罪」,两者无主谋,没有主次的分别。

兵不厌诈,精心布局。中共当局选择伦敦奥运开幕前一天,发出「、张晓军故意杀人案提起公诉」的消息。被杀的是英国商人尼尔?伍德(又译海伍德)。英国以及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注,西方媒体始终对此案穷追不舍。伦敦奥运於伦敦时间七月二十七日二十一时开幕,中共选择北京时间二十六日透过新华社披露消息,确是费尽思量,为了减少社会震撼,淡化媒体炒作,北京特意选择此时发出不到二百五十字的消息。消息发出后,北京目的达到,英国与西方传媒在浓浓奥运氛围中,对此案炒作空间不大。伦敦奥运将於八月十二日闭幕,谷案开庭审理结果,也将会选择在此际发布。

十月中共十八大前夕,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夫人谷开来的案子都会先后了结。北京知情人士向亚洲周刊透露,经近四个月的调查,对薄熙来及其家属的处置已明确。五十二岁的谷开来刑期,或十五年至死缓;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将被判死刑。新华社的这则消息说,被告人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瓜瓜)「与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

这位知情人说,这则消息透露了四个新的细节,一是官方首度确认尼尔?伍德曾被下毒;二是谷开来与被害人有经济利益矛盾,谷开来的犯罪动机是出於保护儿子薄瓜瓜;三是当局已明确将薄谷开来与张晓军视为「共同投毒,共同犯罪」,两者无主谋,没有主次的分别;四是消息略去了薄瓜瓜的全名,表明当局已经决定,不把薄瓜瓜扯进此案。

这位知情人士还说,近年,为防止办案干扰,九成高官案件异地审判。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移至距离重庆一千四百九十公里的安徽首府合肥审理,谷开来已经接受由当局指派的安徽省律师协会会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蒋敏和另一名律师、安徽芜湖宇浩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宇浩为她辩护。接受当局指派律师,这表明谷开来已接受法院的审判结果的「磋商」意见。

上周,中共中央组织部一位官员向亚洲周刊透露说,这起投毒杀人案事发,缘於原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而那么聪明的薄熙来,只是一再「疏忽」,才导致这起大案被引爆。他说,尼尔?伍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在重庆被毒死案发,王立军在办案时发现此案竟然与谷开来和张晓军有关,遂向薄熙来汇报,并一再说「这个案子到我这里就完了」,以此向薄熙来邀功。不久,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查办辽宁省铁岭市有关矿区股份的事,两次接触曾任铁岭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并要王立军回去后向薄熙来汇报有关情况。王立军回到重庆,随即向薄熙来作汇报,不料,薄熙来竟然对王立军说:「我是把你从锦州调来的,锦州的事,锦州以后的事,我管;锦州以前的事,我不管,你自己去处理。」这话令王立军极度失望。王立军二月六日驱车成都私闯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前,曾给薄熙来打了一个电话,再度向薄熙来表明自己的忠诚,这是薄熙来最后可能挽回的机会,薄熙来竟然没有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他在电话里只说了一番「稀松平常」的话。聪慧过人的薄熙来,竟然没从王立军的电话里悟出什么异样的感觉。王立军绝望之余,才决定驱车成都。大案遂被引爆。

对王立军反映的尼尔·伍德在重庆被发现毒死一案,当局公安机关成立了複查组。当局对王立军的调查已经结束,正进入司法程序,据悉刑期不会低於十年。重庆人大常委会於六月二十六日接受王立军辞去人大代表职务,这表明王立军一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据知情人透露,经中央领导人批示,调查组对王立军安排的待遇相当特殊,不仅吃住条件不错,还能在指定日子与家人见面或通电话,他也相当配合调查,将自己在辽宁的事、重庆的事、尼尔·伍德一案的情况、私闯美国总领事馆的经过、进馆后的具体谈话全部如实作了交代。有「叛国企图」的他,在谷开来、张晓军案和薄案的调查中立了功。

四月十日,中共中央对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中纪委三个月的调查,情况也已明朗。他属於「严重违纪」,先在党内惩处,而后移交司法机关判处。根据中共的规则和惯例,中央政治局委员涉案,需由中央全会裁定,即将召开的十七届七中全会会通过有关薄案的决议,而后移交司法机关,目前尚未移交。

二零零七年七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中纪委《关於陈良宇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陈良宇开除党籍处分,十月中共十六届七中全会审议通过中纪委对陈良宇的审查报告,确认中央政治局此前作出的开除他党籍的处分,翌年由司法机关判处他十八年。同样,一九九七年九月中共十四届七中全会审议通过中纪委对陈希同问题的审查报告,而后由司法机关判处十六年徒刑。北京官场传出,陈良宇「严重违纪」,违纪通常指贪污腐败,结果被判十八年,薄熙来也是「严重违纪」,更使用「猖狂」两字描述,因此薄熙来移交司法机关判刑不会轻於陈良宇。不过,北京律师界人士对当局指控谷开来没有涉及腐败罪名,因此疑虑司法机关同样不以腐败罪名起诉薄熙来而从轻发落。

薄熙来不涉「篡党夺权」?

有一点已经明确,薄熙来不涉「篡党夺权」。薄熙来案发后,舆论重在他夺权野心。中共十八大如期於十月举行,当局不会让薄熙来案干扰十八大召开,力图将薄案、谷案对政坛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畴,夫妇俩的案情具体细节也不会公开,新一届中央政治局人事安排也将在八月最后拟定。几个月来传闻受薄案牵连的解放军重庆警备区司令朱和平少将、成都军区参谋长周小周等都公开露面,安然无恙。这显示中央尽力缩小薄案影响,不想干扰十八大的人事安排。

二十七日官方《环球时报》发表《任何人走上刑事被告席都是普通人》的社评:「由於薄谷开来是薄熙来的妻子,此案备受关注。这一案件的依法审理,将会加强中国人对法治的信心。薄谷开来的特殊身份,以及此案同薄熙来问题的关系,在中国现有国情下很容易引来漫无边际的猜想」,但「依法审理、依法判处应是处理此案所遵循的唯一原则」。这一社评引起百姓网民议论纷纷。

六十四岁学者、《零八宪章》签署人江棋生撰文说:《环球时报》社论四提「法治」:「这一案件的依法审理,将会加强中国人对法治的信心」、「这一点做得越好,审理此案对中国法治建设的正推动效果就越大」……然而,光凭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配偶被依法押上刑事审判席这一条,就能与法治挂上勾吗?他认为,如果此说成立,那么,当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配偶江青被押上刑事审判席并被判处死缓期,当时的中国岂不早应被称作「法治国家」了吗?事实上,当时的中国还刚刚从毛泽东的人治向依法而治的法制迈出过渡步子,不要说压根儿称不上法治国家,连法制国家都明显不够格。他认为,如果人们称现在的中国是「法制国家」,符合事实。但官方称现在的中国已是「法治国家」,则大谬不然。「法制国家」与「法治国家」虽一字之差,却有重大本质区别。法制与法治之间更存在着不容抹去的基本分野。人们要清楚地区分「法制」和「法治」;当代中国已进入法制社会,但离法治社会差得还不是一星半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