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联社等媒体报道,中国加紧了对稀土生产的控制,稀土产能有可能被削减20%。

美联社、《中国日报》等媒体的报道是基于中国包头的一个事态发展: 中国第一家稀土产品交易平台星期三在包头挂牌。这个交易平台在经过近三年的酝酿后,由国内12家稀土生产流通骨干企业出资建成。中国官方媒体称,这标志着中国稀土行业走向规范化,稀土白菜价问题也将得以缓解。这一事态发展释放出这样的信息,中国将对稀土价格实行调整, 并将在规范化的名义下,对稀土生产出口加以控制– 更确切地说,是加以限制。

纽约政论家孟玄表示,中国想控制稀土的生产和出口并非今日始。他说,中国稀土藏量丰富,开采成本也低:
“中国想限制稀土出口不止这一、两年了,很久了。因为原因很简单,中国长期以来,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就有钨矿、锡矿可以出口。以前我们小的时候,在台湾读中国地理,物产丰富,就讲到我们钨矿世界产量第一。所以稀土作为资源中国原来确实是比较多的,而且开采是有很长的历史,这些当然最先是由洋人开采,后来当然也是中国人来开采。但是稀土这个东西完全看你愿意花多少代价来开采的问题,并不是说只有在中国有,最先我相信完全是从经济利益考虑,就像南非容易开采钻石一样,其他地方并不是说没有钻石,开采代价非常高,” 这位政论家称稀土为“高度重要的战略物资”:

“稀土现在当然是越来越重要,因为它在很多的产品的生产里面是很关键性的。所以中国为了赚外汇,容易开采,它的价钱是比较低的。现在稀土用的量越来越大,因为新的科技,越高的科技产品里面都需要它,所以就变成了一个所谓高度重要的战略资源。这样中国就要考虑,从中国的来看,你们都不开采,拼命用我的。我当然目前可以赚很多钱,可是我当然要考虑把价格抬得很高很高,甚至限制出口,保护我的自然资源。你也有这种矿,你愿意开采你可以再开,你开的话,你的价钱高,我这面也可以卖的更贵。”

美国德拉华州自然资源与环境保护部工程师高放博士表示,中国稀土生产缺乏有序的管理是一个问题:

“中国现在到了这个形势,我觉得还是前些年没有统一管理造成的这个原因。一说稀土出口,然后价钱很低往外送,个别的企业或者省市赚了一些钱。现在收不住了, 中国储量占30%,但是出口生产现在占90%。我相信生产的90%里边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中国自己在用,大部分是出口了。”

美国托莱多大学荣誉教授冉伯恭表示,全世界拥有稀土资源的不只是中国一家。中国现在控制稀土生产和出口,是基于环保和政治等几个方面的考量:

“稀土实际上并不那样稀少,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这17种金属,或者17种金属里面的某些金属。就是其他国家没有开发,开采稀土会污染环境,而且中国的稀土比较便宜,所以干脆买中国的稀土好了,就不用自己开采。所以,很多国家都有稀土,有某种稀土,很多国家一直没有开发。中国过去为抢稀土市场,大量开发,而且降低价钱跟别的国家竞争,结果中国把稀土市场垄断了。现在中国突然觉得稀土开采环境污染很厉害,通过政治和外交考量,想控制稀土的出口,欧洲、、美国很多国家依赖稀土的产品,很多工业甚至军事工业都需要某些稀土,中国控制稀土出口对他们当然直接有影响。”

冉教授建议,中国应当向对中国来说很重要的国家– 特别是美国– 多出口稀土;日本已经储存大量从中国进口的稀土,减少对日本的出口不会影响它的工业:

“稀土污染环境,中国以保护环境为理由,控制稀土生产,这在国际上是站得住脚的。但是控制到什么程度?出口多少?出口到哪些国家去?是不是对某些国家,对中国重要的一些国家多出口一点?像美国。这就是中国的外交考量。其他国家像日本,因为中国稀土价格很便宜,日本已经进口很多中国的稀土,大量的储存稀土, 中国对日本减少出口的话,日本的工业也不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但是像美国就不一样了。所以说现在中国对美国和欧洲出口要做一个比较合适的调整。”

美联社说,美国和欧洲指望通过增加高科技产品的出口来降低国内的高失业率,而有些高科技产品的生产需要稀土;中国在这个时候限制稀土出口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举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