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关小令报道)家住陕西省延安市的烈士遗孤、上访维权人士李照生带着无家可归的儿女在北京边上访边谋生。88日下午7点钟,李照生骑电动三轮车行驶在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东亚三环处,被6名不明身份人将其电动三轮车收走,至今找不到收车单位,更别说车子的下落,使其一家三人失去经济生活来源,他本人恳求有关部门,还他的电动三轮车,以保障他们一家基本的生存权。

李照生乞讨近照
事发后,李照生找到马家堡派出所,该派出所要他找城管,当他找到城管时,城管又要他去找街道办事处,当再找街道办事处时,街道办又要他去找公安派出所,如此这番折腾近20天连车子的去向都不知道。
826上午,李照生被迫到王府井去乞讨时,又被王府井派出所抓去关押到晚上8时许才放他回到租住处。
  
陕西省延安市富县访民李照生讲述了被政府逼得无家可归,他的爷爷辈李德荣、李德惠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于1942年被国民党杀害,后被追认为烈士,李照生在12岁时父亲病故,因此,他成了两位烈士的唯一后代。
    
八十年代,陕西省政府落实政策,将李照生由农村户口转为城镇居民户口,工作安排到一家民政福利工厂上班,后来政府对企业改制,将工厂卖给私人,他从此失去工作,同时,私人买去工厂后,又将原厂分给他的住房强行夺去,为了一家4人的生活,他又租别人家住房开修理自行车及代卖配件的商辅谋生,后来政府强制拆迁,不给他一点合理经济补偿,导致逐级上访到北京,又经历数年无果,反遭政府拘留报复。
访民李照生说:“我的爷爷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被国民党抓捕杀害,成为革命烈士。在八十年代落实政策时,我作为唯一先烈后代,被从农村由农民解决成了城镇居民,并安排到工厂工作。工厂实行了承包改革,我被下岗,被赶出工厂。为了生存,我租用别人住房开了一家卖五金百货带修自行车的小店谋生。慢慢发展,几年后经营资本达到10多万元。后来政府因拆迁,将我所有财产掳光,弄得我一无所有,逼我上访。上访问题不仅得不到解决,地方政府为了报复我,指使公安对我拘留,殴打。为了逃命,当时我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流浪到北京。妻子在北京丰台区右安门街道当环卫工,我本人利用特长,在南站马路边摆了一个修自行车摊谋生。
失去一切的李照生于2006年只好领着妻子和孩子漂泊北京,他本人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家报亭边摆摊修理自行车,妻子到丰台区右安门环卫所扫马路,共同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2008512,病倒后的妻子曾建芳,到右安门医院检查出患肺结核病。2009年国庆前夕,右安门街道居委会将他在报亭边摆摊的修车工具和配件抢去不还。一家人失去经济来源,妻子患病还要吃药花钱,极度困境下,妻子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一双儿女也因无钱面临失学,后在湖北维权人士郑大靖的介绍下,才将两个孩子同时送进侨胞 郑红 女士创办的蒲公英中学读书,该校全免了他两个孩子的一切费用,学校同时还承担了两个孩子的全部生活费。
两个孩子的上学问题得到安置后,李照生又借3千元钱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躲到北京四环外拉客谋生,2010411日晚11许,他在四环公益西桥南边等见朋友时,突然从一辆车上冲下10多个年轻人,将他连人带车拉到三环万芳桥处,对他人和车拍照后,这伙人将电动三轮车拉走,丢下他不管了。第二天上午,他到丰台区信访局上访反映后,才得知是丰台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收去了,交了罚款后领回车子,近一年多来虽被收去过几次,但都求了回来。这次于721从南四环外红房子处收缴后,再也无法要回车子。
访民李照生说,就因我是访民身份,才更加小心地躲到四环外挣点活命钱,不料车子再次被没收,真是把人往死路上逼,这个社会演变真快,烈士后代变访民。是你共产党的政策将我从农村解决为城镇居民,安排工作,但是后来,政府搞改革,企业变私有,我失去工作,失去住房,一家4人失去了生存的依靠,政府又一步步把我逼上申冤路,逼我家破,我犯了何法你如此对待,我只请求你给我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留一条能活命的谋生出路,归还这辆谋生三轮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