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 | 伤残退伍军人被害死于黑监狱,家属到政府喊冤遭驱赶(图)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8月17日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董家营乡胥家营村二组村民,被害死的伤残军人胥灵军的母亲汪定兰及家属十多人,前往西安市陕西省政府喊冤,要求政府惩办害死自己儿子的凶犯。全国一些省市的退伍军人闻讯也赶去声援。警察与一批截访人员从家属怀中夺走胥灵军的遗像,撕扯横幅标语和退伍军人的旗帜,驱赶喊冤者与围观退伍军人离开省政府大门。

据汪定兰跟本网信息员反映:我是被政府折磨死的伤残退伍军人胥灵军的母亲。8月17日,我们亲友十多人从陕南城固来到西安,到陕西省人民政府喊冤,要求政府惩办害死我儿子的凶犯,并给予我们赔偿。全省许多地方的退伍军人得知我们到陕西省政府喊冤,纷纷赶到西安来声援支持我们,还有从安徽、湖北、山东等地专程赶来的退伍军人,在省政府门前扯起横幅标语,表示对我们的支持。更多的人打来电话,表示对政府残暴行径的谴责,对我们慰问、支持、鼓励。省政府大门附近有大量的各地截访人员,还有许多辆警车、预备拉访民的大轿车、救护车等。截访人员和大批的警察从我们怀中夺走胥灵军的遗像,撕扯横幅标语和退伍军人的旗帜,驱赶我们离开省政府大门。我们到省政府喊冤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其它办法。这样对待为保卫国家而伤残的军人,这样对待被害死的伤残军人家属,天理不容!

我有两个儿子是退伍的残疾军人。胥灵军生于1970年,1990年入伍到武警嘉峪关消防支队,曾立三等功一次,通令嘉奖一次,是三等甲级残疾军人,退伍后被安排在城固县84号厂工作,因单位破产而失业。他的哥哥胥灵勇是64年出生,83年参军,84年参加反击越南的老山战斗,执行任务中脚底部骨折,是三等乙级残疾军人,被安排到城固酒厂工作,因城固酒厂拍卖而失业。两个残疾的儿子失业后要自谋生路,生活十分困难。灵军的妻子有严重的癫痫病,两个女儿尚小,他由于残疾复发,不能外出打工,不得不找有关部门反映,请求给予帮助,而得到的回答是:“你去中央找政策,找到政策就给你解决。

企业破产职工下岗与有些干部贪污腐败有直接关系,灵军掌握这方面的证据,他就和哥哥灵勇开始上访反映。不但反映的问题没有解决,灵军多次被县上接回,三次被非法关押,时间总共有十五个月多!

2009年6月14日,胥灵军被县公安局用手铐从北京铐回,关押进黑监狱,就是县政法委和公安局对外宣称的“法制学习班”。

“法制学习班”在一幢两层楼里,有几十个房间,没有挂招牌,就像一个法西斯集中营。

同时押回的还有残疾军人姚彦强。他们受尽了人间最残酷的折磨,王健、姚彦强表示不再上访,交了保证书和保证金获释,胥灵勇、胥灵军也被迫屈从,向“法制学习班”负责人关鑫磊递交了《保证书》,保证不再上访。可关鑫磊撕毁了他俩的《保证书》,不释放他们兄弟二人,并直说:“要用最原始的办法对付你们俩。”

什么是“最原始的办法”?主要是饥饿。进到“法制学习班”的人,前四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之后每日只吃二两食物,早晚各吃一两面条或米饭,不准与其它监舍的人说话,否则停两天食物。当时里面有二十人左右,大部份是访民,也有其他不听话而又无法定罪的人。关进来折磨一段时间,当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让他们交一万元保证金,并写《保证书》,要保证不再上访和不准透露“法制学习班”的情况就可以释放。

胥灵军和胥灵勇家里都很穷,哪有钱交?看管他们的人是从社会上招来的,没穿制服,常常对他俩施暴,他俩天天都在饥饿的痛苦中煎熬。胥灵军在2010年3月17日晚还同其兄说过话,第二天一早就再也没有爬起来,时年40岁。他在“法制学习班”关押了9个月零4天。我们亲属多次去看望胥灵军和胥灵勇,想送点御寒的衣物和吃的,都遭到“学习班”方面的拒绝。胥灵勇也生命垂危,如果再晚一天送去医院抢救,也将饿死在“法制学习班”里。

这个“法制学习班”在胥灵军死后,仍然关押众多的上访者。转业军人许凤成已74岁,也是因上访先后被城固县关押“法制培训班”三个月零一天,体重由120斤减少到不足90斤,饿得皮包骨,经常晕倒在牢房里。

还有一个叫杨新的伤残军人,来探视被关押的战友,被监狱负责人关鑫磊等三人强行抬入牢房,被折磨疯了。文川镇的张芝英被逼得服毒自杀,送医院抢救。曾被关押的还有未成年的少年儿童和外地的少女。

我知道“文化大革命”有这样的“学习班”,这样残害人的机构,以前我们只在照片、电影里看到,希特勒法西斯的集中营就是这样残害人的,现在,我儿子就在这样的集中营里被饿死、折磨死。他是在部队服役,受了伤留下残疾,退伍的军人啊!政府肆意关押人、迫害人,这是哪家的王法?有什么法制可言?2010年,我们的亲友就向国内几家媒体揭露了这一黑幕,但都没有报导出来,后来他们自已在网上发了贴子,才引起海外媒体的重视,终于将这个08年秘密开设的法西斯集中营曝光。

发现胥灵军被残害死后大约8小时,才通知了我们家人,随后就调集了大批警察对我们进行控制。我们被逼得签字后,不准带手机、照相机等拍照器材,才在警察的带领监视下进入太平间认尸。3月19号,胥灵军的妻弟请了一名摄影师,被警察威胁、恐吓跑了。我们要求等尸检报告出来后再火化,但政府官员强行将胥灵军的尸体先行火化,并对我们家人实行24小时监控。

2010年6月15日,董家营派出所冯所长和经贸局的几个干部,拿了一张纸给我们念,说是《尸检报告单》,只准许我们听,不让我们看,还要求我们在另一张空白纸上签字,我们拒绝签字。

胥灵军的死,是政府某些领导为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而精心谋划直接造成的。我们要求惩办害死胥灵军的凶手,到城固县、汉中市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都不被受理,有关人员说:“这是政府行为,我们管不了。”至今我们上告无门,得不到法律的公正处理。胥灵军的妻子杨俊丽承受不了这一连串的打击,于2011年6月19日不幸病发,溺水身亡,撇下两个苦命的女儿。

为讨回公道,胥灵勇于2010年8月再次到北京上访,再次被县政府押回,关进邻县——洋县的“法制学习班”48天,后经记者营救于9月13日放回家治病。2010年12月13日,胥灵勇到汉中市汉台区战友陈世华家玩,又被县上关进“法制学习班”五天,不准家人探视。

最后,胥灵军的母亲悲愤地说:娃儿啊,你们当年争着抢着要参军入伍,在部队执勤参战,留下残疾,谁想到落得这样的下场!

                                        胥灵申、胥灵勇、母亲和大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9日, 11:01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